雖然她是有錯,但是總不會一直降低身份等著他發話吧。

陸知衍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向了喻言的方向,陸知衍靠近了之後,喻言才發現陸知衍的臉上似乎有點傷痕。

不會是昨天有人見義勇為……揍的吧!

陸知衍一路前進,喻言一路後退,直到後背靠到牆壁上,退無可退。

喻言下意識的縮了縮肩膀,「陸知衍,你……你有話說話,別再這嚇唬我。」

陸知衍將喻言眼神里的變化全都看在眼裡,看到她還有那麼一絲絲的歉意,心裡才略微的舒坦了一番。

「散播謠言,名譽損失,精神損失,醫藥費,你想怎麼還?」陸知衍雙手支撐在喻言的腦袋兩邊,微微低頭靠近著喻言詢問道。

喻言心虛的別開了臉,抿了抿唇說道,「你說個數,等我工作室賺錢了,我就還給你!」

她的錢都搭在了工作室上了,現在是真的沒錢了。

「如果我不同意呢?」陸知衍挑眉問道。

昨天多少罵他的人,還有多少趁著夜色偷偷動手的人,還有那臉上的防狼噴霧,簡直就是他人生的一個大大的恥辱。

喻言聞言瞪了陸知衍一眼,脖子一耿,閉上了眼睛視死如歸,「要錢沒有,要命一條。你看著辦吧!」

什麼叫做壯士一去兮不復還,這就是。

喻言打著壯烈犧牲的想法緊緊的閉著眼睛,但是過了很久,陸知衍都沒有任何的動作,一睜開眼睛,陸知衍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坐到了他的座位上,正在看她的設計稿。

喻言當即沖了過去,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桌子上的稿子,認真的說道,「陸知衍,這是公司機密,你身為其他公司的老闆,怎麼能夠做如此偷雞摸狗的行為。」

這是高定設計,要是和別人的設計撞了,她的招牌不就砸了么?

陸知衍雙手環胸的靠在椅子上,指了指她身後的設計,「就這糟粕,你以為我看的上?」

「陸知衍,你什麼意思?別因為我不在你的公司幹了,你就這麼說。」喻言雖然知道身後的設計不咋地,但還是死鴨子嘴硬不肯承認。

陸知衍也不和她犟嘴,拿出了一份合同仍在了喻言的身上。

「昨天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公關費,精神損失費,醫藥費,名譽損失費,這些費用折算成這次的設計,這件事就算了。不然,我們可以法院見。」陸知衍就這麼看著她。

喻言將身後的稿子整理好放起來之後,才坐到了對面的椅子上,認真的看起了合同,看到後面喻言立馬就炸毛了。

「不行,你這個分配我不同意。」

這個簡直就是在生搶豪奪!

設計項目的利潤最後一九分。陸知衍九分,她才分到一分。

先不說用到的原料以及人工費用等,這一分的利潤根本就不夠分,就說這個分配的原則也是史上少見啊。

「陸知衍,你這是土匪行為!」

喻言毫不客氣的將合同扔了回去,這個合作她是絕對不會接的。

陸知衍拿起了合同隨便的翻了翻,「喻總,正常就算是五五分,忘記昨天你傷害我而應該承擔的費用了么?這我都看在你是老相識的份上,給你打了折的!」

呸!

簡直就是當代黃世仁! 數月後,荒城!

人族強者齊聚在一處密室之中,今天他們是來和林天成告別的。

當然,是林天成要走,他們只是來送行的!

「恭喜你,成為了有史以來最快飛升七重天的修士,往後記得多照顧照顧我們啊!」

「說的什麼話,不知道越高的天域降臨下界的代價越大?天成你別聽他們的,你就只管好好修鍊,日後我們會爭取儘快進入七重天去找你的!」

林天成微微一笑點了點頭,「你們也不用急着飛升,以你們現在的實力飛升上界未必是好事,先將異靈一族徹底剷除,此族非我道元界本界生靈,其心可誅!」

「對了,日後你們要是遇見一個稱風雷大帝的異靈記得放他一馬,我和他有些交情,當然……以你們現在的實力是對付不了他的,我說的是日後!」

一眾人族強者紛紛圍在林天成面前傾聽他的囑咐,如今的林天成和他們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雖然林天成也才比他們高一個境界,可是卻能以一人之威鎮壓異靈一族,這樣的本事是他們學不來的!

