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詫異,不由自主的看向假道士。

那不是假道士所說的護山大陣的陣眼?

還真是遺迹的入口所在?

「看我幹什麼?」

假道士稍稍臉紅,梗著脖子道:「我都說了那都是我猜的,又沒說那一定是陣眼來著!」

「又沒怪你,你炸個屁的毛!」

林羽笑罵一聲,又指著神連川沖身邊的人吩咐道:「先替他將傷口包紮起來!他能不能活命,待我們前去一探究竟再說!長風、妙手、假道士,跟我走!」

說著,林羽快速往遠處那塊石碑趕去。

假道士他們也是好奇得要命,馬上跟了上去。

「擅闖聖地者,死!」

就在四人接近石碑的時候,一道暴喝聲突然響起。

緊接著,數道人影突然從石碑周圍的隱秘處衝出。

看著這些人,四人不禁微微一愣。

神天煜那邊都血流成河了,這裡竟然還有人守著?

這心得是有多大啊!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守護聖地的人,有且只有一個職責。

那就是守護聖地!

其餘的事,皆與他們無關。

哪怕天塌了,他們的職責也是守衛聖地。

「殺!」

短暫的失神后,林羽一聲令下,四人同時殺出。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他們說什麼也要前去一探究竟。

誰敢阻攔,唯有一死!

沒有多餘的話,雙方立即激戰在一起。

剛一交手,四人臉上便充滿震驚。

這十來人,竟然無一人的實力在煉神境之下!

領頭那人,甚至有著化虛境的實力!

以他們的實力,放在別的地方,絕對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但在這裡,他們只是聖地的守衛。

不得不說,崑崙神族的底子是真的厚啊!

雖然心中感慨不已,但四人卻沒有絲毫手軟。

幾分鐘后,守衛全部肅清。

看著地上的屍體,林羽幽幽的嘆息一聲,縱聲一躍,借力在石碑上輕點幾下,便登上百米高的石碑。

假道士三人不肯落後,馬上也跟著登上去。

這塊石碑也不知道在此屹立了幾千年,上面集滿了厚厚的灰塵。

四人沒有絲毫停頓,立即開始清理上面的灰塵。

當灰塵清理乾淨,一個淺淺的圓孔出現在他們面前。

林羽趕緊拿出陰陽玉上前比對。

大小完全一致!

將陰陽玉頭尾對接起來,便是一個圓。

「別愣著了,趕緊放進去!」

假道士滿臉激動,不耐煩的催促起來。

「急個屁啊!」林羽抬頭瞪假道士一眼,沉聲吩咐道:「都聽好了,這陰陽玉放上去,到底會發生什麼情況,我們誰都不知道,都小心點,別在陰溝裡翻船!」

按神連川所說,這可是人王伏羲的道場!

人王伏羲啊!

這可是家喻戶曉的大人物!

他的道場,到底是什麼情況,沒人說得清。

所以,還是小心為妙!

都走到這一步了,他可不想出現意外。

明白林羽的擔心,三人連忙點頭。

林羽深吸一口氣,這才緩緩的將陰陽玉放入那個孔中…… 風羽帝國,披鋒城,乃是守護帝都的,四座衛城之一。

林衛從天宇學院出來后,便直接乘坐小飛,趕到了這裏,足足趕了數千里的路程,花了林衛數天的時間,林衛這次接受的任務,全都是在這披鋒城附近,尤其是二百零一號任務,清剿位於披鋒城東面,虎牙山上的飛凌盜。

林衛趕到披鋒城之後,先去雜貨鋪,賣了一份披鋒城周邊,詳細的地圖,而後補充了一些食物跟淡水,便直接從東門出城,趕往虎牙山。

林衛的打算,這四個任務,準備難道最高的開始做,直到全部完成。

從東門進出的人,數量很多,但大多數,只是一些普通人,剩下的,也都是一些低等級的武者,這些人的身上,油水少的可憐,飛凌盜們,連打劫他們的興趣都沒有,所以,他們來來去去,倒是比較安全。

資料上記載,這飛凌盜,出現在三年之前,隨着時間的推移,飛凌盜逐漸壯大,行事卻十分小心謹慎,一有風吹草動,便躲藏起來,這披鋒城的城主,堂堂戰皇級別的強者,親自帶隊,多次圍剿,都無功而返,沒過多久,這飛凌盜,便又開始在虎牙山聚集,活躍在披鋒城,跟一些小城鎮的周圍,搶奪從這些地方經過的商隊。

