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斟酌了這四個字,然後仔細看着眼前這個人。

不同於上個位面那麼精緻,但是卻有一種痞氣的帥氣。

。阮星晚暈過去后,房間的門再次被推開了。

一個戴着帽子,口罩,穿着白大褂的人影緩緩走了進來。

這個人幾乎全身裝備,只露出了一雙眼睛。

他走到病房前,看着阮星晚安靜的睡顏,痴痴地看着她,彷彿用盡了畢生的柔情。

他輕手輕腳地將阮星晚輕輕放平在枕頭上,然後有些顫抖地伸出手,輕輕摩挲著阮星晚的臉頰。

「痛嗎?」他唇瓣微微顫動,聲音乾澀而發啞。

阮星晚自然不能回答他的問題。

他貪婪而狂熱地一寸寸地審視着阮星晚臉上的每一寸肌……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三百二十七章神秘男人 第3273章六重天

林天成抽了幾天的時間將眾女挨個安撫了一遍,得虧現在實力強悍,肉身經造!

安撫完後院之後林天成轉身便飛向了郭家所在,當初郭彩霞和自己也算是患難之交!

郭彩霞得知林天成親臨,當即親自迎接,「林天……大人,你怎麼還沒去六重天?」「我有些事情還沒做完,處理完再去!」林天成說道,「今後你們有什麼打算?」

郭彩霞搖了搖頭,「現在五重天在你的整頓之下雖然太平了,而且異靈也消失了,可是郭家的高層實力隔斷的有些厲害,我想把那些不夠實力的人安頓好才行。」林天成點點頭,「好吧,期待你到時候來六重天!」

「對我這麼有信心?我現在可只是六星道祖高階而已!」郭彩霞笑着說道。

林天成微微一笑,「我相信你一定行,這次來也是為了幫你們家老祖完善領域,今後你們就有借鑒的參考了!」

「謝謝!」郭彩霞點頭致謝,林天成第一站來的就是郭家,顯然是看在自己的面上。

林天成笑着說道,「說這些幹什麼,我先去了,我相信以你的實力,郭家崛起在即!」

「嗯,今後我郭家和戰神軍團必定守望相助!」郭彩霞肯定的說道。「好!」林天成站起身,與郭彩霞告辭,轉身離去。看着林天成遠去的背影略顯孤獨,郭彩霞忍不住嘆了口氣。

當初她見林天成的時候,對方只不過是一個六星道祖初階的強者,而且孤身一人闖蕩五重天,最後被自己等人接納進入狂人小隊,緊接着就被藍色海龜衝散。

只是,沒想到這一切還都恍如昨日,可林天成卻已經成長到了如此驚人的地步!

當初她們相遇的時候,他是一個人,如今他問鼎五重天巔峰卻也任然是一人獨行,未來前往六重天也將是一人獨自走在那條無敵的道路上和孤獨作伴!

「林天成,等着我,不會太久,我一定會去六重天找你!」

強者的路註定是孤獨的,這條逆天之路,也唯有林天成這種大毅力者能走……

然而,郭彩霞剛醞釀的憂傷氣氛還沒堅持幾秒,就看見林天成隨手召喚出貔貅獸,三眼銀狐和永夜女帝。

二人二寵結伴前行,身影在落日的照應下顯得十分熱鬧。

「這……」郭彩霞有些尷尬,什麼強者之路註定孤獨相伴,林天成好像根本一點不孤單啊!

經過一段時間的旅程,林天成的足跡遍佈各大勢力,將他們家中的老祖的領域盡數演化了一遍,既幫助別人又街壘了更多的領域的構造的經驗,一舉兩得!

一個月的時間悄然流逝,林天成也感覺五重天的天威對他也越來越不友善,隱隱在排斥他!

……

水晶城西南方百里一座不知名山峰之上,林天成虛空而立,目光落在水晶城的方向。

「接下來,就要靠你們自己了!」

「不多待一會?上界之後想下來可不容易哦!」永夜女帝淡淡的說道。

林天成深吸一口氣,目光彷彿能洞穿虛空,「不,我們直接去留重天!我相信他們很快也能成長到我現在這個境界的!」

說罷,林天成帶着眾人走向虛空之門。

林天成被虛空之門的光照耀牽引,還沒等得及感受四周靈力的充沛,頓時一股奇異的力量傳來。

「主人,小心……」永夜女帝身化流光擋住了那股奇異的力量波動。只見原本穩定的虛空通道頓時顫抖起來,四周也出現道道裂縫,頓時將林天成甩了出去。

「難道是當初那青蓮女帝出手了?」林天成心中驚駭萬分,如今永夜女帝還沒恢復巔峰之態,這樣的動靜足以讓她再次重傷。

正在林天成想着的時候,卻突然看到一道黑光,那黑光像是一把利刃般,瞬間把眼前的空間割開了一道口子。那被割開的空間之內頓時傳出一股無法想像的巨大吸力,沒等林天成反應過來,就像是被塞進了洗衣機裏面攪拌似的,血肉骨架都快要被揉碎了,難受的想要吐血,可是卻又偏偏吐不出來。「轟!」

