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一名穿著一襲超大V字領的晚禮服女子。

此刻,正一臉冷蔑的走了過來。

透過此時李庶的視角,可以清晰的看見這女子全身上下首飾頗多。

一對金光閃閃的大圈耳墜,在店內顯得極其顯眼。

不過,最讓李庶感到刺眼的是,這女子胸前那一串翡翠項鏈。

雖然比不上李庶在萬豪珠寶行買給金傲雪的那一串翡翠寶石項鏈。

但是,這一串項鏈也是極其的珍貴。

保守估計,價值起碼也超過千萬。

要知道,在沈西這種縣級市內,身價超過十億就已經是「巨頭」級別的了。

能花去一千萬購買一串項鏈,至少也是身價過億的大人物。

所以,種種跡象表明。

眼前這個女人,背景在沈西相當之大。

「臭不要臉的!」

果不其然,雲霜一見著那女子,直接上前便臭罵了一句。

「上官雲霜,這是你新釣的凱子,是吧?」

然而,那女子非但沒有生氣,反而來到李庶跟前。

一雙邪魅的眼睛,近乎零距離般看去了李庶那一雙大眼睛。

很快,李庶便從這女子的身上聞到一股玫瑰清香。

這種清香,李庶在此前對上的趙恩娜身上,也聞到過。

看得出來,眼前這個女子身價不菲。

「這個男人,比我所想象中的要帥一點。」

在同李庶四目相對片刻之後,女子居然笑了起來。

與此同時,她故意彎下了腰,將胸前風光完全展示在了李庶眼中。

李庶也不客氣,直接壓低了眼線,看了過去。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直接把李庶給看呆了。

看到這一幕的女子,嘴角立馬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甚至還衝著雲霜挑釁的甩了甩眼神。

「對A?要不起!」

然而,李庶接下來的一句話,直接讓女子的優越感碎了一地。

噗!

這突然的一句吐槽,瞬間將一直皺著眉頭的雲霜給逗笑了。

噗嗤一笑的同時,雲霜趕緊用雙手擋在了嘴前。

即便是笑,也絕對不能讓眼前這個女人看到自己露牙的樣子。

「凱子,你知道我是誰嗎?」

見李庶隨即回到了雲霜身邊后,女子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了。

平時,自己只需要一個眼神,就會有無數男人為自己傾倒。

可是就在今日,自己遇上了雲霜與她的凱子。

自己不僅僅是給了一個魅惑的眼神,甚至還讓其看到了大好風光。

豈料,這凱子居然跟一個太監一樣,沒有絲毫的反應。

「你是誰啊?」

李庶發現,但凡有點背景的傢伙,都喜歡這麼問。

「豎起你的耳朵給我聽清楚了。」

「我的父親是沈西排名第二的曹雄。」

「而我,是曹雄最疼愛的小女兒,曹冰蓮。」

曹冰蓮幾乎是扯著嗓門兒的,大聲嘶吼了起來。

不過,李庶在聽完了這女人的名字之後,面色立馬懵了。

「臭不要臉?卧槽,這名字牛逼啊!」

李庶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原來雲霜並沒有喊錯。

在看去曹冰蓮后,李庶直接點了點頭:「嗯,蠻符合你氣質的!」

。 但也穩住了一下,法器不要錢似的往外拿!

「斬天——」奚淺直接拿著天雷竹使出一道雷屬性劍意,雷靈根和天雷竹都有克制之意,雙重疊加。

「轟——」雖然被大祭司直接打散,但奚淺特意分流出來的一抹劍意還是直接毀了祭壇一角。

「你!找!死!」大祭司沒想到自己疏忽大意之下,祭壇竟然被她毀了。

鄂青等人也對上了其他人!

「噗——」藍沁舞被鄂青拍了一掌,倒飛出去。

「不要殺她!」鄂青正要動手,突然聽到族長的聲音,才反應過來她們都是祭品。

直接一掌把藍沁舞拍暈過去!

倒在祭壇上!

「小丫頭,來到我泰謁族的地盤,怎能如此放肆!」突然,天際傳來一道遙遠的聲音。

眨眼,兩人就出現在眼前!

兩個化神巔峰!

奚淺心底升起一絲無力,三個化神巔峰,都來齊了。

「噗……」其他人也被震吐血。

紛紛倒在擂台上!

臉上都帶著絕望!

「姐姐,再堅持一下,我已經感覺到空間獸的力量了……」小天聲音裡帶著焦急。

雖然不知道空間獸為何會來,但這是他們唯一生還的機會。

「好!」奚淺閉了閉眼!

右手微動,一頭耀眼的紫金色「鳳凰」出現在頭頂!

「去!」

九天神雷!!!!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泰謁族人也不可避免!

「轟!轟!轟!轟……」一道道九天神雷從天而降。

專門對著擂台上劈!

「住手!」大祭司臉色大變,一個閃身出現在奚淺面前。

直接捏住她的脖子!

然而!

轟——

一道九天神雷看準了他的位置,直接劈下來!

「啊——」大祭司一身白袍直接變得烏漆麻黑。

但他已經是化神巔峰,所以奚淺金丹巔峰召喚的九天神雷最多只能對他造成一定的傷害!

立時要命是不可能的!

所以!

「噗——」奚淺直接被他一腳踢出去。

「淺淺——」

「奚淺!」

「奚淺!」

玉晚煙等人目眥欲裂,想要爬過去,卻被化神巔峰的力量壓製得不能動彈。

「咳咳……」奚淺胸膛傳來鈍痛,她知道,肋骨已經斷了三根。

心裡一澀,隨即深吸一口氣站起來。

「鳳凰」再次出現在頭頂!

「你找死!」其他兩位化神巔峰臉色大變。

伸出手對著奚淺的方向一捏!

「噗——」右手直接粉碎!

倒在祭壇上,慘白著臉!

雖然知道他們暫時不會要命,但這罪也夠受的。

「淺淺……淺淺……」玉晚煙呢喃,淚水順著臉頰流下來。

溫仙瑤和花辭鏡也不例外!

「姐姐,放我出去……」風零幾個在靈獸空間咆哮!

奚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琉璃,去……」右手已經不能動,但琉璃聖火突的出現在空中。

霎時變換成成千上萬的火焰,從天而降。

「啊——」有一些等級低的泰謁族人,直接被化作灰燼。

奚淺嘴角的笑容越來越詭異!

「鳳凰,去!」

九天神雷這次專門落在祭壇和泰謁族人身上!

噼里啪啦的炸開!

還特意避開三位化神巔峰!

「啊——」

「族長救我,大祭司……」

「啊……」

三個化神巔峰拿著九天神雷沒什麼辦法,臉色扭曲的看著族人一個個化作灰燼。

。 揮動袖擺,他指尖當即亮出幾抹滲人銀光,像是淬了毒的銀針,蓄勢待發!

「哥哥小心。」帝小雨當即領會,提着兔子往他身後躲。

銀針出手!

於轉瞬化為殺人利器潛入水下,悄無聲息……隨着「嘩啦」一陣水聲,一抹倩影從水下破水而出……

陸顏霜抬眼,勉強只露出個小腦袋盯着岸上的兄妹二人,一張小臉出水芙蓉,美得活色生香。

卻偏偏一開口,就是不爽又沖的語氣。

「明明是我先到這裏洗澡的。有人過來,我還不能躲一下嗎?」

問話同時,她手從水底下揚起,白嫩指尖赫然是幾根發亮銀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