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沉吟起來的氣氛,被白川綾一句話給擊潰到土崩瓦解地步。

嘉神奈還沒來得及喘口氣。

下一秒…

來自白川綾的賬號又接着發來一長串的語音消息。

「….」

嘉神奈完全就陷入了沉默中。

雖然已經知道,這可能又是什麼針對自己的武器。

可是在這一秒就像根本剋制不住來自內心深處的吶喊。

顫巍巍的手指在屏幕上猶豫着,最後終究還是點開了語音文件。

然後…

[白…白川你這傢伙要幹嘛!]

[卑鄙的傢伙走開走開啊,居然趁我洗頭的時候襲擊我。]

[不許…唔…]

令人血脈欲漲的語音消息立馬浮現在耳邊。

聽到手機里來自理繪同學的激烈反抗,嘉神奈表情略微有些錯愕。

還真沒想到白川綾這傢伙竟然能玩出這種花樣。

本來以為對方只會單純打算在公屏里調戲調戲自己,可從這傢伙來看居然是在迫害大傲嬌,還把語音直接發出來了?

[瀬谷茜]:這個…現場發生什麼了?

同樣聽到語音的不僅僅有嘉神奈。

就連群聊里的其他少女們,顯然也都聽到了這個。

雖然保持元氣滿滿的活力姿態。

然而對於這種好玩的事,瀬谷茜還是有些忍不住的發出詢問。

[池田未梨]:輕部的白川同學正在溫泉里侵犯理繪同學喲。

處在現場的池田未梨很是盡責的傳回消息。

[瀬谷茜]:侵犯!??

瀬谷茜當場就驚呆了。

輕部的人這麼可怕的嗎?

僅僅只是去泡個溫泉而已,居然都能玩出這種花樣。

果然輕看的多開發出來的玩法也會變的更強啊。

當然話是這麼說,可是…

[宇都宮花衣]:似乎是個不錯的畫面…有靈感了,我來一趟溫泉浴場。

美術部的同伴們幫忙把想做的事情直接說了出來。

[池田未梨]:啊?你要來溫泉浴場嗎,不過緒美不會讓你來這種地方採風的吧,怎麼說輕部也算我們的友好社團…

[瀬谷茜]:緒美已經準備出門了。

元氣少女瀬谷茜弱弱的補充一句。

[瀬谷茜]:我馬上也來,大家在浴場乖乖等我…剛好我也想泡溫泉了呢!

[池田未梨]:那你們快來,到時候還可以一起侵犯緒美跟小茜。

[瀬谷茜]:哼哼~你們的手段我早就已經熟悉了,還是讓你們見識見識小茜大人我的實力吧!

[宇都宮花衣]:求。

屏幕里浮現出言簡意核的回復。

緊接着,LINE群聊逐漸陷入沉寂狀態。

嘉神奈默默放下了手機,目光落在眼前的天花板上。

表情一時之間就顯得極其複雜。

足足過了半響,終究是發出一聲略有些惆悵的嘆息。

「這特么…」

「就感覺,有點睡不着了啊。」 葛秋長微皺着眉,目光掠過司馬家的窗口,聲音之中有着不容反駁的強硬:「司馬少爺,這價錢可是你自己叫出來的。別人無法跟進,難道你還想反悔?」

