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殿穹頂破開。

一隻十餘丈的暗金龍爪落下。

捏住眼前十隻妖怪的身軀。

咔咔咔……

巨力之下,妖怪們身體發出噼里啪啦的爆豆聲,全身骨頭全部爆開。

蛟龍大手印猶如鋼鐵一般堅硬。

緊緊箍住他們的身軀,動彈不得,有力也使不出。

「啊!!你敢殺我!」鼉甲怒吼道,蛟龍大手印越來越緊,血液從七竅噴出

啪嘰!

只聽見一聲脆響,十隻妖怪當場在蛟龍大手印之下變為一灘爛泥,再也分不清你我。

龍爪上留著十顆顏色各異的妖丹。

陸謙將妖丹送入口中,嘎吱嘎吱嚼了起來。

妖丹爆開,足以毀滅一切的能量在閻羅真身面前不值一提,三兩下直接被消化。

說時遲那時快。

從陸謙發難,再到鼉甲等人身死,整個過程不到十息。

人族修士眾人還在目瞪口呆,震驚地無以復加。

他們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堂課。

恐怕這輩子都忘不了這節課了。

「大祭酒,那比賽的事……」有人獃獃地說道。

「小心了。」

陸謙掃了他一眼,沒有回答。

轟!

外界傳來一陣巨響。

無邊妖氣席捲而來。

緊隨其後的是眾人驚慌的呼喝聲。

「妖孽!」

「大膽!」

轟!

眾人頭頂宮殿轟然倒塌。

煙塵四濺。

前方已經亂成一團。

大白天驀然一下子變得黑暗。

抬頭才發現,天空飛著一隻九尾怪鳥。

怪鳥羽毛呈黑褐之色,身後九條向上翹的黑色鳥羽,像是九條尾巴。

尾巴的頂端各長著一顆猙獰頭顱。

有的是夜叉,有的是獸首,或是是鐵頭,形態與表情各異。

「九尾凶鳥!!」

有修士發現了這隻鳥。

這是在海外凶獸戰場之上赫赫有名的凶獸王之一。

九尾凶鳥背上馱著數百隻體型巨大的生物。

駕馭巨浪的巨鯨,體長百里的南海巨蛇,甚至還有一隻九頭怪蛇。

這九頭怪蛇的修為僅次於九尾凶鳥。

唳!!

九尾凶鳥唳叫一聲。

翅膀一震,數百隻體型高大的凶獸落了下來。

凶獸體型大如山嶽,當即衝進人群妖群大肆殺戮。

「大膽!」羅雲怒髮衝冠,這可是他的心血啊。

只見他運起法力,噴出一道金光。

嘩!

一道金光破開漆黑雲層。

璀璨金色光柱照亮整個漆黑大地。

劍氣森然,威嚴如獄。

宛如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王者。

光芒中央,是一柄玄妙至極的寶劍。

至剛至正,光明正大。

此乃天子劍。

此劍直之無前,舉之無上,案之無下,運之無旁。上決浮雲,下絕地紀。

轟!

天子劍直刺九尾凶鳥如公雞一般的腦袋。

聲勢之大,眾人不由為之側目。

「這就是應劫之人嗎?」虯龍大君喃喃自語,「沒想到化生池一行,竟給此人帶來如此大的蛻變。」

化生池是妖族培養天才的神池。

在池水中修鍊一天,相當於外界的數個月,體質優秀者甚至能達到一年。

羅雲在池水中泡了一百天。

出來之時便已經有道基後期的修為。

再加上登基為帝,又是在自己的國內,這一劍的威力絲毫不亞於初入虛丹之人。

轟!

劍氣淹沒了九尾凶鳥。

下一秒,九尾凶鳥毫髮無損出現在眾人面前,就是羽毛掉了些許。

唳!

九尾凶鳥眼中閃過一絲惱羞成怒,身後其中一個頭顱張開嘴巴,吐出一道漆黑鎖鏈。

鎖鏈長百里,尾端有彎鉤,鉤向羅雲腦袋。

砰!

羅雲回劍格擋,使出那一招之後,明顯虛弱些許。

「我來!」

虯龍大君化為原形,一條無鱗有角的虯龍盤旋天空,與羅雲並肩戰鬥。

現在跑也跑不了,乾脆先撐一會,等援軍到來。

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發起反擊。

大祭酒陸謙正與一頭鯨獸斗在一塊,難捨難分。

象族大君化身千丈黑象,正準備加入對九尾相柳的圍攻。

轟!

一顆漆黑劇毒水球轟擊在象族大君背上,腐蝕掉一大塊皮膚。

「厄……孽畜!」

象族大君勃然大怒,轉頭一看是一隻九頭相柳。

……

(求月票,mua)

7017k 賢凝凈皺了皺眉頭,而釋溫晴則是將那一雙猶如秋水一般的眸子投向這個橫空出世的黑袍男子。

對於這位身上帶着濃重神秘色彩的男子,她們兩人自然有所耳聞,畢竟女兵邱霜思從葬神窟之中回來后,念叨的最多的,還是這位男子。

在當時已經是出窟即是最強的模樣,名正言順且含金量極高的金剛境,如今卻不知境界為何了,不過要知道,那位岳將軍,可就是憑藉那副半步金剛的身軀,馳騁沙場,縱橫超脫境無敵手,沒人希望與這位老人近身廝殺,因為無用,被老人卸掉胳膊手腕的那些位仙人們最為清楚這一點,那麼眼前這位黑袍男子之實力,可想而知。

當然,最為令兩人感到好奇又震驚的是眼前這一襲黑袍,曾經出窟又入窟,然後又一次出窟!上一個想要這麼做的巔峰仙人境,好像早就成了葬神窟前的一抔灰燼了吧?啥時候那座人人談之色變的葬神窟,如今在孫子權這裏,就成了自家後花園一般?

