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管家下跪哀求。

府上一群侍女也跟著跪伏在地,梨花帶雨。

李佑心中咒罵李世民的「毒計」,卻也無可奈何。

他擺擺手道:「行了行了,今天就搬吧,哭哭啼啼,成何體統!」

老管家聞言,心中長舒了一口氣。

一幫鶯鶯燕燕也俏臉含笑,心裡的大石頭落了地。

不多時,早有準備的老管家就收拾好細軟,一干人等浩浩蕩蕩朝太子府去了。

李佑無精打採的躺在寬大的馬車車廂內,兩眼無神。

【陰險的李老二!這次老子算是徹底被坑了!】

一路顛簸,不知道過了多久,車隊終於到了太子府。

李佑被馬車顛的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了,他趕緊躥下馬車。

一出馬車,他就看到了太子府的冰山一角。

李佑目光炯炯,盯著精美的匾額,豪華的大門,高大的院牆,心生震撼。

單是這冰山一角的排場,就足夠震撼。

李佑嘖嘖稱奇,喃喃自語:

「不愧是東宮太子府,竟然如此豪華堂皇,簡直就是小皇宮了!」

「不過我看此處風水一般,李承乾難怪落得如此下場!」

「雖是雕樑畫棟,無限風光,卻也並非善地,不知道這偌大的太子府埋過多少戚戚白骨!」

「李老二實在奸詐狠毒,常言道虎毒還不食子呢,這廝竟然連親兒子也坑!!」

「唉,看來我的鹹魚皇子計劃是徹底泡湯了!」

就在李佑猶自悲春傷秋之時,一幫鶯鶯燕燕卻嬉笑著拉住他進到了太子府里。

「哇!好大的府宅,比皇子府大多了!」

「殿下,快看,那裡還有個小山!」

「好美!」

「還有,看那邊,居然還有個小湖,水好清啊!」

「咯咯,殿下,您不用心心念念想著造那啥游泳池了!」

「……」

聞聽此言,心不在焉的李佑頓時來了精神。

他定睛一看,不遠處果然有個內湖。

波光蕩漾,水何澹澹。

待走到近處,清澈見底,水質自然相當不錯。

李佑嘴角勾勒一個淡淡微笑。

心中無限遐想。

若是把此處圈起來改造一番,倒是一個上好的休閑場所。

一幫美婢還可以在此嬉戲,那香艷場面……

李佑臉色和緩,哈哈大笑。

「不錯,此處不錯!」

「傳令下去,趕緊收拾好寢宮,本殿下今日就要入住!」

……

甘露殿。

李世民負手而立,威嚴道:「君羨,那妖僧之事辦得如何?」

李君羨躬身道:「果然不出陛下所料!不僅這妖僧大有問題,會昌寺也是一賊窩!」

李世民冷笑一聲。

「哦?查到什麼了?」

李君羨露出一絲古怪之色,

「這會昌寺在長安素有名聲,香火旺盛,但屬下實在沒想到,這寺廟哪裡是什麼清凈之地,簡直比賊窩還要可惡!」

「這寺廟居然糾結一幫妖僧,魚肉鄉里,美其名曰僧兵!」

「微臣昨日抓捕,妖僧態度蠻橫,囂張凶戾,竟然敢公然抗法,持械反抗!」

此時李世民臉色陰沉,默然無語,繼續聽李君羨彙報。

「不僅如此,微臣昨日還在寺內抄到不少田契地契,竟有萬頃之多!」

聽到這裡,李世民再也忍不住了。

他猛地一拍桌子,怒聲道:「賊子爾敢!」

「妖僧邪道,不事生產,蠱惑人心,巧取豪奪!」

「君羨,你給我好好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在給這幫邪魔外道撐腰!」

李君羨轟然道:「諾!」

李世民心下極其憤怒,甚至驚懼。

這事不僅是巧取豪奪那麼簡單,這是赤裸裸的土地兼并,是在挖帝國的根基!

李世民文韜武略,自然知道,王朝崩滅的前兆就是泛濫的土地兼并!

農民失去田地,甚至連淪為佃農都不可得,自然就有人揭竿而起!

李世民倒是沒想到,拔出蘿蔔帶出泥,一個小小的會昌寺居然暴露出這麼大的問題!

