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榮,你帶人跟我走!」

他身後的十個人直接分成了兩隊,用行動表達對命令的服從。

他們既是鐵血戰士,也是盧修斯的生死兄弟。

盧修斯下達了命令,親自帶着幾十具棺材向學校走去,經過茫然的人群的時候,又吩咐道:「我是伯利恆市長盧修斯,我會暫時接管學校,直到麥琪導師出來……」

剛剛恐懼畏縮的人終於有了一些生氣,還有人不服氣地說道:「憑什麼?」

「憑我是盧修斯……」

有人更不服氣了:「世俗政權管不到我們羅欣大學……」

盧修斯上前一步,聲音平靜到冷漠:「那讓你來管理學校可好?」

「值此危亡之際,我一定會竭盡全……」

「竭盡全力你mmp……」盧修斯伸手一個大耳瓜子直接將那人扇飛,「草泥娘希匹,剛剛這些鐵血兄弟在外面戰鬥的時候,沒見你個龜孫子竭盡全力,格老子的這個時候想要出來爭權奪利,太陽你個仙人板板,簡直就是一坨狗屎,不臭人,也噁心死了人……」

這樣口吐芬芳地一通亂罵,看似只對那一個人,其實發泄的是他對整個羅欣大學的不滿,甚至包括對麥琪的不滿。

盧修斯是根本瞧不上羅欣大學的,哪怕羅欣大學再強大他也瞧不上。

露西亞跟他不大親近,就是因為他經常直言羅欣大學的人都是狗屎。

盧修斯元嬰修為,六級基因戰士,八級火系異能者,暗系魔導師。

他曾經進入過羅欣大學,不過只上了半年不到的時間就毅然決然地退學了。

他認為象牙塔里培養的所謂精英都是垃圾,修者必須在血與火中成長。

可是偏偏露西亞也進入了羅欣大學。

他給麥琪建議將學生拉出去戰鬥,卻沒得到回應。

他鬱悶,卻無法,也不願反駁。

因為麥琪是他們一家的恩人。

可是現在自己的兩個妹妹一家死無全屍,一家生死不知,他心中已經積鬱了無限的怒火。

露西亞上前輕輕拉了拉盧修斯的衣袖:「爹……」

一通發泄,盧修斯反而更加暴怒,不過卻不願對露西亞有半點傷害,聲音有些沙啞地說道:「小西亞,以後……」

露西亞知道盧修斯要說什麼,急忙說道:「剛剛也是事發突然,大家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我不也被嚇懵了嗎?」

「小西亞,我身後的兄弟們修為無法跟你這些所謂的大家無法相比,剛剛市政府也遭受了突然襲擊,可是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衝出去殺敵,四個人仙高手,沒有一個全身而退,而我們十一個人沒有一個死亡,反觀你們……」

露西亞急忙打斷盧修斯的話:「爹……你別說了……」

盧修斯嘆了口氣,又盯着人群說道:「在我代管學校期間,哪怕只是一天,那麼學校就不會是象牙塔,各位都給我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

