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有些猶豫,如果自己要是進行葯浴的話,那個老太婆一定會知道的,到時候詢問下來自己沒有辦法解釋。

上官瑾和韓風兩個人看了一眼,韓風給了他一個眼神,上官瑾就走到了他爺爺的身邊。

「您是擔心你奶奶問起來會怎麼說嘛?」

上官老爺子聽到這句話之後點點頭。

「其實葯浴的時間並沒有多大的要求,您可以在白天完成。」

上官瑾聽到這句話之後,順勢就明白韓風是什麼意思。

「爺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不如你白天就去我家那裏住吧,說是我好不容易剛回來,由於身體不好又犯病了,所以你就一直陪在我的身邊。」

「這已經是最保險的辦法了,難道你真的要讓他們知道您都已經開始慢慢治療了,這樣豈不是不就是打草驚蛇了。」

上官老爺子覺得說的還是有些道理的,於是便同意了這件事情,上官瑾和韓風兩個人告訴李凱說是兩個人即將要去準備草藥,等著明天上午老爺子的到來。

等到他們回到上官瑾的家裏的時候,兩個人臉色神情的坐在了沙發上,其實關於老爺子中毒的事情,韓風只是猜測的,沒有想到竟然一語成戳。

「看來我的猜測是正確的了,那接下來先為老爺子解毒,我感覺老爺子對你的這位后奶奶似乎內心也是有些防備的。」

「爺爺是個聰明人,有些事情遠遠比你和我想的都周到,可能早就已經猜測到了,我今天為什麼要帶你去的目的。」

「老爺子是個聰明人,那就好辦多了,有些事情不需要我們明說,老爺子就明白我們是怎麼回事了,按照上次給你們的藥草,讓你的秘書再去抓藥,然後再開始煎藥,記住分量一定要多,老爺子的身體比較弱,一定要經過稀釋,否則疼痛之感,我怕他撐不過來。」

可憐的秘書聽到這句話之後有些猶豫,剛想要抱怨,結果看到自己的支付寶又到了1000元錢之後,於是麻溜兒的就去了。

「那等到為老爺子治療完成之後,你可以向老爺子詢問一下,關於老爺子和后奶奶的問題,如果老爺子要是能夠明確的給你一個答案的話,你就可以把自己的猜測說給老爺子聽。」

「如果要是不相信的話,你就長期側交的說一下,讓老爺子的內心留下一個疑惑,等到你找到了一切證據之後,老爺子自然而然的就會相信你了。」

上官瑾知道韓風說的是正確的多,果然第2天上午眾人都知道上官瑾回來了,但是由於周途勞頓,所以又疾病複發了。

上官老爺子泡在葯浴里的時候,感覺這水真是一陣比一陣疼痛。

剛開始的時候只是簡單的沐浴,沒有想到比想像之中竟然還痛苦了不少。

老爺子的內心十分的慶幸,幸好聽從了孫子的話沒有選擇第二個。

老爺子泡完第1桶水的時候,已經聞到了一股臭臭的味道,隨後便想要出來,秘書趕緊阻止了。

「姥爺因為您的身體不適向少爺那邊健壯,所以醫生告訴我們一定要稀釋,你還有好幾桶需要泡呢,估計您未來的三個小時都要在浴桶里度過了。」

老爺子有些難過,但是還是說道:「幫我謝謝聲音想的如此周到,但是老爺子我身子還算是比較硬郎,下次不用稀釋了。」

秘書聽到這句話之後點點頭,為老爺子換完水之後,便把老爺子的話傳給了上官瑾和韓風。

「沒有想到老爺子還是烈性之人,你幫我回去告訴老爺子,我曉得了。」

「等到老爺子泡完之後,我去把老爺子換水的時候再告訴老爺子吧」

轉眼7天已經過去了,不知道是自己的心理作用還是實際的作用,老爺子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輕鬆了許多,運轉靈氣的時候也比之前更加流暢。。 「不,不可能……不是這樣的……」

她願意相信是個意外,是自己和這孩子有緣無分。

而不是……被人害死的。

可,如果不是時清靈下手,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而且你知道,真正殺死你孩子的其實是封晏!」

時清靈決定給她致命一擊。

「其實封晏已經知道這個野種的存在,他覺得非常對不起我,答應我會給我一個交代。而且,他也是為了確保封家血統純正,我生的孩子,才是封家的嫡子,而你只是來歷不明的野種!你要恨,就恨封晏吧,哈哈哈哈哈……」

時清靈張狂的笑起來,她覺得現在就算死了,也沒有任何遺憾了。

她要讓她們都生活在痛苦裡,誰都不得好過。

她要讓唐柒柒帶著恨意悲憤死去,她要讓封晏孤獨的生活在這個世上。

真是,最完美的結局了。

「你這個瘋子,你們是殺人犯,我要殺了你……」

唐柒柒徹底瘋了,衝過去撕扯她的頭髮,勒著她的脖子。

而此刻,車子已經到達海邊。

時清靈沒有掙扎,將油門踩到底。

車子以一個完美的弧度,一頭扎入了海底。

「唐柒柒!」

封晏的車子還是晚了一步。

他匆忙打開車門,卻只能看到時清靈的車子墜入大海。

「先生,我已經撥打救援隊電話了……」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封晏脫掉外套皮鞋,縱身一躍。

「先生!」

路遙急了,下面暗流眾多,海水湍急,就這樣下去會出人命的。

而封晏,管不了那麼多了。

他只要唐柒柒活著,活著就好,哪怕不屬於自己!