他沉思片刻,又道:「那個妖僧交待了么?」

李君羨道:「此人交待了,賊子確實與……」

說到這裡,李君羨突然一個急剎車,沒再說話了。

李世民不悅道:「說!朕赦你無罪!」

李君羨只得硬著頭皮,支支吾吾道:「他承認與公主殿下有染。」

李世民或許是因為有心理準備,這次倒是沒發火。

他揉揉眉毛,露出一絲疲憊。

「你繼續給朕查!」

「就算掘地三尺,嚴刑拷打也要查個水落石出來!」

「此事恐怕沒那麼簡單!」

李君羨心中凜然,轟然領命。

李世民又問道:「公主那裡怎麼樣了?」

「回陛下,公主殿下情緒還算穩定,有悔改之心。」

李君羨知道高陽公主極為受寵,話說得很漂亮。

李世民輕嘆一聲:「混賬東西,如此也不枉朕費力保她。」

「算了,你知會皇后和長樂公主一聲,多去看看她!」

李君羨稱諾。

他心中更是暗道,高陽公主果然受寵,可比倒霉的廢太子受寵多了!

如此大事,竟然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不過是禁足了事。

李君羨偷偷瞥了一眼神色疲憊的皇帝,故意說了一個令皇帝興趣盎然的事。

「陛下,太子已經搬進太子府了,貌似心情不錯,很滿意太子府的環境。」

果然,李世民得知這個消息,露出一絲微笑,面帶欣慰之色。

他捋須道:「不錯。」

聽到這話,李君羨心中更是苦澀。

旁人心心念念,孜孜以求而不得的高位,太子殿下卻嗤之以鼻,棄如敝履。

陛下手段盡出,甚至還有點不光彩,才把這位爺哄騙進太子府。

李君羨哭笑不得,無語至極。

李世民心情卻是舒暢多了,心中美滋滋想著:「呵呵,這臭小子總算上鉤了!」

「嘗到權力的美妙滋味,恐怕沒人再能放棄它!」

「更何況貴為儲君,有望天子,威震天下,懾服四海!」

「不必感謝朕,這不過是朕給予你的小小饋贈罷了!」

「……」

一念及此,李世民舒展眉頭,龍顏大悅。

他放下奏摺,下令道:「擺駕太子府,朕要過去看看太子!」

「諾!」 紅星鎮本身並不大,不算上那些鄉村,整個鎮也就那麼幾條街道。

紅星鎮派出所離新開的紅星大酒店離的並不遠三五百米的距離。

所以葉長生一行人走過去,也就幾分鐘不到。

「哎,這不是葉長生葉廠長嗎?」

「葉廠長回來啦!」

「誒,葉廠長回來了,鄉親們。」

幾分鐘不到的路程,鬧出來的騷動可不小。

葉長生也不是沒回來過,只不過那幾次都是匆匆一瞥走了個過場。

而且當時這些紅星鎮居民對葉長生這個葉廠長的認可度也還沒那麼高。

但現在一年過去了,紅星酒廠給紅星鎮帶來的回報是肉眼可見的。

所以說很多時候華夏人民雖然是愚昧,沒有主見的。但更多時候他們的眼睛也是雪亮,也是最會照顧自己利益的。

這倒不是說一個民族自私自利,畢竟還有很多人也做出了捨己為人的事。

只不過很多時候社會環境確實會造成普通民眾的這種心態。

葉長生面對父老鄉親的熱情,着實有點不知所措。

他不是沒面對過粉絲的追捧與熱情,只不過這種來自鄉親們的熱情,味道確實有點不一樣。

最起碼,自己確實間接的給這些人帶來了生活的改變,所以才讓他們擁戴自己。

葉長生此時突然回憶起了上次在虎頭村的時候,當時葉三娘剛出事。那些村民們多少還是會有一些人看不慣自己的。

但是那些人從來都沒有想過,誰給他們帶來的今天。

很快,這條不長的街道迅速擠滿了人。

有紅星鎮本地的,也有慕名而來參觀紅星酒廠的人。他們將葉長生夾在路中間,口中不停地喝彩。

「哥,我怎麼感覺有種走紅毯的感覺。」

葉長瑩畢竟還是個小妮子,

她多少還是有點俏皮的,所以說的話也帶着一點兒玩笑。

葉新民則表演了一出華夏式家長的處理方式,直接把跟他差不多高的女兒拉到自己身邊,瞪了她一眼。

葉長瑩還沒起的嘟囔起了嘴,咋的開個玩笑也不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