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秦明浩邊和孫思邈走向營帳時,一把豪爽的聲音由遠及近地響?過來。

「俺叫薛萬徹,大老粗一個,有什麼說得不好的,俺先給您二位賠個不是」——難為一個三五大粗的漢子居然學書生的說話口吻,說得文縐縐的。徐書娟前世沒腫麽接觸介類銀,但秦明浩就感覺很親切。

因為他是高考後參軍的,隊里五湖四海的銀都有,中專、大專學歷的銀比比皆是,甚至有些還只是初中學歷捏。因此對於眼前介位可以用「大字不識幾籮筐」的悍將,秦明浩頓時感覺像是回到前世跟辣些基層的兵GG在一起時的情形。

於是他笑著道:「薛將軍,您可素上馬能殺敵,下馬能擒賊的大將軍呀!腫麽今天學那些文官說話,酸不溜丟的掉書袋子,小子還想著到了軍營,就是到家裡,準備大吃一頓,您這兒酒也沒有,菜也不備著,莫非是欺我年少?」

。。。「哈哈哈哈哈」——一陣放聲大笑,震得秦明浩、孫思邈和徐書娟的耳朵都有迴音了才停止。薛萬徹在笑過之後,大手一揮:

「快請進,大帥臨走時囑咐我一定要好好款待兩位,不要把粗人的性露出來,還說秦先生是和孫道長都是世外高人,是有真本事的人,不可失禮,為了這幾句話,讓書記官教了半天,你看我這頭汗出的,比讓我上戰場殺敵還累。」

「明浩,介個薛萬徹可是娶公主的將軍呀!一臉憨厚,我看過的所有歷史類小說,裡面雖然誇張的成份很多,但有一點卻是大家共同認可的,也是史書可考察得到的——歷朝歷代的君王,都比較喜歡粗人,那些什麼儒將呀,智將呀,一個比一個死的快,甚至他們的後代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排斥和打壓。只有辣些一根筋的悍將,往往得以保全,富貴榮華樣樣不缺」——徐書娟道。

「其實要換我也喜歡粗人,畢竟上了戰場,能為你擋子彈的就是介群看似粗人但又心思單純銀。他們心思沒辣莫深,不像有些人,精明過頭就只剩下算計了」——秦明浩道。

秦明浩的幾句話說得薛萬徹笑得只看到一張大嘴,平底的大碗滿滿一碗酒,手一揚就下了肚。

孫恩邈狐疑的看了一眼秦明浩,似乎不明白他為毛要介莫說。他自問跟秦明浩相處過一段時間,也大概知道他是一位高傲的銀,對爵位和金銀珠寶視如糞土,今天介素腫麽啦?腫麽一下變得平易近人了起來捏?

這場戰事的主將是李靖,但他現在沒有軍營。不知是故意不過來的呢?還是真有事要忙,所以只派了薛萬徹過來接待。而秦明浩好像更喜歡跟薛萬徹這類的莽夫?!草根出生的將軍打交道。一點都沒有他會被冒犯的意思。

他們仨是午時過一刻之後來到軍營的,等和薛萬徹聊完天之後都已經日頭沉入地平線了。秦明浩帶著徐書娟和孫思邈在城內漫步,然後就看到街上時不時地有唐兵排成隊列擦身而過,似乎在告訴他們這兒是一座軍事堡壘,不是歌舞昇平的長安和天府。

「伍兒,我腫麽感覺你今天像變了一個銀,之前你不是一直都跟人保持一定的距離的嗎?腫麽今天給我的感覺介莫奇怪捏」——孫思邈困惑地問道。

「孫道長,您多慮了,小子雖然年紀幼小,但從小經常跟師父到民間歷練,見得人多了,經歷的事情也多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是師父帶我歷練后我寄幾悟出來的。剛才辣位將軍是一個憨直的粗人,說話直且會說錯話那是家常便飯,誰會跟他計較。這也是小子為什麼喜歡和粗人打交道而不喜歡應付朝堂上的那些鬼蜮伎倆。

畢竟朝堂上的銀可都是千年老狐狸呀!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下套的,小子孤身一人,實在不敢拿寄幾的命去賭未知的前途」——秦明浩人間清醒地咆稀。

