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在醫院裏,誰又能保證自己能夠在五分鐘內就能夠救下一條命呢?

而且還是涉及到麻醉科,耳鼻喉、骨科、血管外科這麼多複雜科室中,不同疾病的威脅的情況下。

這也是段瀏沒問對方是什麼來歷的原因,有這樣紮實基本功的人,一定不會是什麼無名之輩,對方都沒有講自己的來歷,肯定就是不希望自己被打擾到。

默默無聞,有時候還挺好的。

否則真上了新聞,對於醫務工作者來講,就會被各種採訪,那正常的工作還做不做了?

對方頗為遺憾地道:「我還以為是你呢,你這樣說的話,我還有點期待與他碰面了。這麼別開生面的氣管切開術啊,倒是個很有趣的人。」

「我覺得應該有機會,他或許就是魔都的人,至少三個人中有一個人是,到時候再打聽一下吧。我先掛了啊,這邊有傷員要去處理了。」

「你去你去,你先忙……」

只是,段瀏的擔心還是有點兒太晚了,他正在打電話的時候,陸成即便沒告訴任何人自己的名字,此刻也正好遇到了不小的麻煩。

7017k高順的話相當於在向對方下戰書,此舉不免令并州軍熱血沸騰。

這段時間以來他們簡直被欺負慘了,不止四分五裂,而且每戰必輸,漸漸的連心氣兒都沒了。

可是高順的到來瞬間為眾軍兵找到了主心骨,如此霸氣高調的宣戰,讓此前氣弱的陰雲一掃而空,似乎又找到了從前悍不畏死,勇往直前的感覺。

《三國從救曹操長子開始》第一百五十三章蔡琰受辱(二合一章節) 隨後,這是在沒有宮本影子的情況之下,很輕鬆的玩耍了幾天。

感受了一下這恢復了太平的東瀛,飛機票那也是在今日,今日這是做好了準備要離開。

玩耍這幾天的主要原因,也就是因為飛機票了。要是真的是隨時都是有飛機票可以離開東瀛,那葉浮生頂多是玩耍一兩天就了不得了,玩耍了這麼多天的主要原因,直觀原因就是因為飛機票今日是最早的,要是錯過了今日還得等待幾天呢。

自從末日過去了以後,這各國之間的貿易就暫緩了,利用這樣子的一種方式遏制各國的人才外流,這當務之急是要重新的將各自的國力給提升起來。

提升國力就得是這些國民這麼的努力,這麼的賣力的去操持,就是這麼的一回事了。

時間一晃!

這不,這是到了飛機場。

三合會的人也來了。

在這飛機場的門口,這麼的,直接就是堵住了葉浮生。

帶頭的就是川本一郎還有誒八。

這兩個人,那是要一雪前恥,今日,一定是要將葉浮生給收拾了。

找這個人找了好幾天了,今日在飛機場找到了對方可真的是不容易呀。

這是最後的一次報復機會,如果這個該死的傢伙就這麼的走了,他們可是真的連報復的機會都沒有了,絕對絕對是不允許對方就這麼的輕易地從這東瀛的土地上離開,一定是要讓對方知道這樣子的一個道理,得罪別人沒什麼,得罪了東瀛的三合會,嘖嘖嘖,不死,不可能!

再看這葉浮生,從看見了三合會的眾人開始到現在,那是心中沒有一絲絲的波瀾,這感覺,就像是看見對方不看見對方,那都是無所謂的這麼一種樣子一樣,嗯,正眼不帶看對方多一眼的這麼一種感覺。

這不,一道一道的身形,這是直接就是將葉浮生給包圍了起來。

他們覺得,此刻葉浮生的眼神之中應該是有惶恐。

此刻葉浮生應該是誠惶誠恐害怕這事情發展到這麼的一種樣子。

但是,不管他們是如何的來看,葉浮生好像是並未將他們當做是一回事,這眼神之中,簡直就是充斥著淡淡而然的這麼一種感覺呢!

這種感覺,非常非常的不好啊。

「咋地了這是?」

葉浮生好奇的問道。

「我是誒八!」

「手下敗將,我不想跟你溝通,此刻此時你最好是閉嘴比較好!」

葉浮生說道。

手下敗將沒有幹掉對方,那就是給了對方一個人生重新開始的機會,結果呢?

