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的力量在空中對轟,看似打得不相上下。但閻煜臉上已經是青筋暴起,隨時有可能倒下。

因為四目山鞘與江凌子交手中,每一次對轟,他的神魂都會受到衝擊。照這樣下去,他堅持不了十個回合。

嗚嗚嗚!

牧笛聲驟然變得急促,整座江雲城中都傳來了震天的獸吼聲。

很快,獸吼聲連成一片。

江雲城瞬間亂了。

「不好,有妖獸弒主了。」有人驚恐地尖叫道。

「該死,這群畜生是怎麼回事?」

城中妖獸無論大小,都陷入了瘋狂狀態,不分敵我地攻擊一切。

江凌子見狀,冷冷地掃了閻煜一眼:「好卑鄙的手段!」

旋即,他怒聲下令:「所有弟子聽命,馬上捉拿城中妖獸,絕對不能縱容妖獸為禍!」

「是!」眾弟子領命。

吼嘶嘶!

但下一刻,那青蛟也陷入了暴走狀態,一聲嘶吼炸響,青光掠過長空。不少弟子直接被帶飛起來,旋即狠狠地砸向地面。

其餘弟子見狀,驚慌失措,亂作一團。

「該死!」

江凌子暗罵一聲,身形變幻之間,劍芒壓制向青蛟。

閻煜暗自鬆了口氣。

而就在這時,一道晴空霹靂落下,直接將他的牧笛轟碎成了齏粉。

笛聲戛然而止。

「江凌子,殺了他們!」江雲宮老祖再次開口。

該死!

又是這老傢伙偷襲!

閻煜身形一震,隨即便覺得整個人墜入了一片劍海之中,四周銳利的鋒芒幾乎要將他吞噬!

轟!

血灑長空,閻煜倒飛出去,砸在梁朝墟島上。

一眾虎賁衛見狀,都露出驚容,急忙上前。

嗖!

這時,流光閃爍,江凌子也穿破了墟島陣法,出現在墟島上空。

他目光冷峻地掃過梁朝眾人:「你們好大的膽子,犯我江雲宮,屢教不改,該死!」

說話間,一道道凌厲的劍芒在空中依次浮現。

殺!

漫天劍雨落下,連帶着秦楓與閻煜等人一同籠罩在內。

「弱肉強食,何須廢話!」

文龍掐動發訣,周身有淡淡的霧氣繚繞。

隨後,似有一條氣運金龍在他身後盤旋,呼嘯而出。

砰!

金龍與劍光相撞,瞬間爆出漫天金芒。

而文龍隨即如遭雷擊,面色蒼白,顯然也被江凌子的神魂攻擊影響了。

「死!」

江凌子目光微凜,寒芒乍現,一劍劃破長空。

轟!

文龍臉色大變。

就在這時,秦楓騰空而起,周身交織的金光與劍芒相撞。如潮的氣浪席捲四方,直接將墟島上大片宮殿轟塌。

「陛下!」

文龍、閻煜等人皆露出驚色。

「他的對手是本王,你們退下!」秦楓冷冷開口。

他雖然傷得不輕,但剛才已經恢復了些許,所以絕對不能縱容江凌子在自己的墟島上放肆。

今天,江雲宮和江雲城,他必須要拿下!

戰!

燧皇山河印流轉,皇朝氣運激涌。真龍天子的力量發揮到極致,鼓盪的氣浪直衝雲霄,撼動星河,驟然間朝江凌子籠罩過去。

宙級仙術——時道焱滅!

轟然一聲巨響,江凌子直接被轟飛出去,砸穿了墟島,墜向江雲城!

什麼?

閻煜等人臉色皆變:陛下的實力怎麼會突然變得如此強大?

而江雲宮老祖察覺到空中的異常之後,迅速反應過來。他分出部分心神來對抗秦楓,凜然喝道;「小子,江雲城容不得你放肆!」

「老賊,本王也不會再給你偷襲的機會了!」秦楓怒目以視,攜裹着金氣皇朝的氣運之力,殺了過去。

浩蕩的氣浪激涌,讓江雲宮老祖勃然色變。

他想不通為什麼區區金氣皇朝的氣運力量會如此強大?