就在兩人對話時,秦明浩也分心觀察介座城鎮的情況,他發現介座城池由於靠近草原,而現在又臨近冬天,草原上的突厥牧民們飼養的牛羊大多都熬不過介個冬天。在以往,特指秦明浩沒過來看到之前,他們要麽只能在冬季來臨之前把它們宰殺,拋棄在荒野上,因為它們沒有體力支撐它們渡過漫長的冬季,與其消耗草料,不如殺掉;又或者是期盼大唐的商人或者是過往的波斯商人來跟他們做買賣。但現在有了秦明浩介一後世穿越來的銀,一切就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秦明浩看過之後,就手寫了一封信,本來只想讓李恪和杜荷、房遺愛他們仨過來就可以了。可是轉念又想,不如讓他們十二人全都過來吧。窩在長安太久了,怕他們業務?生疏。於是乎,在徐書娟的感應下,十二隻信鴿從邊境飛往長安。

。。。四天後,長安:

「阿耶!師傅讓我們現在馬上啟程去邊境」——李恪手拿秦明浩給他的紙條去找李二。

只是當他過去時,就看到李承乾和李泰也在,他們手上也有一張跟他一模一樣的紙。

「為父明白了,既然這樣,你們即刻啟程前往邊境」——李二看著眼前介三張紙張后道。

「大家,程將軍、牛將軍在外求見」——介時,李二的貼身太監小聲道。

「讓他們進來」——李二

「稟陛下,犬子收到滄海先森的號召,要他們即刻啟程前往前線」——程咬金開口道。

「除了你們兩家人,還有別人嗎?」——李二問道。

「大家,梁國公(房玄齡)、萊國成公(杜如晦)在外面求見」——介時,太監又開口道。

「讓他們進來」——李二又道。

「稟陛下,犬子收到滄海先生的紙條,讓他們即刻啟程前往前線」——萊國成公(杜如晦)開口道。

「我知道了,你們是怎麼收到介張紙條的」——李二又問。

「是一隻白色的信鴿送過來的」——李承乾道。

「稟陛下,今晚戌時(19~21點)三刻,有十二隻信鴿分別飛往皇宮和太平坊的九個庭院里,介九家分別是趙國公(長孫無忌)、萊國成公(杜如晦)、梁國公(房玄齡)、鄂國公(尉遲恭)、衛國公(李靖)、盧國公(程知節)、英國公(徐世績)、胡壯公(秦叔寶)、琅琊公(牛進達)」——李二的貼身玄甲李君羨道。

。 「花少爺,請把你的嘴巴放乾淨點。」

「我們不是黑炭頭,是光明神社的黑靈衛!」

聽到花雲毅出言辱罵,為首的黑人神情猙獰的可怕,怒視花雲毅鄭重提醒。

他們是黑人,但不是黑炭頭!

「什麼狗屁黑靈衛。你們就是光明神社的狗而已。」

「光明之主給你們多少錢?值得你們冒這麼大的風險,來對他唯命是從?」

花雲毅氣惱,狠狠咬着牙,看着為首黑人問道。

同時,他的右手一直拄著胸口,因為他每說出一句話,都要飽受巨大的疼痛。

「錢?」

「我們是信奉光明,並不是為了錢。」

「我們光明之主,他是上天派下來的光明,專門照亮你們這些黑暗的傢伙。」

為首黑人眉頭皺起,聽到有人跟他提錢?

這種低俗的東西,根本不配讓他們賣命。

他們嚮往的是光明的世界,一切不服從光明之主的人,就是黑暗的魔鬼,就是他們黑靈衛的敵人。

「我呸!」

「什麼光明之主?」

「敢說我們黑?我看你們才黑,光明之主為什麼沒有把你能給收了?」

聽到為首黑人振振有詞,被扣押的李天龍反而惱怒起來。

什麼狗屁光明之主,簡直就是一派胡言。

明擺着,這些人就是欺世盜名,看着光明照亮黑暗的理由,專門來幹壞事的。

「你內心太過黑暗,對我黑靈衛不敬,就是對光明之主不敬。」

聽到李天龍羞辱他們黑人,為首的黑人雙目瞪大,轉身怒視李天龍,突然抬手就是給了李天龍一嘴巴!

啪!