如此一來,這些地方,便被飛凌盜們,搞得苦不堪言,實在沒辦法,這才求助於天宇學院,付給學院可觀的報酬,而學院則是用貢獻點,當做任務獎勵。

虎牙山距離披鋒城,有着千里路程,在這中間,有着一座小鎮,直接阻斷了道路,不管是披鋒城前往虎牙山,還是虎牙山去往披鋒城,都需要從小鎮之內通過才行。

周圍的人,修建這座小鎮,原本是給過路的行人,或者商隊,補充物資,歇歇腳用的,雖然是小鎮,卻也十分繁榮。

只不過現在的小鎮,經過飛凌盜的衝擊,從這條路走的商隊,已經十分少了,顯得十分蕭條,資料上記載,此鎮已經被飛凌盜佔領,成為了虎牙山向外延伸的一隻觸手,小鎮內的居民,要麼逃走了,要麼被殺了,現在小鎮內的住戶,已經換成了飛凌盜的外圍成員,資料上記載,飛凌盜的正式成員,雖然只有百來號人,但那些包含普通人在內的外圍成員,卻是有上千人,只不過林衛的任務,只是擊殺那些正式成員便可完成任務。

小鎮原名四方鎮,不過現在,人們更願意叫它飛凌鎮,以此來提醒別人,這是一處被飛凌盜佔據的小鎮。

林衛在小鎮外,停留了一會,發現小鎮入口,進出的人還挺多,便也跟着走了進去,只不過,當他剛剛走到城門口之時,便感覺到,他被一股凌厲的氣息鎖定了,只不過這股氣息的主人,實力並不高。

林衛不露聲色的放出精神力,瞬間便找到了那股氣息的主人,一個站在城門樓上的中年男子,實力只有武師的水準。

林衛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麼會單單盯上自己,但他卻並沒有放在心上,他本就沒打算掩飾什麼,以他現在的實力,滅殺整個飛凌盜,只是時間的問題,只不過他為了不打草驚蛇,所以假裝沒有發現什麼端倪,並且極力壓制氣息,讓修為不高出他太多的人看來,林衛只是一個剛剛突破到武者修為的普通小孩。

在那人的關注下,林衛若無其事的走了進去,沒過多久,便離開了城門的範圍。

一刻不停,沿着石板鋪設的道路,極速前進,林衛的想法挺好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通過四方鎮,但事情卻不是想的那麼簡單,林衛還未走完四方鎮,四分之一的道路,便被一群人攔了下來。

攔阻他的人,是一位中年男子,十分瘦弱,好似隨時都會被風吹走一般,但他的實力,卻是在場的所有人里,最強的,有着七星戰將的修為。

「牛石,你說的那個披鋒城派來的探子,不會是這小子吧?」瘦個男子,歪著頭,伸手指著林衛問道。

「秦大人!就是這個小子。」

說話之人,同樣是一個中年男子,不過他的身材,卻是十分魁梧,正是之前那城門樓上之人,當時便緊盯林衛不放,現在還帶人過來堵他。

「有事?」林衛見自己被團團圍住,一臉疑惑的問道。

「小子,別裝了,你來這裏,難道不是為了打探消息的嗎?你別告訴我,你來這裏,是為了遊玩的。」牛石一改在那秦大人面前,卑躬屈膝的模樣,昂首挺胸的面對林衛,厲聲喝道。

「你搞錯了吧?我真的不是披鋒城的人,也不是來打探什麼消息,因為沒這個必要,不過有一點我很好奇,那時進出城門的人那麼多,你為何偏偏找上我呢?」聽到對方的話,林衛覺得很無辜,他的樣子,像是給人家跑腿打探消息的嗎?所以,這個鍋,他堅決不能背,於是便開口辯解了幾句,順便把他心中的疑惑,也給說了出來。

「呵!看樣子,這小子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牛石,你告訴他,也讓他死個明白。」聽到林衛的話,那位秦大人,冷笑一聲,對牛石吩咐道。

「是!大人!」聽到這秦大人的話,牛石急忙笑着點頭答應,而後轉頭看向林衛,一臉得意的說道:「小子,既然秦大人吩咐了,那我就讓你死個明白,你一個五星戰將級別的人物,跑到我們這個小地方,除了是披鋒城的探子,來探聽消息的,還能來幹嘛?」

