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恆懵了。

說好的教訓一頓呢?

怎麼自個變成了雙眼袋濃黑,看上去熬夜幹壞事的模樣呢?

「算了,意思意思嘛,何必較真呢?」

劍恆嘆了口氣,才發現秦誠旁邊的奶、公子正鼻孔冒着白氣,拳頭捏的咯咯作響,粗狂的聲音從他嘴裏蹦出:「什麼奶公子,我乃你胖爺!」

要不是秦誠阻止,奶胖早已欺身而上。

「哈哈哈,胖公子真是健康啊!」

劍恆賤賤一笑;「我叫你胖爺,你很吃虧的。」

「為何?」

奶胖疑惑道。

劍恆神秘一笑,略微靠前,露出了一副賤無敵的表情:「我叫你胖爺,你可得每年給我壓歲錢喲!」

「啊?那你還是叫我胖公子吧!」

奶胖嚇了大跳,給他壓歲錢,那他秦大哥得看多少病人,他得去采多少藥草呀。

划不來,這絕對划不來。

「接下來的流程呢?」

秦誠沒想到南陵陰陽君師這麼逗比,隨意的開口問道。

「接下來就是打道回府,臨、陣、磨、槍!」

說起這話,劍恆神秘的看了一眼秦誠,露出了一副我們都懂,就你們不懂的表情。

打道回府,很好理解,臨、陣、磨、槍,什麼鬼?

他小師叔到底要玩什麼花樣?

南陵古墓復活,他們就一點也不着急嗎?就那麼的蜜汁自信?

秦誠懵了。

不過,他小師叔如此別具用心的安排,他也不能讓她失望,不是嗎?

「也好,我這兄弟早就餓了!」

秦誠同樣神秘一笑,露出了一副我懂,你們不懂的表情。

此時此刻,略有旗鼓相當的意思。

「餓了,那還不簡單,我們現在立馬出發,回到斬魂司,讓他吃個夠。

我斬魂司呀,平日裏都養著一群飯桶,糧草那是絕對的充足,今日,我便讓那些飯桶先空着,先招待好你們!」

南陵不是魚米之鄉又如何,餓飯還能餓到斬魂司不成。

吃喝,多大的事,儘管滿上就是了。

兩個時辰后,劍恆,斬魂司眾人瞪大了眼球,喉嚨不斷的咽著口水,腦門上冒出一大串黑線:「胖公子,你是餓了多久?

一個人幹完了我們七八十號人飯量?

用飯桶來形容你,是不是在侮辱你?

我錯了,我收回之前的豪言壯志,行不?

兄弟們,你們也看見了,不是當哥懲罰你們的不給你們飯吃,實在是我們來了一位乾飯人。」

面部表情僵硬的劍恆總算明白為何秦誠會對他神秘一笑了。

可現在還來得及嗎?

大廚都下班了。 「好!」

公孫南幾人雖自覺無望,但還是向前嘗試了一番,最終的結果卻是跟江塵一樣,沒有讓人皇骨激起半點反應。

「嗯?居然都無法讓人皇骨激起反應,難不成要眼睜睜的錯過人皇骨么?」

江塵有些不甘心,這等至寶若是錯過,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見著。

江塵不甘心的將手放在人皇骨上,緩緩閉上雙眼,體內的天命道法也開始運轉,用最純粹的力量感知著人皇骨的存在。

恍惚間,伴隨著一陣天旋地轉,江塵彷彿進入了另一處空間,此處遍地金黃,神聖無比,在其身前還有一身心縹緲的虛影,竟是令人忍不住的想要膜拜。

「人皇!?」

江塵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對眼前這道身影的身份有了大概的猜測。

「汝非天命所向,但又具天命,實乃怪哉,今將人皇骨暫由你保管,待遇到天命之人,便將人皇骨交由他,此乃絕世造化!」

空曠清靈的聲音響徹在江塵耳畔,宛如仙樂響起一般,令其心曠神怡。

「誰是天命之人?」

江塵納了悶,這讓他去哪兒找天命之人?

「人皇骨會告訴你!」

話音落下,江塵的意識從那道空間中退出,而他手中的人皇骨也在一道金光的包裹下從門上被他取了下來。

江塵怔怔的看著手中的人皇骨,陷入了沉思之中,「暫由保管么?這也行,若是遇到了天命之人,將人皇骨給他確實也是一場大造化。」

這總好過眼睜睜的看著人皇骨留在這兒,誰知道這次錯過不是永久呢?

這一幕也是看得其他幾人目瞪口呆,臉上洋溢著興奮得笑容。

「我就知道大哥肯定能拿下人皇骨,方才一定是出了什麼意外。」

「得人皇骨得天下,我們這是要見證新一代人皇的誕生了么?」

「人皇出,風雲將至,天下太平……」

幾人均是感嘆了一番,他們都以為江塵得到了人皇骨。

江塵將人皇骨收入乾坤戒之中,心裡卻是在琢磨如何尋找那天命之人。

另外……人皇為何如此肯定他就會遇到所謂的天命之人呢?

