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觀的百姓們,也被嚇得不清。

什麼?

堂堂一國的皇子竟然未婚先孕?

而且看這樣子還不是其未婚妻的?

九皇子的未婚妻可是新科狀元君傾冉啊!

宰相之女,京城赫赫有名的才女!

九皇子有如此優秀的未婚妻,竟然還不知足,竟然恬不知恥的婚前有孕了!

九皇子聽到眾人的指責,大驚失色,他完了……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想就此放棄,他懇求凌冉,哭得梨花帶雨:「君小姐你相信本宮,本宮是有苦衷的……」

凌冉冷著一張臉,咬牙切齒的問道:「你腹中的孩子究竟是誰的?」

眾人:「……」

九皇子一直哭,就是不說話。

明眼人都看出來了,是怎麼一回事。

只有當事人還在苦苦掙扎。

蕭徹搖著頭,「傾冉~不是的,你要聽本宮解釋啊……」

凌冉冷漠臉:「你不用在解釋了,我也不想知道你的姦婦是誰!我會讓陛下取消你我的婚約!」

她說要便直接離開了,將九皇子一個人就在醫館接受眾人的指責與謾罵。

「堂堂一國皇子竟然如此不知廉恥,竟然同人暗通款曲有了身孕……」。 早知道懷的是這麼個玩意兒,她小心翼翼的侍候什麼,還不如一碗葯把這胎給除了。

這琳琳怎麼這麼晦氣,懷了這麼個玩意進他們老朱家,真是家門不幸啊!

「要救你們一家也簡單,只要這胎不在了,一切都會回復原點。」邋遢老頭笑眯眯的說。

「您的意思是說,只要把她的胎給打了,那妖怪就不在了是吧?」朱偉強小心翼翼的問。

邋遢老頭點點頭。

「正是如此。」

聽到肯定的答案一家人這才安心,正想再問點別的,可當他們看向邋遢老頭的時候,身邊哪裡還有人!

朱家人直呼是遇到了真正的高人了,心中興奮得要命,直呼這下有救了!

琳琳還不知道朱家人竟然在打她腹中孩子的主意。

雖然這個孩子是她生來爭奪家產的,可對這個孩子琳琳當然不可能一點感情都沒有。

要是讓朱家人知道他們在打她肚子里這塊兒肉的主意,肯定會跟他們沒完。

而此時在朱家小區外頭,一名紅衣古裝女子正笑眯眯的看著朱家的小區。

「宋梅,你的心愿很快就能完成了,到時候這具身體可就完全屬於我了。」女子說完,消失在了人來人往的街道上。

奇怪的是,街上的行人好像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身邊有人消失一般。

為了除掉這妖胎,老太太特地去弄了不少打胎葯,打算趁著琳琳不注意,將她的胎給打掉。

「媽,下這麼多葯,琳琳不會有事吧?」朱偉強看著老太太在粥里下了一大包藥粉,有些擔心的問。

他倒不是怕琳琳有事,而是在擔心琳琳要是死了,警方會查到他們一家人頭上。

「想什麼呢,那可是妖胎,不多下一點葯能葯得死嗎。」老太太撇撇嘴說。

朱偉強想想也是,那妖胎和人胎能一樣嗎?

不多下一點葯還真不一定起作用。

晚上吃飯的時候,一家人坐在一張桌子上。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琳琳老是感覺朱家人看著她的眼神怪怪的。

雖然這兩天朱家人的眼神一直很奇怪,可今天好像有點不一樣。

尤其是朱海潮,這小子怎麼老是盯著她的肚子看?

難道他是怕她生了個兒子出來后,自己會沒有地位?

琳琳嘲諷一笑,現在才擔心,晚了吧。

她志得意滿的摸了摸肚子,期待自己的兒子快點出生,只要孩子生下來,朱海潮就得為她的兒子讓路。

琳琳想得美美噠,卻沒有想到朱家人根本就不敢讓她把孩子生下來。

「琳琳,這是媽特地給你熬的燕窩粥,很滋潤的你快趁熱喝。」老太太把粥端了出來,笑眯眯的放在琳琳面前。

「謝謝媽。」琳琳道過謝,正想喝一口。

哪知道她的肚子卻在這時突然疼得厲害,琳琳來不及喝上一口,就疼得彎了腰。

「媽,我肚子好疼。」琳琳疼得受不了,額頭上都疼出了冷汗。

朱家人看著疼得快跌到地上的琳琳,卻沒有一個人起身查看她的情況。

「沒事兒,忍忍就過去了。」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朱家人卻都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喜色。

難道這孩子不用他們出手,就出事了?