有人弱弱地嘀咕道:「我們是天行大學分校,校長必須有天行大學受命,教廷的加冕……」

盧修斯冷笑,暴喝道:「有卵蛋就給我站出來說……」

那人是一個稚氣未脫的男生,還真就不顧身邊人的拉扯,直接站了出來,梗著脖子大聲說道:「我們是天行大學分校,校長必須有天行大學受命,教廷的加冕……」

盧修斯冷笑道:「呵,有勇氣……那當初天行大學被神龍顏開一劍挑了的時候,你去了嗎?至於教廷……呵呵……」

盧修斯搖搖頭,沒有說出過分的話。

畢竟教廷信徒眾多,就是在羅欣大學這樣所謂的精英之地也起碼佔了七八成。

那男生卻豁出去了的樣子:「天行大學那是我沒去,去了怎麼也不會讓顏開逞凶,至於教廷……至於教廷什麼,你說啊!」

呵,還有點聰明勁……盧修斯反問道:「那你剛剛戰鬥的時候去哪兒了?」

「我剛剛在修鍊……要是我剛剛在這裏,無論如何都會衝出去戰鬥……」

盧修斯看着面前這個戴着中級魔法師勳章的小屁孩,突然笑了:「那好,敵人隨時都會再來,就由你帶人守護好學校如何……」

「我……」那男孩思維回歸現實,卻看到盧修斯那戲謔的眼神,再次一梗脖子,「我塞拉斯巴獵絕不讓敵人靠近校門口半步……」

「大話誰不會,何況你一個人守得住這麼大的學校……」

塞拉斯巴獵被激得滿臉通紅:「我們羅欣大學沒有孬種……」

盧修斯不屑冷笑:「呵呵……」

「凡是跟我去守護學校的每人一百塊上品魔石……」

也許是被盧修斯的不屑刺激,也許是一百塊上品魔石的誘惑,終於有幾十個稚氣的孩子走到了塞拉斯巴獵身後。

可是人群后一個大腹便便的胖子卻一臉便秘的表情。

他是塞拉斯邦德,塞拉斯薇婭和塞拉斯巴獵的父親,羅欣大學後勤主任,黃金賭場的幕後老闆。

按照他自己的為人處世原則,有危險的時候,能躲在背後絕不冒頭,卻偏偏生出了一個受不得激的兒子。

不過他這時候卻不能跳出來阻止。

盧修斯心裏還是很滿意的,不過神情沒什麼變化,冷冷地命令道:「從現在開始,在我管理學校的時間段,塞拉斯巴獵就是學校的護校隊隊長,待遇按照學校高層領導發放……」

太兒戲了!實在是太兒戲了!有些人滿是鄙夷不屑。

特別是原先保衛處的人更是一副嘲弄的神情。

可是盧修斯好像完全不在乎,又大聲命令道:「巴獵,出列!」

「到!」

「從現在開始,校園內外凡是搗亂生事的格殺勿論……」

就憑這些小屁孩……那些鄙夷不屑嘲弄的人更鄙夷不屑嘲弄了。

盧修斯取出一個儲物戒指放到巴獵手中:「這裏面有五十套出自幽冥戰場的鐵血戰甲和戰刀,還有十顆滅神雷,你拿去好好分配使用……」

「遵命校長!」巴獵平靜地接過儲物戒指,回到了隊伍的前列。

他不知道這個儲物戒指的價值,可是那些鄙夷不屑嘲弄的人神情全部僵在了臉上。

出自幽冥戰場的鐵血戰甲據說可以硬抗大羅金仙的攻擊,鐵血戰刀具有無視防禦的特性,而滅神雷更是能夠讓人逃無可逃的大殺器。

一百塊上品魔石可以不屑,可要是早知道有這些東西,哪怕下一秒就死,在場的人也寧願擠破腦袋。

塞拉斯邦德更是只覺得心都要跳出腔子了。

他擁有的財富可以購買一千套以上這些東西,可是卻又一套都購買不到。

因為鐵血戰甲和戰刀代表的是鐵與血的榮耀,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

盧修斯當然是故意拿出這些東西的,失去親人的痛苦讓他有些瘋狂,他要將羅欣大學變成鐵血之地。

見在場的人不管什麼心思,至少已經有了一份生氣,他又說道:「好東西我有不少,都是幽冥戰場裏面出來的,我也捨得拿出來,關鍵看你有沒有本事讓我拿出來!」

冷冷掃視一圈,又說道:「後勤處的人立即佈置靈堂,為我們犧牲的英雄選好墓地,建造英雄紀念碑,十倍發放撫恤金,英雄的父母妻子必須妥善安置,孩子接到學校,由學校免費負責培養。

我們不能讓英雄留了血,還要在死後留下後悔的淚水,以後凡是為學校犧牲的人都按照這個慣例處置……後勤處誰負責?」

「小人塞拉斯邦德遵校長命……」

口稱小人,可是塞拉斯邦德那肥胖的身子卻站得莊重嚴肅。

他為羅欣大學付出了非常多,雖然也得到了庇護,可何曾被人這樣重視過?

這一刻,他的膽小好像都已經消失,更是在私下決定,自己再拿出一部分錢讓撫恤金再次翻倍,將英雄墓地和紀念碑建到最好。

這魄力……其他人有了一些不一樣的感覺。

這好像才是一所頂級大學真正的驕傲。

他們知道盧修斯的這道命令無人敢反對,以後哪怕麥琪出來了,也無法推翻這道命令。

它會形成羅欣大學的慣例,英雄的待遇只可能增加。 誰知小腦袋還沒湊過去,就被一隻大手拽住后領,給拎了起來,帶離沐白裔的肩頭。

「沒有規矩,誰允許你站在主人肩上的?給我下來!」傀骨嚴厲的聲音帶着一股冷意。

抓起小偶人就用力地朝地上摔去,那狠勁、那力度、那兇相……簡直完全沒有手下留情,彷彿對待敵人一般粗暴。

嘭地一聲,地面裂出一道坑,小偶人歪倒在中央,手臂和腿部扭成一個異常的角度。

這種傷害若發生在人身上,絕對是殘廢的後果。

「小偶人!!」沐愉心驚呼,滿目不可思議。

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小偶人這樣的慘狀,它該不會壞掉了吧?