一陣巨響,林天成感覺自己身體都要散架,不知過了多久,或許是一瞬間,又或者一炷香的時間,林天成才感覺神識漸漸回到自己掌握,張開眼看向四周,只是一個簡單睜眼,竟然也足足涌了像是一個世紀那麼漫長的時間。

「哼!」林天成發出一聲悶哼,轉身看向四周的環境,確認沒有危險之後才開始檢查自己的傷勢,如今他身上有許多傷口。

只是簡單的一個舉動也讓他感覺像是被無數把刀在肉里割一般疼痛。

好在林天成此時的身體素質異於常人,否則真有可能直接痛死過去。

林天成想要運轉靈氣,很快的發現自己的經脈竟然在哪恐怖的撞擊之下寸寸崩斷,此時體內一片混沌,靈氣無處引導。

「不是吧?剛上界就要完了?」林天成有些無奈,四下打量也沒發現永夜女帝的身形。

「永夜呢?最後那道黑光我可以確定是她發出的,但是她救了我她人去哪了?」林天成無奈的四下打量。

「主人……」一道虛弱的聲音傳到林天成的腦海之中,頓時林天成分辨出是永夜的聲音。

「永夜,你人呢?」林天成躺在一顆枯樹之上問道。

「我……我現在被封印在寄魂石內!空間通道有人動了手腳,應該是針對我的,我趁亂出來了可是現在也是重傷……」永夜女帝說道。

聞言,林天成毫不猶豫的耗費30個電將身上的傷勢恢復,頓時間奇異的力量直接從林天成的血液當中滋生出來,滲透到全身的每一個細胞當中,慢慢滋養修復著林天成受損的身體。內臟、骨骼、肉體,身體的每一寸都在緩慢的恢復著!「剛來就送我這麼一大份見面禮,前一天我還無敵天下呢!」林天成整個人仰躺在地,心中無奈的想到。

…… 小劉很快就回來了,回來的時候還給李方拿了一瓶啤酒。

「你不喝啊?」

「我就不喝了,一會還要開車呢。」

「沒事,怎麼大一個市場,附近還能沒有代駕。等會吃完飯叫代駕送我們回去就行。柯嫂,再拿5瓶啤酒過來。三瓶啤酒,你應該沒問題吧。」

「行吧,既然方哥都怎麼說了,那我就陪你喝點吧。」小劉笑着說道。

小劉這態度,李方就很喜歡。既然已經出來吃飯了,開心最重要。擺架子,裝樣子可不好。李方最討厭的就是那種明明能喝酒,平常也經常喝酒的,卻裝出一副不能喝的樣子,結果最後喝最多的人。還有那種明明不會喝酒,卻裝着會喝酒的樣子,最後喝多的人。這兩種類型的人,都是李方討厭的。

菜上的很快,李方和小劉一邊說着跳傘的趣事,一邊笑着喝酒。桌子的菜很快就吃完了,6瓶啤酒也已經下肚。

「怎麼樣,再喝點嗎?要喝的話再點一些菜,繼續喝點。」

「不用了,方哥,我夠了。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行,那就撤吧,我去付錢。」說完,李方起身找到了柯嫂,準備付錢。

「柯嫂,我們一共多少?」

「一共6瓶啤酒是吧,等下啊,我算一下。」柯嫂拿出計算機噼里啪啦的算了起來。

「一共930,你們給900就行了。」

「這麼便宜嗎,我們又有蝦又有蟹的,還有魚,才不到900。」李方不確定的問道,剛才一桌子5個菜,一條龍蝦,一個石斑魚,還有青蟹,再加上一盤花螺還有皮皮蝦,還有6瓶啤酒,才900塊錢,這價格着實便宜了。如果在杭城那邊,這樣5道菜,每個1500那是下不來的。