這一巴掌,力氣很大。

打的李天龍兩眼冒金星,暈頭轉向,嘴角還流血了。

「大哥?」李珊珊看到自己大哥被打,她氣惱怒視為首黑人,道:「你們他是誰?他可是西京鎮西將軍,你們光明神社這是在太歲頭上動土!」

「一切藐視光明者,都是黑暗的魔鬼。」

「在我們眼裏,只有光明與黑暗,沒什麼可以嚇的到我們。」

為首黑人不屑,瞥視李珊珊一眼后,抬手一揮。

只見,他身後的一群迅速上前,將李氏、花小蕊幾人全部扣押,拿着槍盯着她們的腦袋,逼迫她們離開病房。

「別動她!」

「她不是跟我們一起的。」

「她現在傷的很重,被你們帶走她會死的。」

就在黑人看到床上昏迷的服部英子時,竟然有兩個黑人想要把英子抬走,花雲毅急忙開口阻止。

聽到花雲毅所說。

為首的黑人神色古怪,看着花雲毅許久,便抬手示意自己的人撤離,放過了服部英子。

花雲毅咬着牙,一瘸一拐,忍住胸口劇痛,被這一群黑靈衛強行帶走。

在花小蕊等人,被黑靈衛帶走後不久,本是昏迷躺在病床上的服部英子,突然睜開眼睛。

但她感覺頭好痛。

在昏迷時,她隱隱約約聽到了花雲毅與黑靈衛的對話,知道了花雲毅他們被光明神社抓走了。

她咬着牙,忍着頭疼欲裂,起身搖搖晃晃,跌跌撞撞朝門外走去。

當服部英子,強撐著下了樓,剛剛走出醫院大門后,突然感覺兩眼昏花,隱隱約約看到迎面有人影朝自己走來。

噗通!

可不等服部英子看清來人模樣,服部英子直接昏倒在醫院門外。

「英子?」

在服部英子摔倒在地時,雷凌神色大變,快速邁步上前。

「她怎麼了?」

「不好好躺在醫院,跑出來幹什麼?」

雷凌將服部英子攙扶起來后,茅十八眉頭緊皺上前,看英子昏迷不醒,他不解的問向雷凌。

「我哪知道?」

「英子之前被修羅王的意志控制,導致她的精神力嚴重受損。」

雷凌面色陰沉,搖頭也是毫不知情。

「修羅王的意志?」

「它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茅十八大吃一驚,修羅王是誰?

它可是修羅族的王,曾經與人皇抗衡的人。

「別問了。」

「先幫我把英子送回去。」

雷凌不耐煩,瞪了茅十八一眼,催促茅十八一聲,便將昏迷的服部英子送往醫院。

青冥跟在後面。

在他在進入醫院大門時,他看到一旁五輛埃爾法,特別扎眼,不由引起他多看了一眼。

沒有多想,青冥搖了搖頭,便急忙追向雷凌。

在雷凌幾人,將服部英子送到七樓是,只見七樓走廊一片狼藉,還有斑斑血跡。

「不好!」

看到走廊一幕,雷凌神色大變,扔下服部英子,快速邁步來到三號ICU病房一看。

只見病房裏空無一人?

「他們不會真的被人抓走了吧?」青冥搶在茅十八上面,來到雷凌身邊,看到病房裏空空如也,這讓他不由想到他們之前猜測。

「這……!」

「不用想,一定是慕容白乾的。」

「真沒有想到,這個慕容白居然搶在我們上面下手?難道,他早就想好了後手?」

茅十八臉色鐵青。

看自己老婆小彤也不見了,他怎麼可能會平靜下來?

「慕容白是做了兩手準備。」

「自己單槍匹馬找我們,另一邊派人來醫院抓人。」

「這是要逼我跟他不死不休!」

雷凌雙目赤紅,狠狠咬着牙,雙手緊握猜出慕容白的卑鄙手段。

「他奶奶的。」

「道爺我非要扒了他的皮!」

茅十八暴跳如雷。

自己老婆這被抓了,這已經不在單單是雷凌的事情了。

「這次不想去光明神社都不行了!」

青冥皺眉。

慕容白這次是真的玩大,惹惱了雷凌,就等於自己自掘墳墓。

「十八!」

「留在這裏,看好英子。」

「這次,我跟青冥去就行。」

雷凌幫助茅十八,將服部英子放在病床上后,他眉頭緊皺看向茅十八沉聲囑咐道。

「什麼?」

「你讓道爺我留在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