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霜寒身穿一襲白色長裙,如墨一般的黑髮任由的散在後面,那整個人的氣質是無比的出塵和高冷。

而那明亮的大眼睛又顯得楚楚動人。

薛維不禁撓了撓頭。

「胡…霜寒,好久不見。」薛維打了個招呼。

果然,還是有點不習慣嗎?

楚霜寒悄然的來到薛維身前,因為兩個人完全就是差不多高,楚霜寒完全就是平視。

「好久不見。」

清冷的聲音悄悄響起。

兩個人頓時陷入了一陣沉默,一旁的姚大路是看的暈頭巴腦,好傢夥,這是什麼情況?怎麼還羞澀了?

還有,說實話,在黑淵荒姚大路就沒有看見過如此美麗的女人。

尤其是感受着楚霜寒的境界,七魂聚靈!如此年級就能達到如此實力,那絕對不一般。

「你進入了黑淵荒?」

楚霜寒首先打破了這片尷尬的氣氛。

薛維眉頭一挑。

「你怎麼知道?」薛維不禁下意識的摸了摸下巴。

楚霜寒瞪了一眼薛維。

「你別管我怎麼知道的,你不知道黑淵荒是什麼地方嗎?!那麼危險,你為什麼要進入那種地方?!」楚霜寒怒道。

此時楚霜寒的樣子好像進入黑淵荒是她一樣。

薛維不禁咳嗽了一下。

「那個…進入黑淵荒的好像是我吧…」

「是誰都不行!你要是在裏面出事了怎麼辦?」

楚霜寒一副質問的樣子。

薛維不禁嘆了口氣。

好了好了,念在你是七魂聚靈,我打不過你,我認慫。

「害,別那麼激動,你現在可不是胡穎!你是楚霜寒,東城地府的千金啊!注意一下形象。」薛維默默的說道。

楚霜寒狠狠的瞪了薛維一眼。

「什麼事都能讓你遇上!」

「咋了?你是不是關心我了?就這麼擔心我?」薛維一副挑眉。

這小妞一看就對自己有意思啊。

閻君的女兒對自己有意思,好傢夥,自己真的有些囂張了。

一聽這話,楚霜寒臉色微微一紅。

「你可閉上嘴吧!」。 夜探他的卧室,還偷窺他的睡顏——

江小魚一聽到這個推論比喻,頓覺槽點滿滿,她明明是只想來看看他到底有沒有老老實實的睡在車上,這是一種查崗行為,怎麼落到他的嘴巴里,就變成了她偷窺?

「混蛋!」

江小魚伸手用力錘他一下:「我是來看看你到底睡在哪裡,誰稀罕偷窺你?」

姚烈不依不饒:「你剛剛沒偷看嗎?你那麼關心我睡在哪裡幹嘛?」

「我……」

這回,江小魚是真的語塞了。

幹嘛關心他睡在哪裡?

這個問題,難道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萬一,他和那位池小姐沒有掌握好尺度,萬一池小姐這麼晚了還需要他的安慰和照顧,那可怎麼辦?

江小魚抿著唇,不吭聲了。

姚烈抱著她靠在座椅上,輕輕咳嗽了聲,說:「其實,我也很介意你晚上睡在哪裡,和什麼人在一起,身邊都有什麼樣的異性……」

只是太多的時候,他不說,沒底氣,也不敢說而已。

江小魚撇撇嘴,然後也不知道怎麼的,就嘆了口氣。

姚烈知道她在難過什麼,所以湊了過去,親吻了一下她的臉頰:「對不起,魚兒……」

無論他和池容的關係是什麼樣的,但是,不可否認:池容的存在,就是給她帶來了困擾,讓她不開心了。

而這一切,全都是他帶來的。

江小魚忽然伸手抱住了他,小臉埋在他的胸口,道:「你可以對她好,像是親哥哥一樣的愛護她照顧她——但是,你的心只能給我,是我一個人的,知道嗎?」

姚烈低頭吻著她的頭髮,說:「嗯,不止是心,命也是你的!還有我的房子,我的車,我的錢,都可以登記在你的名下。」

江小魚嗯了聲,像一隻乖巧的貓一樣,在他的胸口蹭了蹭。

結果,她聽到姚烈又說:「那麼,你能登記在我的名下嗎?」

江小魚的臉倏然一紅,嗔笑道:「你想得美!」

姚烈抱著她躺在了椅背上,他本來就長得高大,座位很小,躺上去不太舒服。現在又加了江小魚,她蜷縮起手腳來,整個人的重量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他擔心她滾落下去,雙手抱著她,像是抱著個價值連城的寶貝,又虔誠又小心翼翼。

江小魚的頭枕在他的胸口,聽著他沉穩有力的心跳聲,一下又一下。

姚烈的體溫在緩緩上升,他緊緊抱著江小魚,一寸寸吻著她,忽然湊到她耳邊輕聲問:「魚兒,想不想上一次熱搜?」

江小魚還有些懵懂,抬起頭看著他:「什麼?」

姚烈沒回答,只是問:「這裡好不好?」

江小魚:「……」

還有些發矇的時候,姚烈已經翻了個身,將她輕放到了座椅上,說:「夜深了,不會有人偷拍的……」

江小魚:「……不要!」

姚烈俯下頭來,用力吻住了她的唇珠。

車子晃悠了很久,才終於一點點恢復了平靜。

江小魚沒想到,甚至有些不可思議:她和姚烈,竟然是在她的車子里……

她身上出了很多汗,粘膩膩的有些不舒服,可是卻不敢下車,擔心被人撞見。那樣的話,恐怕就真的像姚烈說的那樣,可以上頭條了,她可不想因為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上熱搜。