結果對方這是完全不珍惜啊!

就沖著對方是這麼的一種德行,真的,葉浮生對對方那是相當的失望。

失望的情況之下,再下手那可能是跟曾經不一樣,那肯定是會下狠手下死手了好么!

「你好囂張啊!」

一位男子開口了,他叫松下童子!他可跟誒八,跟川本一郎不一樣。他比常人要來的那是不好對付一些,他是一腳踏入到了修鍊者之中的一個人,他的雙刀流,居合斬已經是達到了恐怖的這麼一種程度。

「滾,不想看見你!」

此刻葉浮生沖著松下童子開口說道。

這眼神,語氣,態度,整體給人的感覺,簡直就是相當的是囂張啊。

這個狗德行,這是一點都是不招人喜歡啊!

行,就沖著你是這麼的一種樣子,真的是沒有辦法繼續這麼的縱容你下去了,必須是要給與你帶去了這致命的傷害才行啊。

「你再跟我這麼的沒大沒小試試看?」

松下童子沖著這葉浮生說道。

「我就這麼的跟你沒大沒小,有毛病么?」

葉浮生聳肩。

「如果你這麼的一種德行,我就殺了你!」

「用嘴巴殺?死神是你爸爸?你一嗶嗶我就死了?」

葉浮生好奇的詢問。

松下童子的雙手已經是從身上抽出來了雙刀來,緊握著刀柄,雙眸之中充斥著冷意的盯著這葉浮生看著,他,最後的給了一次機會葉浮生。

只要是葉浮生好好地,他也不稀罕跟葉浮生計較。

如果葉浮生還是這麼的一種不招人喜歡的樣子下去,哼,那都不是計較的事情了,那是要殺了你的事情,那是要將你送上了黃泉路的事情。

然後呢?

再看這葉浮生。

淡淡而然的這麼一種感覺,這是徹底的呈現了出來。

意圖很清晰,你怎麼嘚瑟都是你個人的事情,我呢,這是從此刻到一會,從一會到未來,我就不會是正眼看你一眼我就不會是將你給放在眼裡,你可以很抓狂,我就是這麼的淡然,咋地吧!

你能將我咋地吧?

氣瘋了,真的。

「我,我發誓一定是要殺了你,是殺了你呀!」

「哦哦,知道了!」

葉浮生點點頭。

刷!

這帶著勁風的攻擊,已經是徹底的到來了,這是知道就完事了的事情么?

這是要在此刻此時,徹底的就是將你給送上路,是送上路啊,你知道不知道啊。

這感覺,這是不好招惹的這麼一種感覺在此刻徹底的呈現了出來。

然後……

漂亮的刀法,可惜的是,每一次都是可以被葉浮生髮現了對方的軌跡,能發現軌跡就能躲避。

發現了幾次就躲避了幾次。

這麼的躲避下去,這感覺,常人那是不可忍受的,就看對方了。

松下童子就這麼一瞬間失敗了不知道多少次,這特么的,這不是讓人能夠是愉快的一種情況啊。

松下童子的頭皮發麻,腦袋都快是要炸掉了,這個該死的,這是玩耍的很開心啊,這是蠻不將他給放在眼裡的啊,這個傢伙到底是要幹嘛啊?

「小赤佬!」

葉浮生搖了搖頭。

「都一起上啊,鬧著好玩呢?做遊戲呢?看著我發揮呢?」

松下童子大喝。

大傢伙這是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就是朝著這葉浮生就覆蓋了去。

真的是信誓旦旦的到來,必須是要將葉浮生給拿下了才行。

結果就是……

失敗!

一次次失敗!

一直就是失敗!