「文豪!」

老者趕緊叫住了正要狡辯的司馬文豪,連忙搖手制止。他可是十分清楚萬金商盟的勢力,若是真的得罪了萬金商盟,別說一個司馬文豪,就是整個大陳,萬金商盟想滅也不是問題。

「師傅!姓徐的耍我!」

「忍着!師傅自會讓他付出代價的。」

「21W上品靈石,買一張沒有用的星辰圖。爹知道,非打死我不可。」

「不必多言!到時家主面前,我自會為你求情。」

老者說完,撩開窗帘,對着葛秋長含笑道:「葛長老莫要動怒,司馬家既然叫出價格,自然認賬。」

「原來是莫先生,葛某之前倒也是語氣重了一些,還請見諒!」

「葛長老還請宣佈拍賣歸屬。」

「那老夫就宣佈—-」

「徐真!這可不是你做事的風格。區區一個司馬家,就讓你畏手畏腳了嗎?」

葛秋長的話還沒有說話,二樓角落之中的一間房間中,突然傳來一道森冷的聲音。聞聽這道聲音,徐真也是微微有些吃驚。

「這傢伙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葛秋長終於露出微笑,站而不語。

莫先生聽到這道聲音的主人如此形容司馬家,臉上當即露出不悅,冷聲道:「閣下好大的威風!司馬家在這大陳,還沒人敢於稱之為區區。不管你是誰,你要為你說的話,付出代價。」

「司馬家倒是養了一條好狗!咬起人來,生怕主家看不見聽不着。」

莫先生聞言,老臉頓時漲紅一片,嘴角的白冉瞬間飛起,雙目圓睜:「好膽!給我死來。」

莫先生高聲長嘯一聲,五品精神師的精神力頓時擴散而出,精神力瞬間化成無形的寒兵襲向那聲音的主人。

徐真感受着莫先生的精神力,確定此人正是之前與他在捲軸上短暫接觸的精神師。

「五品精神師,相當於戰魂境界。只可惜,這老傢伙的精神力應該也是剛入脫塵不久,與戰魂一級的力量沒什麼區別。」

莫先生的精神力所指之處,角落之中的房間轟然破碎,一道身影周身縈繞着黑紫色的靈氣,懸浮在會場上空。面對莫先生的精神力攻擊,此人冷笑一聲,一掌拍出,直接將莫先生的精神力震的粉碎。隨後,五指成爪,一把抓向莫先生,一往無前,無人可擋。

徐真震驚不已,原本他只是在韓保家的記憶里看見柳盛鶴擁有戰魂之力,但是此刻親眼所見,還是感到異常震撼。

「他身上這股力量與陰陽二氣有些相像,卻又不同。這是什麼怪異的力量?」

莫先生看見柳盛鶴探來的靈氣手爪,大為震駭,臉上冷汗直流,釋放出全部的精神力凝聚出了一個幾乎透明的長劍。

「五品精神技能——刺魂虛劍。」

「哈哈哈!你這老傢伙看起來就虛,連精神技能都是虛劍,既然如此,你可以去死了。」

柳盛鶴大笑一聲,手爪猛然抓下,刺魂虛劍根本沒有對柳盛鶴造成半點傷害,莫先生的身軀就被柳盛鶴靈氣幻化的大手死死抓住。頓時,一陣骨骼碎裂的咔咔咔咔咔咔響聲,回蕩在會場上空。

二者從交戰,到莫先生被制服不過幾個呼吸之間,場中眾人剛反應過來,戰鬥已經結束。望着被柳盛鶴捏成一個肉球一樣的莫先生,其他人都是脊背寒涼,咽了咽喉嚨。

「師傅—你—你是什麼人?竟敢對司馬家的人動手?你完了!你完了!」

柳盛鶴冷眼瞥了司馬文豪一眼。

「聒噪!」

旋即一道靈氣凝聚而成的光束直接洞穿了司馬文豪的眉心。

噗嗤!

司馬文豪瞪着雙眼,到死都不敢相信,他堂堂大陳國主的侄子,竟然真的有人敢殺他。

會場又一次陷入安靜。

「卧槽!這猛人是誰?司馬文豪,當今王后的親侄子,說殺就殺了?」

場中之人的心裏都是浮現出這種想法,只不過看着柳盛鶴,他們實在沒有膽量說出口。

隨手解決掉莫先生以及司馬文豪,柳盛鶴望向葛秋長,伸出手:「星辰圖交給我。」

葛秋長嘿嘿一笑,將面前的星辰圖放入懷中:「柳盛鶴,你知道今天這場拍賣會就是再等你嗎?」

聞言,柳盛鶴不意外。

徐真倒是有些意外起來,萬金商盟什麼勢力?難道對星辰秘境也有興趣?當初在雲鳳城,又為何拍賣那塊星辰圖?