當真就是人比人氣死人唄?

只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即使知道眼前男子深不可測,可是兩位麗人皆是蹙著秀氣眉頭,正要有所動作,沒想到孫子權早已經用眼神瞥了過去,嘆氣搖頭道:「我與李清源是兄弟,絕不會做出坑害他的事情,兩位自然也是擔心他的,所以希望兩位也對他,多出那麼些自信。」

兩位佳人對視一眼,又將視線狠狠剜到孫子權身上,只是不知為何,在瞧見孫子權那雙淡然若水潭深幽的眼眸之後,兩人便禁不住也隨之冷靜下來。

孫子權燦爛笑道:「兩位請仔細看一看,現在的李清源,當真處境堪憂?」

隨之孫子權的指引,兩人將視線投向第六層碉樓之中,登時睜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

因為李清源一身血色如今遊走體表,一道道血色細線不斷在李清源身上亮起,而後他驟然睜眼,一道血色光芒自他眼中亮起,而後又瞬間沉寂下去,如此往複。

更有一道道血色漣漪擴散又收起,如捲舌汲水,只不過每一次汲取的不是水,而是濃郁到呈液態的靈炁水珠罷了。

孫子權緩緩踱步而走,只是期間忽然腦袋後仰燦爛笑道:「怎麼樣?沒有騙兩位吧?」

兩位佳人這下子只顧著茫然點頭了。

這位肩頭蹲著一隻黑貓的黑袍伸手逗弄肩頭那隻憨態可掬的黑貓,望向那第六層碉樓之中,笑着道:「距離金剛境還差點兒火候,可是若連個半步金剛都達不到的話,我可就要衝進去揍你了。」

在那渾身有紫蟒雷霆遊走的女子不斷一拳拳砸下中,李清源甚至一伸手將受自己牽連,因而在與紫電天龍爭鬥過程中逐漸處於下風的小白龍召回自己心口。

而後就因為做了這個多餘動作,李清源又被那宛若雷霆共主的女子給好一頓胖揍。

每一次拳腳接觸,李清源體表都會綻出一團血花,飛濺的血花淋到一身雷電纏繞的女子身上,被女子隨手一扯,被那漣漪成片的紫電化為烏有,之後女子落在李清源身上的拳頭愈加密集。

一道道血色細線閃爍著妖異紅光,在李清源身上流竄,一雙眼睛冒着血紅光芒的李清源倏然睜開雙眼,陡然射出兩團血光,早已經被女子打得骨頭粉碎的手腕頹然耷拉着,此刻經過血色細線流淌而過後,居然緩緩直起,不斷有紫色霞光蒸汽從李清源身上冒出,將一身鮮紅鮮血的李清源給襯得猶如惡靈降世,懲戒人間。

李清源雙眸忽然緊閉,任憑下意識回應女子的拳頭,居然打得有來有回,往往有十拳,李清源能夠擋下五拳了!

一身銀鎧紫袍的女子輕揮拳頭,於是在她四周處,驟然出現數以千計的拳頭,如雨如瀑,接連揮下,幾乎都在瞬間招呼到了李清源身上!

李清源終於面有潮紅,喋出一口鮮血來,他輕叱一聲,倏然在手中凝出一隻血色長劍,揮向迎面而來的女子電靈。

女子電靈在空中一個漂亮轉身,而後一拳砸在李清源頭頂位置,

李清源登時被砸得以頭載入那大平台之上,砰然一聲,鮮血四濺,不待李清源受那股反作用力氣而彈起,女子身形早已飄至,而後一手按在李清源腦袋之上,狠狠朝地面上招架而去。

李清源的腦袋隨之便與大平台再次來了個親密接觸,由於作用力之大,李清源在一頭磕向地面之上后,身體還不由自主地後仰一周,重重砸在地上。

誠然這些傷勢落在李清源身上,在他悄然調整身姿下,已經逐漸演變成了熬煉體魄的過程,可是架不住他疼啊!

李清源扭動自己那比之常人異常穩固的脊柱,他那條脊柱大井隨之嗡嗡作響,靈炁噴涌。

女子隨之扭頭過去,一雙猶如閃電凝聚而成的眸子在空中拖出一條紫藍長弧,幾乎下一秒,這位女子便出現在了李清源身後,而後一腳踹在了他的脊柱之上!

咔嚓一聲過後,李清源的脊柱應聲碎裂!

李清源額頭上頓時有一顆顆豆大汗珠撲簌簌落下,一張兩旁憋成了醬紫色,一口鮮血登時喋涌而出。

已經是抑制不住的全身抖動,臉色蒼白呈近乎青色。

幾乎就要毀壞修行根本了!

李清源全身血色光芒涌動,近乎呈紫色血斑跡的模樣,一身紫色血霧蒸汽更是大盛,一時間將他的身影朦朧。

李清源掙扎著起身,盤膝而坐,渾身骨頭隨之發出瘮人的咯吱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