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玉寒看向掌門師兄,似有幾分求助的意思,葉青雲當即領會了蕭玉寒的想法,說道:「行吧,為兄答應你,淮如師妹,你且以大局為重!」

沈淮如看着那隻知道偏向蕭玉寒的掌門師兄,心裏也預料到了這個結果,隨即冷哼一聲,不再回答,也算是默認。

一行人商議之後,決定立刻出發去尋找柳劍棠的蹤跡,原本是打算由葉青雲和沈淮如以及蕭玉寒三人前去。

但苗小蝶似乎並不願意留在這兒,可是將重傷未愈的南宮鈴兒和年幼的白瑤留在這兒是眾人都不放心的。

商量之後一行人決定一起出發,苗小蝶原本不想再摻和,但想到這血神教發生如此大事,萬一這些人收拾不了柳劍棠,那離這個地方最近的地方就是五仙教,到時候萬一將禍水東引,再波及族人也是苗小蝶不願意看到的。

一行人離開山洞后再次前往血神教的總壇,但這次一路過來,卻是根本沒有看到半點活人的蹤跡,倒是不少血蠱還存活,遊盪在這十萬大山之中,見到活物便衝上去廝殺,無論牲畜,只要被它們撞見,那就別想有活口。 「不用不用,真不用!」軍艦上,盧卡斯連忙拉住克爾拉,他剛才就吃了一會飯,克爾拉就跑到一邊,抓起掃帚開始清掃船甲板。

把盧卡斯給看懵了。

連忙來到克爾拉面前,拉著她去吃飯。

克爾拉小姑娘是拉回來了,令盧卡斯頭疼的是,小姑娘的手裡還握著掃帚。

「小傢伙,打掃交給他們就好,我們去吃飯好不好?」莫奈蹲在一旁,溫柔的摸著克爾拉的腦袋。

「你們別丟下我,我會工作,我會幹活,不要丟下我,不要丟下我……」克爾拉緊緊地抓著掃帚,害怕的說道。

「咱們吃完飯再打掃好不好?」盧卡斯拍拍克爾拉的小腦袋,傷腦筋的勸著克爾拉。

「嗯?」克爾拉抬起頭看著盧卡斯。

盧卡斯看著手鬆了一些的克爾拉,他也是鬆了一口氣。

「放心吧,大哥哥們是不會搶你的工作的,他們也不會打你不會丟下你。」盧卡斯說完,克爾拉將掃帚放到了一邊。

盧卡斯哭笑不得的帶著克爾拉回到餐桌上,將一碗米飯放在她的面前,接著給小姑娘夾了一些菜。

克爾拉扒拉著飯菜,往嘴裡塞,小眼睛不時看一眼她放在一邊的掃帚。

盧卡斯這才算放心的吃起了飯,不過之後到底該怎麼幫克爾拉解除心理陰影。

盧卡斯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學泰格那樣,給克爾拉後背的印記燙一下,用新的大印記覆蓋飛龍之蹄?

盧卡斯的船上人太多了,他只要一給克爾拉燙一下,那克爾拉的尖叫聲就得把這些人引來,然後就不好解釋了。

當著克爾拉的面丟掉武器?

他再怎麼刺頭,還沒大膽到將整艘軍艦的武器都扔了的地步。

他只能換個方法慢慢來。

本來剛鬆了一口氣,但越想怎麼幫助克爾拉,盧卡斯就越煩惱。

克爾拉將碗裡面的飯吃光,剛要去打掃甲板,面前就被盧卡斯放了一碗熱湯。

「喝湯喝湯。」盧卡斯拍拍克爾拉的腦袋說道。

「嗯。」克爾拉小聲答應,接著端起湯吹吹。

盧卡斯一邊吃著飯,一邊看著克爾拉。

想起剛才小傢伙說的那些話,他明白,現在的克爾拉,心理陰影很嚴重。

不論是被海賊救還是被他這樣溫柔善良帥氣的海軍哥哥救,她的經歷,無時無刻都讓她無法放下恐懼。

喝完湯,克爾拉小跑著來到一邊,拿起掃帚開始打掃甲板。

莫奈連忙走過去,勸著克爾拉,但一點用都沒有。

盧卡斯喝著湯,吃著肉,看著克爾拉。

過了一會,克爾拉將甲板清掃了一遍,盧卡斯桌子上的碗也堆了厚厚一層,他看著克爾拉說道:「好了,打掃乾淨就可以了,小傢伙給我倒杯酒。」

盧卡斯說罷,克爾拉連忙答應著走來,拿起一邊的酒壺,找了一個杯子,給盧卡斯倒上一杯。

盧卡斯一口將酒喝光,咬上一口肉,接著示意繼續。

「你!」莫奈瞪了一眼盧卡斯,剛要說你怎麼可以使喚小傢伙。

結果她被盧卡斯瞪了一眼。

盧卡斯笑看著莫奈,他下不去手給莫奈的印記燙一下,但他有怪招啊。

克爾拉小朋友不是喜歡幹活找安全感嗎?

那他就給小傢伙換個輕鬆到爆炸的活。

對付這種難題,就該用怪招。

克爾拉給盧卡斯倒上一杯酒,盧卡斯一飲而盡,啃一口肉,接著示意繼續。

克爾拉接著繼續倒上酒,盧卡斯繼續喝……

莫奈哭笑不得看著二人,一個倒酒,倒也比不斷的打掃輕鬆。

另一個就很厲害了,不斷的喝酒,一杯又一杯,沒見盧卡斯有喝醉的樣子。

克爾拉連忙去找來一壺酒,給盧卡斯倒上。

盧卡斯又喝光了,克爾拉拿著酒壺的手遲疑了一下,看著面前的大哥哥,他不醉的嘛?