其他人也驚訝不已,這算是在內訌嗎?

沐白裔有些無奈地撫額,又開始了……

傀人之間的鬥爭一向激烈無比,若是因此不小心死了一隻傀人,那也只算它實力不行,沒資格伴在傀主身邊服侍。

所以,對於小偶人,傀骨下手還是留情了一些。

若不是沐白裔身邊現在只有他一個有用的傀人,有些事還需要交給小偶人去辦,傀骨早就直接碾碎它了。

小偶人攤在地上幾秒,然後扭扭曲曲地站了起來,將移了位的手臂和腿部按回原處。

又恢復成一個四肢健全的人偶娃娃。

它小跑着,來到沐白裔腳邊,委屈兮兮的仰著小腦袋,一隻小手指著傀骨這個罪魁禍首。

像是在告狀一樣,還指了指自己原本漂亮的小白裙,已經沾上塵埃變成了髒兮兮的灰白色。

原本整個漂亮可人的形象因此變成了一個蓬頭垢面的臟小人。

寶寶很委屈,寶寶要告狀。

沐白裔一愣,沒有想到居然有傀人會向自己告狀,霎時有些驚奇。

「傀偶,你膽敢……」

傀骨的臉色頓時黑下來,怒斥聲剛開口,沐白裔登時拍了下他的頭,聲音戛然而止。

傀偶是小偶人的本名。

她俯身將小偶人伸出手,怕自己弄髒了她,小偶人還遲疑地後退了一步。

手上動作沒有停頓,直接將它攏在手裏,拿了起來。

傀骨不敢多言,只是散發着濃烈的不滿之氣直襲小偶人。

小偶人現在有靠山,一點都不怕他。

它可憐巴巴地抱着沐白裔的手指頭,一副委屈至極的表情。癟著小嘴,一手指著傀骨:

主人,他不但欺負我、恐嚇我、還想殺了我!

傀骨氣得牙痒痒,傀人之間任何爭寵鬥爭,不管什麼時候、無論最後是死了還是殘了,都不能搬到傀主面前,這是一條不成文的規矩。

傀偶不但不遵守規則,居然還朝傀主告狀,簡直肆意妄為,嚴重違背了身為傀奴的身份。

這是大忌,必須做出摧毀處理。

感覺到傀骨毫不遮掩的殺意,沐白裔用另一隻手揉了揉他的頭髮,像一位慈善的長輩一般安撫道:

「傀骨,小偶人還只是傀娃期!」

傀人等級越高,它們的思想與認知愈發成熟和聰慧,傀娃期的小偶人相當於七八歲的孩子,而傀兵期的傀骨就是二十好幾的成人。

從前的沐白裔,也就是身為伏菱的她煉製出的傀人有很多共同點。

每一個傀人如同粘貼複製般,長相和體型幾乎一模一樣,連性格、脾氣、說話方式都相差無幾。

煉製成形后它們初始等級都一樣,都在傀兵期。

傀兵期一下的傀人不是沒有煉製過,偶爾煉製不專心、或者煉到一半就不想煉了……這些偶爾『失誤』的狀態下製成的傀人,外觀和體型都和一般傀人相差甚大,所以歸結為廢品。

對於那時候的她來說,傀兵以下的傀人不是殘次品就是廢品,沒有留下的必要。

在擁有許多優質成品的情況下,無論是誰都看不上那些參差不齊的殘次品了。

煉製出來之後直接摧毀便是那些殘次品的結果。

這也是傀骨看不上小偶人的重要原因之一,一個初生就該被摧毀的傢伙,有什麼資格和他爭寵?

他的想法沐白裔自然清楚,她最初煉成小偶人之際,也是像他這般嫌棄過。

但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忽然發現了一些以前被她給忽視的東西……

傀骨的成功煉製,讓她漸漸覺醒了以前的記憶——她為何要親手培養出那般與眾不同的五傀將?

她的性格也開始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他當然知道傀偶現在只有傀娃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瞧不起它,傀主為什麼要特意提醒他?傀骨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