封晏永遠都不會忘掉那天,海水格外的冰冷。

肇事車輛被打撈上來,只是裡面空無一人。

救援隊在海面上搜救了三天三夜,不僅沒找到唐柒柒,也沒找到時清靈。

根據當天的風向水流,找遍了附近所有可能出現的地方,都一無所獲。

最後,只剩下一個可能。

屍首沉入大海,早已被魚群分割。

可封晏,顯然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查,繼續查,咳咳……」

他劇烈咳嗽起來,嘴角沁出殷紅的血。

鬱結成疾,傷心過度。

「先生……」路遙擔心的看著他。

「我一直都由不得自己,終於……想做回自己,她不在了。」

得知時清靈謀害老太太,他內心竟然是竊喜的。

他有機會和唐柒柒在一起了,不管什麼陸昭,他都要去搶回來。

這一次,絕對不會違背自己的心意。

可是……他還沒來得,一切都結束了。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唐柒柒,你到底在哪兒?

救援隊打撈七天無果,宣布人員死亡。

這事,不得不終止。

哪怕,封晏的人還不肯放棄,依然執著的搜捕著。

楊伯看不下去了,建議舉行衣冠冢,就葬在老太太旁邊。

陸昭和譚晚晚得知消息,飛快趕了回來。

陸昭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他衝到海邊,看到封晏,用左手揪住他的衣領。

「柒柒呢,柒柒人呢?」

「我還在找,她還活著,還活著。」封晏一直重複著。

。 「一百!兩百三百!」

葉寒感受着這些強大的氣息。

能夠判斷出對手來了多少人!

足足五百多人!

這些人,其中有一百多人,是練氣境的武者。

準確的來說,他們幾乎是把全世界的練氣境武者,都給招募來了。

還有就是明勁武者跟先天武者。

就算是暗勁武者,也是特種人員,戰鬥經驗非常豐富,裝備的十分精良。

葉寒深知,自己遇上了一個天大的陰謀。

對方用了這麼簡單的一個計謀,就將自己給騙過來。

但是仔細一想不是這麼回事。

對方顯然是在利用自己的心思。

雖說葉寒從來不輕視對手,但是自從成為聚氣境的修士之後,他的防範之心,就沒有以前那麼強烈。

以至於發生這樣的事情,他竟然沒有一絲絲的覺察到。

事到如今,他就必須要面對五百人的圍攻。

這個地形選擇的也非常不錯。

讓人無法逃脫,沒有掩體可以躲避。

也就是說,葉寒需要一個打五百個。

還未等他有所準備,對方已經開始朝着他掃射。

包括這個帶着自己上飛機的人,他們連同飛機,帶路人,飛機上的機長,乘務人員全部都進行射殺!

整架飛機,也沒有堅持多久的時間,就直接炸毀。

頓時所有的練氣境武者,全部都朝着葉寒沖了過來。

葉寒知道,自己還是施展出招式,肯定會被這名多的練氣境武者給抵擋掉!

幸好他是帶着飛劍跟狼牙出門的。

他利用速度優勢,儘可能的躲避著對方的進攻,子彈那些,他就給自己的身上弄上氣罩,能夠最大限度的緩衝,減少子彈的威力。

再然後,葉寒就是通過這樣一招又一招的御劍術,將容易殺死的暗勁武者給消滅。

好讓自己的神識,能夠專註於明勁武者,也能夠騰出更大的空隙出來。

但是從遠處看去,葉寒好像是被人山人海給包圍,再也出不來了。

在高處的一架直升機上,對方看着下面的情形,裏面的人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這回葉寒這個狗東西,應該死了吧!」眾人在飛機上,非常關切的問道。

「哼!全世界的武者都來了,其中還包括了三分之二的組織跟雇傭團隊。葉寒這回不死,我是不相信的!」另一人說道。

他們是歐洲最大的幾個家族。

這一回,整個歐洲的各大家族,以及亞洲的各大家族,還有米國,一起聯合起來,將世界上能夠招募到的高手都給招募過來。

他們給出的錢,足夠讓世界上三分之一的國家,變成富有的國家。

當然還有權利的許諾,以及各種好處。

每個人都是有一個收買的底價的。

而且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將會是幸運的那個,不會被殺死,會僥倖存活下來。

這樣他們就能夠美滋滋的享受着,應該享受到了一切待遇。

所有的事情,整合到一起,他們非常開心。

但是葉寒這邊,他只是被人給包圍住。

在極小的操作空間裏面,他還是沒有受到很嚴重的傷。

這些練氣境武者,憑藉着數量優勢,確實可以困住他,傷到他。

可是這樣的傷勢,對葉寒造成不了任何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