「繼續,你能倒多久,我就能喝多久。」盧卡斯笑看克爾拉,啃一口肉說道。

「大哥哥你喝那麼多,身體會出事的,還是別喝了……」克爾拉擔憂的看著盧卡斯說道。

「哈哈哈!」盧卡斯開心的看著克爾拉,克爾拉主動說話了!

克爾拉主動提出不想繼續了!

盧卡斯太開心了!

「接著倒啊,我很能喝的,你倒多久,我就喝多酒。」盧卡斯壞笑著看著克爾拉。

「不……不倒了。」克爾拉搖搖頭,面前的這位帥氣的大哥哥救了她,還答應把她帶回家鄉,克爾拉很感激對方。

她看到恩人喝了這麼多酒,怕喝壞了恩人的身體。

「那你還繼續掃地嗎?」盧卡斯笑看克爾拉。

「掃……」克爾拉小聲說道。

啊這……

盧卡斯頭疼的看著小傢伙,果然,克爾拉的問題,不是一時半會就能解決的。

「那這樣吧,只要你以後想幹活,就給我倒酒好不好?」盧卡斯看著克爾拉說道。

「嗯……」克爾拉低著腦袋小聲回應。

盧卡斯拍拍克爾拉的小腦袋:「休息一會吧,我也休息一會。」

「嗯……」

盧卡斯走出來,吹著海風。

那點小酒,他一點事都沒有。

如果喝一點酒就會醉,他也不敢在軍艦上喝酒了。

他的酒量不小,在家裡,跟薩卡斯基喝過酒,結果薩卡斯基喝醉了,他都沒醉……

就離譜!

也許他也有酒神之資?

數天之後,新世界,大海上。

盧卡斯的軍艦緩緩航行,遠處,是他們此次的目的地,新世界的G1海軍支部。

軍艦停靠在港口,G1海軍支部的人走來,迎接著他們。

「歡迎各位的到來!」G1海軍支部的人迎接著盧卡斯等人。

他們聽說,總部盧卡斯少將的部下發明了威力強大的巴基彈,第一批巴基彈製造完成,第一站就是來到了G1海軍支部來試射。

試射過後,將會給他們提供一批巴基彈。

G1的海軍現在對於盧卡斯少將極其歡迎。

盧卡斯走在前面,巴基走在後面,接著是拉著小克爾拉的莫奈。

「這是?」G1海軍支部負責人好奇的看著後面女海軍拉著的小女孩。

「海上遇見的落難者,我們把她救下了。」盧卡斯說道。

「盧卡斯少將年紀輕輕就如此優秀,還隨時都將正義記在心中,真不愧是海軍年輕一輩中的領軍人物啊……」G1支部負責人對著盧卡斯誇了起來,說個沒完。

盧卡斯無語的看著對方,話說什麼時候G1長官換成鼯鼠?

這傢伙太煩了……

換成鼯鼠就好了…… 「你要是不想說也無所謂,反正你母親就在這裏,救不救是你的事情,我還可以告訴你一件事,那個鬼屍陣有問題,你父親應該也活不了多長時間。」

「你說什麼!」

夏末一聽,臉色都變了。

「你騙我?」

我冷笑一聲,「我騙你幹什麼,有什麼好處?你會給我錢嗎?」

「我就是實話實說,你愛信不信。」

「而且這也算是好心提醒,你以為鬼屍陣是什麼好東西嗎?像我們這種修習道術的人是不會碰這種東西的,你隨便找一個正規的都不會去進入鬼屍陣。」

「不管是你還是你父親,或者孔家的人都被那個道士給騙了!」

夏末已經動搖了,但是嘴上還是嘴硬。

「我不相信,你拿什麼證明?」

她不相信,我也沒什麼辦法。

「最好的證明就是兩個月之後,你看看你的父親會不會死就能驗證我的說法是否正確了。」

夏末一聽生氣了,本來比我矮,直接衝上來一把抓住了我的領子。

「你心裏在打什麼鬼主意?」

「雖然我知道孔家的人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你說的道士……他確實給了我們很多好事,我沒必要聽信你的一面之詞。」

我已經懶得給她解釋這個問題了。

夏末的臉離我挺近,離得這麼近,我看她還真是漂亮,皮膚細膩的吹彈可破。

我還沒等反應過來,她直接上來親了我一口,給我親懵逼了。

「你做什麼?」

我立即道,心裏卻美滋滋的。

夏末得意的笑了笑,「劉子龍,別以為我不知道,就我這臉蛋和身材外面追我的人繞着全燕京都要轉上好幾圈,我親你你還不樂意?」

「你心裏早就美上天的吧!」

雖然我承認夏末確實好看,可是這話說的太自戀了。

可真不像之前夏末能做出來的事情。

而且她一點都不臉紅,反而十分得意的看着我,讓我覺得十分奇怪。

這女人!

「要不這樣,你救了我母親和我弟弟,我給你當女朋友?這樣我們也算一筆勾銷了。」

「至於女屍的事情,你就不要再調查了,也別把心思放在那裏或者調查孔家。」

我算是聽明白了,夏末還是懷疑我在搞鬼,故意挑釁她父親和孔家的關係。

既然這麼不信任我,我還有什麼好說的?

「不用,這裏的事情既然我答應了會處理好,不需要你跟我做什麼交易,至於女屍的事情你確定不用徹查嗎?」

「你母親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和女屍也有一部分的關係,這次我能救她,下一次就不一定了。」

我頓了頓,繼續說:「而且我不會一直救同一個人的,就算真的救了,你覺得你母親的身體她能撐得了多久?」

夏末皺了皺眉頭,但是她不能否認,我說的十分有道理。

「行,那這件事情你可以偷偷的查,我也會適當的給你透露一點。」

「比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