「小劉帶來的嗎,我還能多收你們嗎,都是熟客了。」

李方聽了,掃了柯嫂出示的付款碼付了錢。

在柯嫂「下次再來啊。」的聲音中,李方在檔口外面找到了小劉。

「走吧,去找個代駕。」

「不用了,方哥,我已經在APP上找了,代駕就在附近,等我們去停車場他估計也到了。」

「得,那省事了。」

回到酒店,李方給小劉轉了50塊錢過去,這是代駕的費用,剛才下車的時候李方聽到司機手機的播報了。

雖然錢並不多,但是既然是李方叫小劉喝酒的,那這筆代駕的錢也沒有理由讓小劉出。

第二天,李方順利的通過了C證的筆試考試,這樣一來他回去以後,就能進行翼裝飛行的練習了。

定了一張最早一班回蕭山的飛機機票,李方在告別方指導后,又小劉直接送到了鳳凰機場。

「方哥,等你考D證的時候再見。」

「借你吉言,等考D證的時候再請你吃飯。」

「那我回去了,一路順風。」

「謝謝,快走吧,後面車來了。」

等小劉走了,李方在漢堡王隨便吃了點東西解決了午飯,就坐上了回蕭山的飛機。

到了蕭山,李方在出站口見到了來接機的諾諾。

「不是不讓你來接的嗎,隨便派個人過來就行了。」

「這不是想你了嗎,所以我就自己過來了。」

「鑰匙給我,我來開吧。」李方向諾諾伸出手道。

諾諾乖乖的把鑰匙遞給了李方,和他手牽着手來到了停車場。

第二天一早,李方起床吃完早飯以後,就準備返回千島湖基地開始翼裝飛行了,不過臨出發前,被諾諾給叫了下來。

「我和你一起去吧,正好手上空下來了,估計能休息一段時間。」

「你要和我一起去嗎,但是你不會跳傘啊,到時候會不會太無聊啊。」

「這不是有你嗎,到時候你教我啊。等空的時候,我也去考個跳傘執照,到時候就能陪你一起跳傘了。」

「可以,你這想法不錯。那你先起床洗漱,我去給你買一份早飯,把車開出來等你。」

「恩,我要喝粥,我看見不遠的地方就有KFC,你去那給我買份牛肉粥吧。」

「你要牛肉粥嗎,反正時間還早,你還得一會,我去廚房看看,給你去熬一鍋吧。」

「一鍋我吃不掉啊,但時候就浪費了。」

「沒事,剩下的給二哥留着,估計他還沒過來呢。」

「好吧,那你快去吧,我也起床了。」

李方來到酒店后廚,找配菜的要了一塊牛肉還有米,還有一個砂鍋就熬起了牛肉粥。等諾諾給他打電話,粥也已經熬好了。

盛了一碗牛肉粥,李方交代剛才給他牛肉的配菜師傅,等下安排服務員把粥給楚樂送去,他自己則端著牛肉粥回到了房間。

陪着諾諾喝完粥以後,倆人就開車直奔千島湖跳傘基地。路上,李方接到了楚樂發來的視頻,諾諾接通了視頻。

「什麼鬼,你叫人給我送粥幹嘛?」視頻那頭,楚樂正拿着一個勺子從砂鍋里往外舀粥。

「知道你早飯應該沒吃,所以早上借用酒店廚房給諾諾煮粥的時候,把你的那份也給煮進去了。不用太感謝我,咱也不能白住你酒店不是。」

「說的好像你那次住我這裏,我收過你錢一樣。看樣子你們在車上啊,你們倆口子又幹嘛去了?」

「諾諾不是剛完成一個單子嗎,現在空下來陪我一起去千島湖基地玩玩,順便考個A證,以後能陪我一起跳傘。」

「怎麼的,地上玩夠了,現在開始玩天上的了,你倆這心真大。不過,你煮的這粥味道是真的不錯,有空教一下琦琦吧,她挺想學做菜的。」

「你之前不是說她會做菜嗎,怎麼還要學。」

「會啥啊,她之前在國內什麼時候做過飯啊,家裏的飯菜不是她媽做的就是保姆做的。去了國外以後,雖然學了一些西餐,不過那都是皮毛,根本就沒學精。這不,不知道怎麼想的,突然想學做菜了,知道你做菜好,就找我來和你說了。」

「我最近肯定是沒空的,要不你直接讓她去廚師培訓那邊學就行了。以他們的廚藝,教她應該綽綽有餘了。」

「行,到時候我帶她過去轉轉。你在開車,就不打擾你了,我也要喝粥了。」說完,楚樂就把視頻給關了。

。。。。。。。 車子里。

秦舒緊緊抓著胸前的安全帶,嘴裡催促著:「快一點!」

她恨不得馬上見到兒子。

柳昱風理解她急迫的心情,不過路上的車子多,為了安全起見,他也不可能把速度開得飛起。

「秦舒,你為什麼會說,褚臨沉派人殺你和巍巍?」

這個疑惑,柳昱風一直憋在心裡,此時問出來,正好分散一下秦舒急切的心情。

秦舒轉頭看向他,擰起眉頭,說道:「是張雯。」

她不想再去回憶那天的驚險,就簡單地跟柳昱風說了下事情經過。

柳昱風是個極其聰明的人,立即抓住了疑點。

「褚臨沉如果真的想要殺了你們母子,不必費這麼大周章,我看張雯對你說的那些話,顯然故意讓你誤解的。」

「我不是沒想過這個可能。」秦舒說道,卻扯了扯唇角,「只是三年前,他就派人來追殺過我。我又怎麼會再相信他?」

一秒記住https://m.net

聞言,柳昱風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