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安慘叫一聲,渾身是血。

體內的生機,快速消逝。

「浪費啊,太浪費了!」

突然之間,一條金色的巨龍虛影,憑空浮現而出。

金色的巨龍,散發出了驚人的龍威,五爪。

儘管只是虛影,卻散發出了一股可怕的威壓。

震懾全場!

不遠處,血炎巨龍大吃一驚。

而後,立刻飛了過來。

「參見老祖!」

血炎巨龍的神態,很恭敬。

眼前的金色巨龍,就是龍族老祖,萬古天龍了。

血炎巨龍很清楚,萬古天龍的強大。

哪怕只是一道虛影而已,都能在一念之間,將其滅殺了。

「起來。」萬古天龍神色淡漠。

血炎巨龍還是很恭敬。

龍族老祖,可是萬古無一的存在,他當然畢恭畢敬。

人群之中,凌天劍派的杜安,渾身是血,傷勢慘重。

葉青的一劍,傷到了他的本源。

如果不是他根基深厚的話,早就涼了。

杜安的真實修為,其實達到了真武境界。

只是在傲天龍巢之中,壓制了自身的境界。

若非如此,現在的他早就是一個死人了。

杜安服下了一顆療傷丹藥。

眼神森冷無比,死死盯着葉青。

凌天劍派的兩位護道者,將其保護了起來。

葉青的一劍,傷到了杜安的本源。

杜安怨念很深。

回去以後,恐怕要用很長的時間來療傷了。

「小子,我凌天劍派,不會放過你的!」杜安冷笑。

用凌天劍派來威脅。

葉青神色冷漠,懶得跟他多說。

萬古天龍出現,葉青眼睛亮了起來。

心說,這位龍族的老祖,應該能對我造成傷害了吧?

作死就不談了,那畢竟太難。

刷刷防禦點,應該還是靠譜的!

葉青如是想到。

當然,如果能一步到位的話,那就更棒了。

。 左右關門夾擊,這是足球中最常見的防守方式之一,既然常用,也就說明這種方法確實能起到效果。

只是這一招在宇恆面前好像失靈了一般,根本沒有什麼用。

事實上,如果宇恆還利用踩單車技巧進行突破,那他這一球必定會被攔截下來。

關鍵時候,宇恆做出了最正確的反應,他立即中斷了踩單車技能,並激活了盤帶特技。

雙人夾擊並不僅僅是簡單的攔截,至少在運動戰中需要考慮持球者的運動狀態。

正是利用盤帶的小靈快特性,宇恆在倆人「關上門」之前,利用盤帶從中間突破了。

沒有了防守人員的牽制,宇恆的處理就非常簡單了,只見他接近點球點附近的一瞬間,便冷不丁完成了抽射。

王大磊還以為宇恆會繼續突破,所以在面對飛來的皮球時,他出現了那麼一絲絲的猶豫。

關鍵時候就要果決,猶豫只會葬送最佳時機,本來有機會撲救的一球,在門將的猶豫下進門了!

1:1

雙方本場比賽的比分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線!

雖然兩隊總進球數是一樣的,但考慮到客場進球的因素,若結束,超越俱樂部仍將奪冠。

…………

魯能隊幾個之前嘲笑宇恆的球迷這個時候都陷入了沉默,進球剛剛結束,他們臉到現在還有些火辣辣的。

不得不說,論打臉技術,宇恆確實是專業的。

然而,宇恆打臉就此結束了嗎?

答案當然是不,在宇恆的字典中有這麼一句話:打臉就要打雙響!

…………

全場比賽進行到第21分,宇恆的第二巴掌終於來了。

這一次進攻是由趙利瑞從中場發起,宇恆從左側拉邊。

看到時機成熟,趙利瑞便將球交到了宇恆腳下,後者又開始了自己的打臉大業!

突破技能都用完了,但加速沖底線還是可以做到的。

有了上一次的教訓,魯能隊的隊員這次不伸腳了。

然而他們不會想到,此時的宇恆只是外強中乾,如果他們伸腳干擾,必定會影響到宇恆的運球。

宇恆也知道自己的情況,所以他非常聰明,我就不往禁區內突,你能奈我何?

一路溜到底線附近,宇恆看準時機,便激活了倒三角傳球特技。

帶球不夠,傳球來湊!