「都怪你都怪你……」

江小魚氣得去擰他:「現在怎麼辦?」

兩人被困在車上,車裡那麼難受,下車又不敢,甚至連開窗,都擔心有人會偷拍。

沒辦法,做賊心虛的人,就是這麼的沒底氣。

「我抱你下車」,姚烈說著,幫她把衣服給穿好:「戴上帽子和口罩……」

已經是凌晨兩點多鐘了,這時候,就連物業值班的人都在前台上趴著睡覺。

江小魚把自己包裹得像是一顆粽子,大氣也不敢喘,生怕驚動了別人。她縮在姚烈懷裡,像一隻小地鼠。

直到進了私家電梯,她才狠狠鬆一口氣,隨即探出頭來,在姚烈身上狠狠擰了一把:「都怪你!」

姚烈:「嘶……」

隨即,他笑了起來,帶著幾分前所未有的暢快,卻俯下頭來吻著她的額發:「魚兒,我愛你!」

突如其來的表白,倒讓江小魚不好意思再掐他了,緩緩鬆開了手,沒好氣的說:「這個還要你說?」

打開了入戶門,姚烈將她放回到了卧室的床上,隨後去了她的浴室,幫她放好了洗澡水。

再回到卧室里的時候,江小魚已經用被子把自己卷了起來,準備休息了。

「起來」,姚烈走過去,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我把水給你放好了,你去洗個澡吧。」

江小魚往裡縮了縮:「不要……」

她現在累得渾身都快要散架子了,才懶得動身呢。

「都是要洗澡的」,姚烈試圖說服她:「我聽說洗一下對身體好,更健康……」

江小魚氣得從被子里探頭出來咬他:「都怪你啊啊啊!」

姚烈無法,只能將她整個人都從被子里拖了出來,抱著去了浴室。將懷裡的小女人放進了浴缸里,他又轉身看著她的洗漱台。

上面密密麻麻的瓶瓶罐罐,讓姚烈有些懵,他把所有的沐浴露都給跳出來,然後才問:「你用哪個牌子的沐浴露?還有,浴巾是什麼顏色的?」

「隨便,都可以的!」

江小魚說著,一邊惡意的朝著他潑了點水,說:「客房也有浴室和洗手間……」

姚烈笑了笑,轉身去了。

夜很安靜,江小魚洗了澡之後,反而有些睡不著了。

她窩在姚烈的懷裡,翻騰了會兒,才說:「等忙完了這段時間,我帶你去我家看看……」

姚烈嗯了聲,忽然苦笑了下:「可惜,我每家,暫時只能帶你去看看我外公和我母親。」

江小魚握了握他的手,說:「以後就有了!」

先訂婚,再結婚,以後再有一個小寶寶,他們就全都有家了。

童年時候的一切不愉快,都終將會過去的。

姚烈低頭吻她:「謝謝你,魚兒……」

謝謝她一直等他等了四年,謝謝她到現在,也依然願意給他一個家,謝謝她肯愛他……

需要感謝的地方有太多,說都說不完似的。

六七點鐘的時候,兩人還在睡著,姚烈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池容打來的:「我把早飯做好了,你要回來吃嗎?如果不吃的話,那我就自己一個人先吃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八十九章誰來第一場戲?

開機一時的真正意義莫過於此。

它不但能讓所有的人心凝聚,還能讓每個人都產生一種潛意識:做這件事我必須要認真,我肩負了無數人的心血,我一定要做到最好,要對得起自己的心!

感受到臉上的雨水,陳劍宇笑了出來,看着初春的天空中飄起的了濛濛細雨,他是真的開心極了。

這是最好的預兆!

真正的好時辰是絕對不會下大雨的。

可要是在開機儀式結束后,天空中下起綿綿細雨,那就不一樣了,遇水則發,這一預兆再好不過了。

「下小雨了?這可是好兆頭啊!」

「張導,陳導,恭喜呀!」

「看來這部戲的收視率,是有保障了啊!」

感受到潤物細無聲的小雨,拿着紅包的記者們,巴結陳劍宇和張小乾的話說的更來勁了。

劉浩哲也拿到了屬於自己的紅包,將近六百塊錢,不算多,卻有着不一樣的意義,這可是只有參與了開機儀式的人才能拿到的。

「行了,大家都回去吧,今天都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亮劍》就正式開拍了,所有的主角明天都必須到場!」

陳劍宇說完就帶着一大幫子人上了大巴車,打算回酒店,劉浩哲看到了自家公司派來的麵包車,開機儀式已經結束了,現在,就靜待明天的到來吧!

……

第二天一大早,劉浩哲就到了劇組。

導演們和其他主演都還沒過來,劉浩哲就準備幫其他人佈置場地。

「哲哥,你快歇著吧,都已經當主演了,就別干這些雜活了!」

「就是啊,哲哥,我都感覺有些緊張了!」

幾個和劉浩哲認識的群演急忙拿過劉浩哲手上的東子,其他的群演也跟着說:「對啊,哲哥,您就別幹了,您怎麼不住酒店啊,還能和導演們多套套近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