秦楓身後彷彿攜裹了一片河山之勢,千萬道血色鐵騎如影隨形,氣沖星瀚,霸道絕倫!

「滾!」

江雲宮老祖凜然喝道,周身浮現出無數道玄之又玄的符文。驟然之間,符文化作鎖鏈,從四面八方射向秦楓。

錚錚錚!

鎖鏈相互交錯,編織成天羅地網。

砰!

秦楓的力量霸道絕倫,衝散了無數根鎖鏈。但是,越靠近江雲宮老祖,鎖鏈越密集,力量也越強大,最後將他生生禁錮住。

畢竟,他已經傷得不輕了,此刻如困獸猶鬥!

「哼!」江雲宮老祖見狀,凜然道,「小子,受死吧!」

說話間,一股霸絕的氣勢從天而降。

。 喪屍的生命力和再生能力都極強,金靈手上沒有趁手的武器,一時之間有些犯難。

這時,其中一個留着短碎發的人類奴隸在她的「主人」身上一陣摸索,嘴裏一邊刀:「她有個習慣,出門肯定會隨手帶武器的。」

說完就從對方褲子下方的口袋裏抽出了一把鋒銳的匕首。

看着泛著寒光的刀尖,她問:「誰來?」

「我來吧。」金靈說。

一回生二回熟,她現在已經很熟練了,一隻操作后,喪屍的腦袋終於和身體分離開來,斷口處是無數刀疊加在一起的效果。

畫面一度極其血腥,但是另外兩個人類卻誰都沒有露出害怕的表情,反而滿臉都是大仇得報的快意。

只除了另一隻喪屍,眼裏的恐懼都快要盛不下了。

這時,剛才說話的短髮奴隸突然伸手奪過了金靈手中的匕首,「這次換我。」她的聲音興奮的微微顫抖。

金靈走到了一邊,看着那兩人發泄。

直到兩隻喪屍都身首異處后,那兩人才泄了那一口氣,他們跌坐在地,表情有些茫然無措。

氣氛變得沉默。

過了不知多久,哽咽聲傳來,短髮女抹了抹眼睛,崩潰的哭道:「我……我他媽是在做夢嗎?」

另一個女生接道:「不知道,如果是夢的話,我不想醒來。」

聞言,兩人的哭聲更大了幾分,彷彿要把這麼多年的苦難都宣洩出來似的。

短髮妹子不停哽咽,話也說的一頓一頓的,「他,他們把我們當,當狗一樣養著,高興了就逗兩下,不高興了就隨意打罵,折磨。」

「我身上沒有一塊好肉。」短髮妹子掀起了自己的袖子,褲腿給金靈看,只見上面傷痕纍纍,新舊不一,其中右大腿下側的位置還有一塊明顯凹陷進去的猙獰傷疤,她說:「這是那個怪物咬的。」

另外那個女生也在哭,兩人都把金靈當做了唯一的傾訴發泄對象,她說:

「他們還經常帶我們去配種,和別的奴隸,有時候我都快忘了自己是個人類。」

對方說着,將自己的上衣下巴掀起,露出鬆鬆垮垮的肚皮和上面毫無尊嚴的妊娠紋,小腹的位置還有一道猙獰的剖腹的傷痕。

金靈走過去,伸手在兩人肩膀上虛抱了一下,冷聲道:「所以他們該死。」

她又想起了原著,她所穿越進的這個世界是一個名叫《末世萬人迷》的小說世界,大致講述的是女主金樂在末世和兩個男主戀愛糾葛,最終he的故事。

這本書用了大量的文字描述了他們的戀愛故事,對故事背景卻並沒有着墨多少。

但從為數不多的描寫中,金靈能看出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個典型的屍勝黨,不僅是因為兩個男主都是高級喪屍,另外一個原因這本小說的結局,金樂幸福快樂的和男主們在一起,而喪屍卻徹底征服了人類世界,從此開闢了喪屍新紀元,並稱自己為新人類。