「哦?沒想到你只是一個區區的武師,居然能看穿我的真正修為,不簡單啊!」聽到牛石把自己的元力修為,完全正確的說了出來,林衛眉頭頓時一皺,一臉驚訝的說道。

「嘿嘿!小子,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哪有這個本事,看穿你的修為,全靠我們大當家給的寶物,真實之眼,這個寶物,乃是一件玄器,玄器知道嗎?那可是比靈器還要強大的戰器,最低也要擁有武師級別的修為,才能勉強催動,它的能力,便是可以無視等級差距,看出任何一個人的真正修為,怎麼樣?厲害吧!是無視等級的哦!」聽到林衛的話,牛石搖搖頭,賤賤的笑了一聲,而後從懷中拿出一顆鴿子蛋大小的珠子,得洋洋得意的說道。

「原來如此,這顆珠子,如果真像你說的那麼好,那還真是一件寶物,不過這個功能也太單一了一點,我想,你這真實之眼,應該還有其它功效吧?」聽完牛石的解釋,林衛的眉頭,頓時舒展開,心中的石頭,也消失不見,原本他還以為,在牛石等人之中,還隱藏着他都不能覺察出來的高手,沒想到,讓自己暴露身份的,居然是牛石手上的一顆小小的珠子。

「哼!那是當然,這可是玄器,我能催動,已經很不容易了,單是這一種效果,已經非常有用,等我的實力,再次提高之後,自然能夠發揮出,這真實之眼的其它能力。」聽到林衛的話,牛石臉色頓時陰沉下來,林衛的話,恰好說中了他心中的痛,他得到這真實之眼,已經很長時間了,但他自身的修為,卻一直在武師級別徘徊,雖然對真實之眼的其它功能,眼饞不已,卻因為修為的關係,遲遲不能如願。

「哦!明白了,原來是你的實力太弱的緣故。」聽到對方的話,林衛點點頭,瞭然的說道。

「你……!哼!小子,你馬上就要死了,我不跟死人一般見識,隨你怎麼說吧!不過你現在應該明白了吧?以你戰將級別的修為,站在一群普通人裏面,想不被發現都難,無論你如何掩蓋自己,都逃不過真實之眼。」林衛的話,有着很明顯的諷刺意味,牛石雖然四肢發達,但人卻精得很,自然聽的出來,剛要發怒,卻又立刻消散了,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以他的實力,完全不是林衛的對手。

「廢物,所以說,你只是一個看門狗,這真實之眼,放在你身上,還真是浪費了,沒想到此次出任務,居然碰到肥羊了,一件玄器,就這麼隨隨便便拿出來給你這樣的人用,看來你們飛凌盜,肥的流油啊!」聽到牛石的話,林衛直接開口還擊,既然已經暴露了,那他豈會讓牛石這樣的人,肆無忌憚的侮辱自己。

「你……!」聽到林衛的話,牛石頓時被氣的不輕,急忙把手中的真實之眼,放入空間袋內。

「呵呵!好狂妄的小子,現在我有點相信你的話了,你絕不是披鋒城派出的探子。」見到牛石被林衛氣得說不出話來,在他身邊的那位秦大人,卻是開口了。

「哦?那你猜猜,我是做什麼的?」林衛神色自若的看着對方,玩味的說道。

「是嗎?我猜你應該是那個大家族出來的公子哥。」聽到林衛的話,這位秦大人,想也沒想,直接脫口而出道。

「為什麼這麼說?」林衛笑着說道。

「很明顯啊!只有像你這樣的公子哥,靠着丹藥,強行提升修為,而後自以為實力強大,便目空一切了,認為天下之大,沒有你不能去的地方,所以你就來了這裏。」聽到林衛的詢問,這位秦大人,好像吃定林衛一般,並不着急動手,反而耐心的替林衛解惑。

「嗯!你說的有幾分道理,不過這跟我有關係嗎?」林衛疑惑的問道,

「呵!跟你沒關係嗎?你剛剛不是看不起牛石的實力嗎?那我呢?你也我都打不過,居然還想打我們整個飛凌盜的主意,我可能也不傻,那不是狂妄自大是什麼?」秦大人輕笑一聲,用一副嘲諷的語氣,數落起林衛來。

「哦!」林衛點點頭,應了一聲。

「怎麼樣?陪你聊了這麼久,已經夠有誠意了吧!你是束手就擒呢?還是我親自動手?先說好,如果讓我親自動手,那你說不得,就要受一些苦了。」這位秦大人,見林衛不再吭聲,以為被自己嚇住了,於是便趁熱打鐵,威逼林衛投降。

「嗯?你不殺我?」林衛疑惑的問道。

「殺你?我幹嘛要殺你!我又不傻,你可是我的搖錢樹,我怎麼會殺你呢!只要你乖乖的配合,給家裏傳信,等我們拿到贖金之後,我自然會放你回去。」聽到林衛的話,秦大人搖搖頭,微笑着說道。