「我不介意多殺幾個人。」

「哈哈哈!柳盛鶴,你知道你將要面對的是什麼勢力嗎?你以為能從葛某手中搶走星辰圖?」

葛秋長長嘯一聲,周身靈氣震蕩,氣機如虎,咆哮如雷動。

「乖乖!這老傢伙也晉入戰魂了嘛!」

葛秋長晉入戰魂,徐真倒是沒那麼意外,畢竟當初在雲鳳城初見葛秋長時,他就已經是狂戰師九級的修為。當然,又或者是當初這老小子就隱藏了修為。

柳盛鶴負手而立,懸浮虛空,冷眸盯着葛秋長:「這就是你的實力?你可以死了。」

「大言不慚!」

二人這般的氣息釋放,讓得整個會場處在一個恐怖的靈壓之中。這個時候,哪還有人願意待在會場,做那池魚,都是飛速地遠遁。只眨眼功夫,這五樓擠滿競拍者的會場便空曠下來。

感受到戰魂氣息,原本在樓下掃貨的楚鈺,連忙上來,望着空中的柳盛鶴又看了看葛秋長,鬆了口氣,來到徐真的身旁:「還以為又是你這傢伙找了麻煩呢!」

「瞧你說的,跟我很愛惹麻煩一樣。」

「呵呵!反正你有本事惹,也有本事解決。談不上什麼麻煩。咦?徐姑娘呢?」

「進山了。」

楚鈺哦了一聲,不再說話,同徐真一樣,靜做吃瓜群眾。

「柳盛鶴,交出你身上的星辰圖,老夫留你一條性命。」

柳盛鶴冷哼一聲,周身黑紫色的靈氣豁然衝天而起,將那屋頂都是震碎,沖入雲霄之中,捲起風雲。

葛秋長見狀,右手之上血色湧起,整個右臂眨眼之間增大數倍,其上閃爍靈光,如同一柄戰錘一般,當空一拳擊出,巨大的血色拳頭虛影擊向柳盛鶴。

「血雲手——摩陀古拳。」

柳盛鶴見拳影來襲,右手劍指橫在胸膛,豁然一指揮出,那沖入雲霄的黑紫色靈氣瞬間凝聚成一柄巨大長劍,破空碎瓦,直指拳影。

「黑湮劍訣——無劍式。」

這一劍極為霸道,摧枯拉朽,瞬間攪碎拳影,刺破葛秋長的防禦,彷彿切豆腐一樣,沒入到葛秋長的身軀之中。奇怪的是,葛秋長的身軀並沒有血液流出,更沒有傷口。但是,葛秋長的目光卻是陡然變成一片死灰,氣息漸弱。

「額—怎麼可能—我竟然連一招都接不—」

柳盛鶴緩緩落在葛秋長的身前,伸手去取星辰圖。就在這時,柳盛鶴的目光忽然一凜,放棄取拿星辰圖,身影陡然如飛出炮彈,倒飛出去,落在了二樓一處斷欄之上,遙望着從後台走出的一名女子。

「是你!」

柳盛鶴驚訝,徐真也驚訝。

女子對着幾人施了萬福,輕聲道:「小女子洛晁蓉,見過三位先生。」

洛晁蓉,正是蓉蓉姑娘。

徐真砸吧著嘴,驚訝地說道:「蓉蓉姑娘隱藏的好深吶!」

洛晁蓉輕掩面,淡淡笑道:「讓徐公子見笑了,之前蓉蓉所做也是出自真心。只可惜,公子實在不懂風情。」

徐真想起洛晁蓉曾經那麼賣力地誘惑他,要不是他乃「正人君子」,想想也是頓感可惜!

楚鈺用手肘杵了杵徐真:「怎麼?玩得挺花啊?」

「沒玩成啊!」

洛晁蓉說完,從站着而死的葛秋長懷中摸出星辰圖,緩緩地放入胸口。

「此圖只是一個餌子,竟然二位都來了。蓉蓉也不廢話,只希望二位交出星辰圖,蓉蓉絕不難為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