林天成轉身看了一眼身後的荒城,想當初自己剛進來的時候還是剛飛升的那會,現在轉眼又要離去。

要不是有必須要完成的使命在等着他,他真的想停下來好好欣賞一番六重天的風景。

可惜,六重天的風景再美,他的親人此時都不在身邊,也沒什麼值得他留戀的了,唯一放心不下的人族此時也走上了正軌。

也算是為日後王夢欣等人飛升上界鋪好了路,日後說不定能在七重天等到他們!

「天成,要不然,你再留下來一段時間?反正你距離巔峰境還差著呢!」雲中鶴說道,「到時候等你的親朋好友飛升上來你打個照面再走也不遲啊!」

林天成深吸一口氣,目光彷彿能穿過虛空界面,「不,我現在直接去七重天,在這裏,我無法最快速度突破巔峰境!」

六重天的資源有限,不足以讓他修鍊到巔峰境,所以他只能向前,進入七重天尋找機緣!

「我相信,他們會照顧好自己並且以最快的速度飛升上來和我碰面的!」林天成笑了笑說道。

「雲中鶴,你們要讓雲飛揚他們這些年輕一輩的強者儘快成長起來,他們才是日後頂起人族的大梁!」

說罷,林天成取出神魔劍斬出一道虛空裂縫,這道裂縫的另一頭正是通往七重天!

虛空裂縫中混沌一片,無法看清另一邊究竟是什麼樣子,但是林天成一點猶豫沒有直接步入了其中。

按照慣例,七重天的靈氣會更加濃郁,當然危險系數也會越大,但是既然想要變強,難免會遇上挫折和危險!

林天成深吸一口氣,嘴角微微揚起,「七重天,我來了!」

……

荒城,「林天成」面無表情的在街道上走過,路過的異靈強者們紛紛頓足鞠躬讓路,直到對方遠去才敢繼續行走。

翁老是唯一一個有資格和林天成對話的人,就連人族的強者要面見林天成也要通過他去轉告。

所以,翁老的身份一時間水漲船高,以至於這個消息傳回異靈一族的時候,翁老直接上來異靈族危險人物的榜單前列!

殊不知,林天成已經飛升上界,留下來的只是蘇醒之後的綠藤,綠藤在覺醒之後也擁有了新的既能,千面!

能幻化成為任何一個它見過的模樣,而人族此時需要一個強者坐鎮,林天成又不得不飛升上界。

所以,林天成最終忍痛將綠藤留在了六重天,以自己的形態不時的出現在異靈一族的面前,讓他們不敢造次。

「綠藤啊,我知道你想和你主人一起取七重天征戰,但是……人族的根本是未來接引你們留在五重天的夥伴們的基礎,所以你要理解他的用意!」翁老看着回到房間之後悶悶不樂的綠藤說道。

綠藤的實力雖然只有七星道祖初階,但是卻能模擬出林天成所有的氣息,甚至是神魔變……

當然,只是單純的模擬氣息而已,實力還是七星道祖初階,只不過在外人看來卻和林天成本尊施展神魔變一般無二而已!

「我知道,但是我還是很想主人!」綠藤說道。

翁老沉默了,林天成為了穩住局勢,將剛蘇醒的綠藤留了下來,但是綠藤卻十分想念他。

「綠藤,相信我,只要一些時間,等人族徹底強大起來的時候,你就解脫了,到時候你可以帶着你的主母他們一起上界去找你的族人!你要相信你的主人,他要不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是不會丟下你的。」

「我……知道!」翁老點點頭,「難得你這麼懂事,好,老頭子我雖然已經老了,我也不確定能不能去七重天,但是……我儘力!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找他!」

……

於此同時,經過一陣眩暈的傳送之後,林天成也終於踏上了七重天的地域!

林天成茫然的抬頭看向四周的環境。

只見四周一片荒蕪,所見皆是沙漠,沒有人族的跡象,更沒有當初飛升六重天時遇見劉木蘭等人的好運,有的只是滿地的黃沙飛塵,以及他的影子!

「這,這是什麼情況?七重天是怎麼了?人都沒有一個的?」林天成苦笑的搖了搖頭,「好歹來個人讓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呀!」