「不管了,既然會將人皇骨交由我保管,定然有他的道理,我只需要把人皇骨交到那人手上便可。」

江塵搖了搖頭,不再去想人皇骨的事情,只是有些可惜沒有問清楚人皇與蚩尤當年的事情。

「下次若有機會再見人皇身形,定要問個清楚。」

這件事關乎到他為何穿越而來,這自然讓江塵格外的上心。

「走了,也是時候該回去了,小柔……你確定要跟我們一同回去么?」

江塵再向千面亡君確定了一番,畢竟她的一切可都在無上葬土,出去意味著失去了一切。

千面亡君卻是死死的握住公孫南的手,眼神無比堅定地說道:「我確定!」

「父親,女兒不孝,待我報仇雪恨之後,定會好好教訓您。」

千面亡君轉身看了一眼身後,眼眶竟是有些紅潤。

公孫南連忙將其擁入懷中,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神情溫柔的寬慰道:「無妨,以後我們還可以再回來。」

江塵看著兩人額頭上越來越鮮艷的紅色,再看兩人親密的舉動,身上竟是泛起了雞皮疙瘩,不再去看恩愛的兩人。

「陰陽亡君,你也要跟我們一起回去么?」

江塵試探性的問了一句,畢竟這一路上陰陽亡君也幫了大忙,若非他和千面亡君聯手,肯定是無法讓九門合一。

所以江塵還是要在乎一下對方的去留。

「這無上葬土我早就呆膩了,我現在只想跟江公子在一起。」

「到時到了南域我人生地不熟的,還望江公子多多照顧。」

陰陽亡君嫵媚的朝江塵揮動著袖袍,柔聲道。

「好自為之!」

江塵臉色瞬間垮了下來,沒好氣的呵斥道。

「走了!」

江塵帶著鹹魚一馬當先的踏入了門內,其他幾人也是紛紛反應過來,跟著江塵跳入其中。

隨著他們跳入了子門,此時的無上葬土也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只見無上葬土地動山搖,天上竟是罕見的降下五色神光,顯得無比祥瑞,這與陰森的無上葬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嗡嗡嗡……」

又是一陣劇烈的波動,往生之門再次浮現在眾人面前,不像是之前那般不確定位置。

「五色神光,往生之門再現,看來他們是通過了往生之門……」

楊千丈看著往生之門的異象,忍不住猜測道。

同時他心中的大石頭也總算是落地,要知道之前他可擔心的要死,如今總算是得知千面亡君人還活著。

「他們真的闖過了往生之門?有點扯淡吧?」

對此此事,更多的人是持有懷疑態度,只因往生之門給他們的印象實在太可怕,這才會情緒如此激動。

「你知道什麼?傳聞五色神光現,便是有人從人皇殿通過了往生之門,而且這次還足足有五個人。」

有個戴著草帽的老頭子摸著白花花的鬍子,從腰間取出一酒壺,咕嚕咕嚕的就往嘴裡灌著。

「五個人都從人皇殿通過的?」

雖然沒有人去過往生之門內,但至少也從別的地方聽說過,特別是人皇殿,在無上葬土更是禁忌般的存在,常人根本不會提及。

「陰陽子這次是有大機緣,他沒有去錯。」

之前一直擔心陰陽子安危的陰陽亡君也是送了口氣,在知道對方無妨之後,那顆懸挂著的心臟總算是落地了。

「難怪……難怪柔兒要這麼做,她也為了這次的遠行做很多事呢?」

之前楊千丈就是擔心千面亡君戀愛腦,為了愛情不顧一切的那種,現在看來也不蛋蛋如此簡單吧。

「可惜了,若是我等能進入無上葬土就好……」

自然是有人歡喜有人愁,他們也不知道有人踏出了往生之門是否對他們利好?

當五色神光消失之後,往生之門的震動感也隨之消失,它的影子也是無聲無息的消失不見。

似乎往生之門的出現便是告訴這些人已經有人通過人皇殿踏出往生之門了。

往生之門靜靜的來,靜靜的離去,留在了無數人的挂念。

。議事廳內,兔雄兔霸前來彙報戰果。

「稟領主,此戰滅殺豬妖68隻,擒獲豬妖42隻。傲天戰團負傷十餘人,都是輕傷。打掃戰場時,共搜索元石18枚,碎元石615枚,低級丹藥若干,其他金屬大棒等武器一百多件。」

說著呈上了元石和碎元石。

陳玄沉吟下,道:「以後所有豬妖屍體

《萬族戰場:我有億倍暴擊系統》第二百零五章收復領地 喝上了茶,吃著點心瓜果,身旁還有侍女伺候,又有兩個童子樹下烹茶。

這才像個能談事的局。

李修捧著林如海公的文章,看的是津津有味。不愧是探花郎,文章寫得確實清新脫俗又筆力老到。大受脾益啊!

他混不管場中開始的劃分利益。

俗!

張口閉口就是錢,俗不可耐!

戴權瞪他一眼,最不喜歡他這幅酸丁的樣子。連道貌岸然的賈政都在使勁爭取著多分一份,你個始作俑者扮什麼清高!不拿錢你就脫得開身了?幼稚!

「李修。」戴權對他可沒那麼客氣,怎麼說也是他手下的「囚犯」,要不是他說的事能賺大錢,自己可不來這裡受委屈。

「公相有何吩咐?」

「你真就不拿一份?」

「不拿。我有朝廷的廩食,夠養活我自己的了。」

「你這不拿,咱家可不放心啊。」

史鼎和賈政也是連連的點頭,只有畢星不表態,完全的信任兄弟李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