「合著這貨了半天,就是為了讓我給他當肉票,想的真好,我要是真有家族作為依靠,何苦自己出來冒險。」林衛一臉無語的看着眼前這位秦大人,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貨的想像力,實在太豐富了。

「我選擇動手,我想試一試,你準備怎麼讓我受苦。」林衛看到對方已經不想聊下去之後,準備直接動手。

「你……!很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都給我上,好好教訓一下這小子,讓他吃點苦頭,不過別給我弄死了,老子還想從他身上,榨點油水出來。」聽到林衛的話,這位秦大人,愣了一下,然後臉上露出一絲怒意,直接對他帶來的那些手下說道。

得到上頭的指示,那些人原本散漫的眼神,瞬間凌厲起來,充滿殺氣的盯着林衛,身上的元力波動,變得十分強烈。

這些人中,除去這秦大人是戰將外,還有四位戰宗級別的武者,剩下的人,實力都在武師跟大武師之間。

「呵!」林衛聽到這秦大人的話,笑着搖搖頭,對方居然讓這些人上來送死,目的自然是消耗林衛的力量,最後在上來收尾,換做別人,或許有用,但對林衛來說,卻是什麼都不是。

「殺!」

一聲暴喝,一位七星戰宗,安耐不住,率先出手,對準林衛的後背,帶着元力波動的手掌,狠狠拍了下去。

有人率先動手,其他人那裏還會猶豫,紛紛出手,或是刀劍,或是拳掌,全部都往林衛身上招呼,這些人都是殺人如麻之輩,雖然實力不高,但戰鬥的經驗,卻是十分豐富,知道林衛再怎麼說,境界放在那裏,所以出手十分狠辣。

林衛知道自己的缺點,那就是跟人對戰的經驗太少了,所以他直接召喚出了骷髏獸,足足二十隻骷髏獸,把他圍在中間,全部都是七階的實力。

「啪!」

最先發動攻擊的戰宗,一掌拍在一隻骷髏獸的身上,骷髏獸紋絲不動,而他卻把反震之力,直接震得倒飛了出去,雙腳在地上滑行,直接留下兩條划痕,一口鮮血,頓時噴了出來,發動攻擊的那隻手掌,不受控制的抖動起來,如果不是那秦大人要他們下手輕點,此人並未全力攻擊,要不然此刻,這人的手掌,估計會直接廢掉。

既他之後,又是數十道身影,原路倒飛回去,各個都受了不輕的傷,修為最低的幾個人,差點都要站不住了。

這些人之所以會這樣,自然是熒光鹿的天賦技能,光之守護的功勞。

戰鬥發生的快,結束的也很快,數十人同時出手,居然全部都被林衛擊退,還讓自己這數十位手下,全部受傷,這秦大人自始至終,都沒有搞清楚,林衛是如何做到的,見到林衛站在一群骨架之中,微笑着看着自己,他頓時打了個冷顫,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一臉驚恐的說道:「這是什麼情況?你……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你不是說,我是大家族裏面出來的公子哥,而且還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哥嗎?」聽到這秦大人的話,林衛眯着眼看着對方,玩味的說道。

「這……!」聽到林衛的話,這秦大人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與這位秦大人交談之際,林衛身邊的骷髏獸,卻沒有閑着,而是對周圍的那些飛凌盜,發動了攻擊。

只是幾個呼吸之間,數十個飛凌盜的成員,便被盡數擊殺,唯獨留下了牛石跟這位秦大人的小命。

「嘎嘎嘎……!」

相比那位秦大人,還能控制自己的情緒,這牛石卻是十分不堪,此時他那裏還有之前的那股囂張勁,此時這貨,可是被嚇得不輕,這一點,從他臉上的驚恐的神色,上下打顫的牙齒,抖個不停的雙腿。

不過那位秦大人,其實也好不了多少,從他不時吞咽口水的動作,可以看出,他也被林衛身邊的骷髏獸,給嚇得不輕。

我想知道一些你們飛凌盜的情報,現在你們還剩兩個人,不過我只能放過你們之中的一人,誰回答多,並且準確,那我便讓這人活着。

「這……!」這位秦大人,聽到林衛的話,開始猶豫不決起來。

不等這秦大人考慮清楚,他身邊的牛石,便率先開口說道:「只要我回答你的問題,你真的會放過我嗎?」

「那是自然,你的命,對我來說,殺不殺無所謂,只要你老老實實回答我想知道的,你就可以活着離開。」聽到牛石的話,林衛點點頭,十分肯定的說道。。 「具體的地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