事實告訴他們,別一天到晚盡想美事,狐胎哪是這麼容易掉的。

琳琳果然疼了幾秒鐘之後就不疼了,雖然不疼了,她卻已經沒有了味口,啥也吃不下了。

「媽,我回房躺會兒,這燕窩粥,您幫我吃了吧。」琳琳站了起來,起身想回房間。

「老婆,這燕窩粥可是媽的一片心意,怎麼能不吃呢,快坐下把粥喝了再走。」

「是啊小后媽,這粥奶奶熬了很久的,你不喝多傷奶奶的心啊。」朱海潮也跟著勸道。

「兒媳婦兒,你看你坐上餐桌都沒吃幾口菜,就這麼餓著可不行啊,趕緊把粥喝了別餓著我孫子。」老爺子也說話了。

被朱家人又哄又勸了半天,琳琳本想隨便喝兩口應付一下,沒想到她剛接過老太太遞過來的粥,肚子就再度疼了起來。

這回疼得更厲害,琳琳直接一個手滑,粥碗掉落在地,碎成了碎片。

碗中的粥也灑在了地上,徹底的不能別了。

「啊!我的粥!」老太太心疼壞了,這粥里可是放了不少葯呢!竟然就這麼被碎到了地上!

老太太越想越心疼,這是多好的機會啊,還差一點葯就喂進去了,怎麼這時候肚子疼呢!

老太太不甘的想著。

琳琳的肚子在碗摔了之後,也不疼了,整個人都感覺輕鬆了。

「果然像媽您說的一樣,一會兒就不疼了。」琳琳以前沒懷過孩子,還以為疼痛是自然現像。

疼個幾秒鐘就不疼了,也不是不能忍受。

「琳琳,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這粥媽熬了好半天的!」朱偉強看著掉在地上的粥,也中閃過一絲可惜。

就差一點啊!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懷孕了嘛,要不是為了給你們老朱家開枝散葉,我致於這麼辛苦嗎我!」

說著說著,琳琳也委屈上了,也不理朱家人,轉身頭也不回的回了卧室。

朱家人面面相覷,眼神中都透露出同一個意思。

既然這次失敗了,那就只有等下次了。

不管失敗多少次,琳琳肚子里的孩子絕對不能讓她留下,那個孩子必須死!

接下來,朱家人又試過幾次給琳琳投喂打胎葯,可不管他們把葯下在什麼地方,只要琳琳一拿到沾了打胎葯的食物,立刻就會肚子疼。

肚子一疼琳琳就啥也不吃了!

這麼幾次下來,朱家人也察覺到不對勁兒了,難道是那個妖胎知道他們要對它動手,這才一直阻止不讓琳琳吃下那些東西!

真是越想越有可能!

既然下藥這條路走不通,他們只能走別的路。

這天朱老太太特地支使琳琳去樓梯間倒垃圾。

在琳琳去倒垃圾的時候,朱海潮偷偷跟了出去。

在琳琳出門之前,他就已經動過手腳,故意把垃圾桶放在了樓梯旁邊。

只要琳琳一走過去,他再這麼用力一推,不信從樓梯上重重摔下去,那個孩子還能在她肚子里呆著。。 離開了天龍山脈,秦楓一路向南,大約過了半個多月,他來到了浩坤山脈。

此山脈位於北方區域與中央區域的交接處,是浩靈大陸之上最大的靈獸聚集之地,山脈深處棲息著仙獸,擁有着強大的力量。

這裏是秦楓必去之地,他要在這裏擴充自己的控獸,同時,他曾聽春家之人提起,玥狐仙子曾帶領獸宗的眾獸去了這裏。

來到浩坤山脈北方的入口處,望着眼前一片連綿不絕,望不到盡頭,高聳入雲、氣勢恢宏的山脈,秦楓心中震撼,此處比那天龍山脈更為高聳、廣闊,與崑崙子等人施展出的崑崙仙山相比也相差不多了。