沒有成功的這麼一種可能。

這怕是要將失敗給進行到底的這麼一種感覺。 她認得這個男人身後的一個保鏢,那人有一雙三角眼,眼尾有一個大大的黑痣,雖然過去了十幾年,但是面前這個人一出現,她還是能認出來,這是當年綁架她的綁匪,後來還開槍打死了她的父母的那個人。

儘管,這人容貌有變化,但是慕雪堅信自己不會認錯。

慕雪低著頭,努力壓下自己的情緒,因為她知道,這個時候不能輕舉妄動。

就在慕雪低頭的瞬間,為首的男子帶著保鏢,從她身邊走了過去,他看到慕雪的時候,還多打量了幾眼,只不過並沒有開口跟慕雪說話,直接就進了主宅。

慕雪上車后,冷老太太似乎察覺到她情緒不對,便問了一句:「小雪,你怎麼了?」

慕雪搖頭:「沒事,就是剛才看到那個人,覺得有些面熟,便多看了兩眼。」

冷老太太聽了這話,便解釋道:「那是歐陽家的家主歐陽燁,要是老妹子的兒子當年沒有走丟,當家的,就該是老妹子的兒子了,那孩子,人聰明,又懂禮貌,是個很好的孩子,我們都很喜歡他。」

慕雪聽到這裡,心裡驚濤駭浪,要是歐陽老太太的孩子沒丟,就會是歐陽家的家主,而如今歐陽家主身後的保鏢,曾經跑到A市去綁架她,把她父母都殺了,當時還想把她也殺了,這是不是意味著,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

此刻,慕雪心裡驚濤駭浪,但是她不敢表現出來,只是把這件事情壓在心裡,決定暗暗去調查一番。

她們回到冷宅的時候,正好是晚飯時間,姚楠已經讓人準備好了晚飯,慕雪讓老太太來金茶園一起吃晚飯,老太太沒有拒絕。

難得的,冷君豪也在家吃晚飯,而負責給慕雪設計衣服的梅心也在,因此,今夜的金茶園,特別的熱鬧,只不過,慕雪有些心不在焉,雖然她極力隱藏,但是坐在她身邊的冷言還是感覺到了。

晚上回房的時候,冷言才問出了心中的疑問:「丫頭,你今天怎麼了?跟奶奶回來后,好像就有點不對勁了。」

慕雪沒想到冷言竟然這麼敏銳,她明明已經隱藏得很好了,至少姚楠等人還是很正常地跟著她聊天,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同,可冷言發現了。

慕雪看著冷言,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冷言看到她這副模樣,柔聲道:「你不想說可以不說,雖然我們是夫妻了,但是也並不代表,我可以窺探你的隱私,我之所以會詢問,只是在關心你。」

慕雪定定地盯著冷言看,冷言剛剛的這一席話,再一次讓她感動了,誰能想到,別人眼中的花花公子,竟是這樣好的一個人。

這一刻,她真的很慶幸,慶幸自己能夠重生,也慶幸自己重生后,堅決地選擇了這個男人。不是一回事,那你到是說說,你和我要交易什麼,我覺得好像沒有別的可以交易了的,畢境我們是敵人不是嗎?

就是因為我們是敵人,所以我才要來交易,雖然交易你會吃一點虧,但是至少,就算是交易完成了,過後你也是不會後悔的。

我不會後悔,笑話,雖然你的實力還不錯,但是讓我不後悔的交易,還是我吃一點虧的交易,你覺得這可能嗎?

「你怕是將我當成傻子在看吧!」

不,我可沒有當你是傻子,傻子至少說是快樂的,……

《全職鎮守》第八百四十八章:快氣炸了的魔主 時宜有些生氣,這手機鈴聲什麼時候不能響,怎麼就非得這個時候響呢?

時宜原本想要直接掛斷,但是卻看到來電顯示。

【盛放工作室】

!這是MR.章的工作室。

自從說想要得到MR.章的合作后,她就將工作室的號碼存在手機里。

特別希望有一天這個電話可以響起來,沒想到她想着想着還真的成真了。

席聿衍明顯也看到了,剛才的情緒消退的一乾二淨。

「接吧。」

時宜明顯感覺到席聿衍的情緒變化,那叫一個懊惱。

但卻沒有遲疑的摁下接聽,席聿衍的情緒不是說回來就可以回來的。

既然現在席聿衍已經不會告訴她真正的答案了,那麼她就更不能直接葬送了這個可能合作的機會。

「是時宜小姐嗎?」那邊傳來一道女聲。

「對,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