這腳倒三角傳球無視了禁區內密密麻麻的防守球員,直接找到了大禁區外的老隊長。

後者彎弓搭箭,迎球完成了一腳射門。

2:1

…………

這個場面是誰也沒有想到的,體能、板凳深度各方面都跟不上的超越俱樂部竟然領先了。

此時所有球迷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宇恆身上,雖然第二球是由老隊長打進,但大部分功勞還是要記給宇恆。

沒有他的帶球下底,沒有那精準的倒三角傳球,這球也不會落在老隊長腳下,更不會產生進球。

打臉就要打雙響!這一句話果然不是白講的。

…………

能產生威脅的技能,都已經用出,宇恆現在的進攻手段就只剩下定位球了。

可惜魯能球員也很聰明,他們都見識過宇恆的自由球,所以死活不犯規。。 直到傍晚訓練結束,洛桑回到辦公室。

剛踏進去就感覺到那道冰冷刺骨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洛桑腳步微頓了幾秒,才緩緩走到飯桌前坐下,自顧自要拾起筷子時。

一瞬間,坐在她身旁的傅時寒抬起修長的手指,挑起她尖俏的下巴,優美順滑的弧形曲線,唇紅膚白。

男人幽暗的目光緩緩向上,周身散發着危險的氣息,緊鎖着她略顯疏冷淡漠的眸子。

他冰冷削薄的唇輕輕一抬,「你跟許野城玩得挺開心是吧。」

洛桑的下顎被他緊捏著,被迫對上他深冷如萬年寒冰般的眸子。

下一刻,沉冷的嗓音不急不緩地出聲:「你是想跟他打好關係,就像三年前那樣把舒白卷進來,然後再次逃跑……是不是?」

男人手上的力度突然收緊了幾分,眼裏帶着戾氣。

洛桑盯着他瞳孔冒着的微紅血絲,怔著神,捏的生疼的下顎動了動,「不是。」

「我不允許你跟他走的這麼近。」他臉色異常可怖,伴隨着這句話落下,手也緩緩放開女孩的下顎。

可洛桑卻突然開口,「我一旦跟誰走得近,你就要把那個人弄走是不是?」

此時站在門外守着的翟夜,也聽到裏面女孩冷澈冷骨的聲音,不由哆嗦了下腳。

暗想着夫人居然會在這時候說出這句話。

瞥見許野城從不遠處走來,翟夜瞄了一眼辦公室里的兩人,斟酌了一會邁步攔下許野城,「許少,您先別進去。」

「怎麼了?」許野城朝辦公室裏面張望了一下,卻被翟夜攔著,看不到什麼,視線看着翟夜,「你攔着我做什麼?難道他們在做什麼不讓我看的么?」

突兀間,「嘩啦」一大聲從裏面傳來。

許野城與翟夜對視了一眼。

而此刻辦公室里,地上一片狼藉,滾燙的湯汁灑了一地,飯菜皆是。

洛桑坐在飯桌前的椅子,隨着她說出的那句話,男人跟瘋子似的將桌上的所有東西狠狠一翻,離得很近,灑下的東西卻沒有傷到她半分半毫。

許野城不顧翟夜的阻攔直接衝進來,簡單掃了一圈,直覺氣氛很僵,「不是吧,你們倆吵架了?」

過了一陣,沒人回他半句話。

他又再次出聲:「吵架也沒必要把這些食物也給糟蹋了吧?」

洛桑已經麻木坐在椅子上許久,她此刻扣着手上的錶帶,眉眼都不抬一下,「出去。」

可她這話說出來還是比不說的好。

傅時寒就坐在她身旁,周身瀰漫着陰冷的氣息,彷彿連空氣都結了冰,緊緊凝視着她,擠出幾個字:「你在維護他?」

「隨你怎麼說,他不用走,我走就可以。」

洛桑冷著聲說完,一刻不停地走出辦公室。

她只是說了那句話,他至於把桌上的東西全給掀翻嗎?

身後的男人俊臉臉色更深了幾分,凝視着她離開的身影,眼底隱隱蓄勢著薄薄的戾氣。

剛在門口碰見洛桑離開的翟夜,一進來瞥見少主臉上的神色,夫人是真的碰了少主的底線了。

他們這,什麼時候才能好好的過上日子? 第170章聽,有人在敲門

車上,封筱筱捏著包帶,偷瞄著聶錚:他那樣把宋菲雪留在哪裡,沒有關係嗎?

聶先生好囂張啊,不怕「白月光」生氣的哦?

「看什麼?」聶錚捕捉到她的視線,哭笑不得,「想看就大大方方的看。」

封筱筱臉一紅,反駁道,「我才沒有想看,哼。」

一扭頭,看向了車窗外。

呵,聶錚揉了揉眉心,還是這麼不坦蕩啊,或許是因為他還沒有走進她心裡?

嗯,應該是這樣。

回到錦園,管家林珍從廖清明手裡接過打包回來的那條魚。

「聶先生,這個……您什麼時候用?」

「哦。」聶錚伸手,「給我就行。」

「呃,是。」林珍狐疑,這是怎麼回事?只好去看封筱筱。

封筱筱哼唧,「哼,我不知道,別看我。」

說完,自己先上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