林天成只好將貔貅獸和枯藤召喚出來,「你們能知道發生了什麼嗎?」

貔貅獸和枯藤相視一眼,旋即紛紛搖頭,不過貔貅獸還是利用它驚人的嗅覺告訴林天成某個方向有人的氣味。

「有人?那就好辦多了,這該死的黃沙竟然能隔絕神識,要沒有你我還不知道要在這黃沙區域找多久才能發現人的蹤跡!」林天成皺眉說道。

「走,貔貅手前面帶路,我們去會一會七重天的生靈!」

漫天黃沙中,一人一獸就這麼漫步走着。

約莫一個時辰后,天色也開始暗淡下來,林天成等人才發現前面有一片殘垣斷壁的廢墟,當下林天成也不再趕路而是帶着貔貅獸進去避避。

「這七重天也太邪門了,這黃沙竟然能消磨人的靈氣和血肉,要不是我們足夠強悍,這風沙就能把我們吹沒了!」林天成皺眉說道。

一路走來,他體內的靈氣被這黃沙邪風吹散了大半,肉身之上更是傳出火辣辣的痛感。

林天成看着外面越吹越凶的風沙,眉頭不由皺成了川字,「這地方究竟是怎麼回事?這樣的環境下能活?」

要知道,林天成如今已經是七星道祖高階的實力,可是在這風沙之中也無法堅持多久,才不過一個小時就不得已在此處歇息恢復一下靈氣的損耗。

這要是換做尋常的七星道祖高階,或許此時已經被外面的風沙侵襲重傷,甚至身死!

黃沙有股莫名的能量能讓人神識無效,也就相當於打回了凡人,只能憑藉肉眼在漫天黃沙中前行。

如果沒有精確的路線,在合適的時候找到一處類似於現在這樣的斷垣殘壁作為庇護所的話,生死難料!

「這風沙的強弱和時間有關係,越是晚上越凶……相反,白天的時候是不是會弱上不少?」林天成沉思想道,最後還是無奈的嘆了口氣。

至於是不是自己猜測的一般,只能等明天白天才能知道了。

「漫天神佛啊,求求你們讓我趕緊遇見個喘氣的吧!」

…… 這一刻,蘇御,十五王子贏暨,灰衣老者,全部渾身發毛,如臨大敵。

這個絡腮鬍男子,如果要對他們動手,他們根本毫無半點反抗的能力。

「都放輕鬆點,我對你們沒有惡意。」絡腮鬍男子微笑著罷了罷手。

「你來這裡做什麼?你究竟是怎麼知道我的身份的?」蘇御好奇,依舊沒有放鬆警惕,這個男子讓他看之不透。

「我來這裡,只是辦件事,偶然間看到了你,所以跟了上來看看。」

「你這小傢伙,了不起啊,不輸於你父親當年。」

「你認識我父親?」蘇御心頭一動。

絡腮鬍男子笑道:「當然認識,當年,我還與你父親,把酒言歡過,原本以為,你父親會在不久后,名震整個北疆武道界,可誰知道,唉,你父親會半路……」

「前輩,您如何稱呼?」蘇御心頭鬆了口氣,聽這男子的口氣,似乎與自己父親關係還不錯。

那就不算是敵人了。

「我,岳泰。」絡腮鬍男子笑道。

「嘶,岳泰,大宗師岳泰。」聞言,灰衣老者與贏暨面色頓時大變。

「哦,你們似乎認識我?」岳泰看向贏暨。

贏暨立馬畢恭畢敬的道:「我曾有幸,在我父王的貴賓名單中,看到過您的名字。」

「而且,您在大夏國,聲名遠播,曾培養出了一位王者。十位頂尖大宗師。」

「這麼厲害?」蘇御也嚇了一大跳。

十位大宗師弟子,已經夠恐怖了。

還有一位王者。

王者那是什麼?

在整個北疆武道界,那也是頂尖大佬,傳奇般的人物啊。

「呵呵,都是一些虛名,算不得什麼。」岳泰揮了揮手,隨後盯住了蘇御,「你這小傢伙的事情,我來贏國后,聽過不少,蘇小子可否有興趣,加入我『岳五樓』?」

「嘶!」聞言,贏暨心頭激動不已,一臉羨慕的看著蘇御。

岳五樓啊。

在整個北疆武道界,那可是金字塔上端的超級大勢力之一。

僅次於麒麟府,靈武殿,武聖宗。

據說岳五樓的五位樓主,都是王者境極限之境的無敵強者。

總樓主,更是一位聖者。

而想要加入岳五樓,必須是天才中絕頂天才,而且,每年在整個北疆武道界,只招收一百個弟子。

而北疆武道界,天才數之不盡,起碼有數千萬之多,但卻只招收百人。

可見,岳五樓招收弟子有多嚴格,。

但現在蘇御卻得到了岳泰的親自邀請,看這架勢,只要蘇御點頭,立馬就可以成為岳五樓的正式弟子啊。

這怎能不讓贏暨羨慕呢。

別看贏暨是一國王子。

放眼整個北疆武道界,比他身份尊貴的人多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