入口處,人來人往,都是修者,最弱的也是靈王,而靈宗、靈尊也並不少見,進入山脈之中或是為了獵殺,或是為了歷練,或是為了獲得本命靈獸。

秦楓隨着人流進入了山脈。

山脈最外圍處,棲息的靈獸並不強,秦楓沒有絲毫興趣,召喚出了墨雲豹,騎乘着它一路疾馳。

日夜交替,秦楓騎着墨雲豹一路向里,逐漸來到了山脈深處,在這裏棲息著的大多數是蠻獸,偶爾也會遇到低品荒獸。

敢來到這裏的幾乎都是宗級以上強者,但也危險萬分。

秦楓對於這裏的靈獸依舊沒有太大興趣,但想到玥狐仙子以及獸宗,不由放慢了腳步。

想當年,獸宗之中存在着諸多蠻獸,十多年過去,實力變化應當不會太大,所以,它們如果來了這裏,棲息在這一帶可能性極高。

秦楓釋放出十頭跟隨自己多年的控獸,小紫、小黑、小金、小白、小鵬、小光、小月、小天、小桑以及小邱,它們大多已是荒獸,剩餘的也都是礙於天賦,無法邁入荒獸之境,但也都是高品蠻獸,在這裏足以自保。

他令它們分散而開,去尋找玥狐仙子等獸,後者對於它們並不陌生。

秦楓則是躍下墨雲豹,自己行走在山脈之中,釋放出分身,也令其加入了尋找的隊伍之中。

精神力輻散而開,籠罩數里之地,一草一木都在心中。

一天一夜轉眼而過,這裏實在太過遼闊,只搜尋了三分之一左右,還未發現當初的獸宗之獸。

臨近午時,秦楓卻是意外發現了一位熟人的身影,正是陸鶴珏。

此刻的他正遭遇一群靈獸的圍攻,對方足有六十多頭,至少為低品蠻獸,為首的更是一頭二品荒獸。

而在陸鶴珏的身邊則是圍聚著五十來頭靈獸,而在實力上根本無法相比,雖然也都是蠻獸,但其中高品蠻獸則不到十頭,荒獸更是沒有。

此刻的陸鶴珏依靠着自身的寶物與秘法,才勉強支撐著,但周邊的控獸大多已是受傷。

面對那一群以二品荒獸為首的靈獸,若是沒有靈尊戰力,難以匹敵,陸鶴珏能勉強一戰,已是不易,控獸師的威力展露無遺。

秦楓向那衝去,見到故人,自然不會見死不救。

他祭出劍靈體,揮斬之間,一道道劍技呼嘯而出,直取那頭二品荒獸,只要擊殺了它,這群靈獸便會一鬨而散。 華森終究還是疼她的,雖然不理解她的這些愛好,但卻還是盡量滿足她。

天王演唱會的門票,是需要靠搶的,就連黃牛那裏都早早售罄。

偏偏劉天王這人又很清高,他是港台那邊的高人氣歌手,在娛樂圈的地位也很高,很笨不可能為了傅清寧這個未成年的小丫頭,而另行舉辦一場演唱會。

華森也覺得有些頭疼,後來他多放打聽,還是想法子幫她弄到了一張晚上天王粉絲見面會的名額給傅清寧。

演唱會只是坐下台下看着,而粉絲見面會,可是有機會跟天王近距離接觸的。

他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傅清寧,傅清寧開心得一下子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激動得抱住了他,甚至還在他的胸口蹭了蹭:「華森,我真的是愛死你了……」

小公主高興到極點的時候,彷彿整個人身上都多了好幾重光環,看上去是那樣的明媚動人,惹人憐愛。

她說他愛死了華森,卻不知道,華森也愛死她了。

粉絲見面會的時間被安排在了晚上,他不放心,偷偷開着傅家的摩托車,載着她一起去參加粉絲見面會。

名額只有一個,她去裏面,他在外面等著。

那天晚上的月亮又大又圓,風也很溫和,他身邊有幾對校園情侶經過,不經意間,餵了他好幾把狗糧。

傅清寧很晚才從裏面出來,手裏還拎着一個小小的紙袋子,興沖沖的拿給他看:「看,我偶像送給我的紀念品!」

華森接過來,打開一看,其實就是一張簽名照,外加一盒手工餅乾,和一件工藝品而已。

但是,估計在粉絲心裏,這比聖旨都重要!

他幫她拎着紀念品,忽然問:「寧寧,你喜歡天王那樣的男人嗎?」

傅清寧愣了下:「天王是我偶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