這樣的結局寫出來的時候,大多數讀者都覺得很帶感,因為他們已經看夠了人類戰勝喪屍的老套劇情,只覺得這個結局十分新穎。

讀者們都把喪屍當做了一種進化的新人類,把喪屍建立新紀元當成了文明的一次階段性跨越,卻從來沒有想過,喪屍和人類早已不是同一個物種,它們脫胎於人類,卻絕不再是人類,更沒有想過在喪屍文明中,真正的人類該如何生存。

對於喪屍來說,人類就是食物,奴隸,養料。但是這些,在原著中都幾乎沒有提及,也沒有人會關注除了女主之外的人類是如何的水深火熱。

直到兩人發泄夠了,金靈才道:「我們需要把屍體換個地方。」

這個巷子雖然暗,但是也並不是看不清,外面要是有人路過很容易發現這裏兩具屍體。

於是三人合力將屍體拖起來,掩埋進了垃圾場里。

這裏是城市最大的垃圾場,很長時間才會清理一次,埋在裏面的屍體輕易不會被發現。

這時候天已經快黑了,金靈比之前放鬆了些,但另外兩個女生看上去卻十分的不安。

她們被喪屍圈養了太久了,陡然之間重獲自由心境一時之間難以調整過來。

就在這時,垃圾場的另一邊,有幾個打鬧着的喪屍朝這邊靠近過來。

金靈皺了皺眉,帶着兩人躲到了垃圾場的另一個方向,然後說道:「我們還是得分開行動。」

「這……」兩個女生面面相覷,然後眼巴巴的看着金靈,一臉不情願。

金靈道:「你們只是暫時的恢復了自由,要想完全脫離危險,你們還得真正離開這座城市才行,跟着我一起,三個人目標太大了,不方便行動。」

說着,她將自己懷裏皺皺巴巴的地圖拿了出來,指著上面道:「這是城市地圖,咱們現在在西城區大概這個地方,你們看,再往西,就是原始森林,只要走出了西城區進了森林我們就脫困了。」

兩個女生對視了一眼,說:「可是我們進了山也活不了。」

金靈又帶着兩人到了她之前藏壓縮餅乾的地方,將自己的庫存全部扒拉了出來,說道:

「帶上吃的,水的話森林裏會有溪流,你們一直往裏走,如果看到了人類的痕迹,就繼續前進,也許能找到人類基地。」

「如果找不到呢?」短髮女生問。

金靈避開了她的目光,沉默著將手裏的地圖塞進了她懷裏。

短髮女生嘴唇囁嚅了一下,懂了她的沉默。

如果耗盡食物后還沒找到人類倖存者基地……那可能是命該如此。

過了許久,短髮女生才說道:「不過我們還是不想分開行動,我們三個人一起其實目標也並不會打到哪裏去,而且我們三個人一切可以輪流守夜,一旦有人靠近就立刻轉移,比一個人還要安全一點。」

金靈想了想,覺得她說的有道理,點了點頭,「也行。」

於是三人結伴而行。

晚上,夜色來臨,金靈帶着兩人在黑暗中蟄伏,直到後半夜,街道上百分之九十的燈光都熄滅了,金靈才帶着兩人從垃圾場邊上走出來,她領着兩人,教他們怎麼避開街道上僅有的幾個監控探頭,教他們如何撬門,如何偷食物后整理現場。 「此任務的獎勵是——」

「精良級增元丹一瓶、極品玄級神兵一件、地級風系功法一部、進入丁等低級秘境修鍊修鍊十天,這四樣就是此番任務的所有獎勵了,現在我便發放給你們。」這位老師說着,就從自己的儲物戒中取出了這四種獎勵。

竇鑫看着眼前被取出來的獎勵,興奮的都要不行了,雖說沒人只能選一份,但這已經很不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