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是不按照他們說的去做,他們就會對我們秦家出手。」

「我是秦家家主,我沒有辦法。」

「為了秦家上上下下的幾十人,我必須舍小家,為大家。」

「悅然,你要體諒一下我啊!」

秦老五說得有聲有色,完全就是本色表演,反正,天道宗都被獄神殿給滅掉了。

人都死光了,完全就是死無對證。

他秦老五說什麼,就是什麼,沒有人能夠拆穿他的謊言了。

房間里,秦悅然聽了秦老五的話,臉上的冷意,逐漸消散。

但很快,秦悅然就想到她母親。

秦悅然委託白澤,讓白澤幫忙,調查她母親的死因。

直到現在。

白澤都還沒有給她答案。

這說明,一定是有人,在刻意掩蓋事情的真相。

否則,發生過的事情。

以白澤的手段,根本不需要這麼長時間去調查。

畢竟,秦悅然的母親。

她是秦家家主秦老五的妻子。

這個身份,在天海,有一定的影響力。

秦悅然的母親,田秀英如果真的是遭遇車禍而導致身故。

事情肯定會登上互聯網。

但是,網上,甚至找不到任何跟田秀英有關的信息。

想到這裏,秦悅然就開口說道:「秦老五,你不用跟我道歉。我只要你告訴我,我母親,她究竟是怎麼死的?」金毛首領聽到蘇禹的話,眼中閃過了一絲不明的疑惑,但隨即它就做了決定,它捧著自己的孩子,將雙手伸到了蘇禹面前。

蘇禹愣了一下,他沒想到這隻金毛首領已經對自己如此信任了,自己才建議了一次,它便直接將幼崽遞到了自己面前,這讓原本以為要多勸說幾次的蘇禹心中莫名的有了幾分暖意。

……

《丹道至聖》第六百九十一章 可惜正引著劍魚妖進洞府的猴哥並不知道它心裡的想法,若是知道,一定會告訴它,海蛇妖王的迎接算個球,能讓我大聖親自來迎接你,還不夠你臭屁的?

倒霉的劍魚妖王心裡正忿忿不平,結果在進入洞府的一瞬間,就被五行靈禁固住了身體。

劍魚妖王大驚,它和海蛇妖王同是七階妖王,海蛇妖王速度和它相當,但攻擊力甚至不如它,而且妖王之間,如果不涉及到搶地盤的問題,其實很少相互撕殺。

它無論如何也沒想到,此行竟然會遇上危險。而這危險,不是來自它們計劃要攻打的人類,而是邀請它來助戰,並且許諾了不少好處的海蛇妖王。

所以那條該死的蛇,邀請它攻打人類是假,利用它沒有防備,殺了它,搶它的地盤才是目的?

可自己的地盤,並沒有海蛇妖王的地盤好啊,這到底是為什麼?

劍魚妖王大怒,當即破口大罵。說什麼我是信任你海蛇才過來助戰的,沒想到你竟然用攻打人類做借口想殺了我,搶我的地盤。

猴哥瞠目結舌,這劍魚妖怎麼和人類一樣,特別喜歡腦補呢?它進了洞府,明明沒看到已經躺在自己的空間里成了死蛇的海蛇妖王吧?明明自己就站在它面前,要罵也是罵我大聖對不對?這也太目中無人了!

猴哥忿忿不平,覺得自己被小瞧了。

五行靈卻根本不管劍魚妖王的破口大罵,聽著它罵了幾句,覺得沒什麼意思,感覺這魚真傻,明明海蛇妖王已經成了死蛇了,再罵也聽不到嘛,可這傻魚還罵的賊起勁!

五行靈鄙視了一下劍魚妖王,給猴哥傳音:「哥哥,那個滯靈散和酒給我一些。」

猴哥心道,得捶死劍魚妖王呢,這小人兒要這兩樣幹嘛?

不過還是利索的從空間里取出了一壺曾經贈給海蛇妖王的酒,還有一包滯靈散,給了五行靈。

猴哥心裡還有點肉疼,甭看那酒遇上滯靈散,就會發揮出滯靈的作用,但如果單飲的話,絕對算得上難得的靈酒。

他所剩的也不多了啊。

正肉疼著,就見五行靈給禁固開了個小小的口子,把那壺酒和一包滯靈散,趁著劍魚妖破口大罵,魚嘴張開的功夫,倒進了劍魚妖王的嘴裡。

猴哥:!!!

卧糟,還能這麼干!我靈厲害了啊!

猴哥突然覺得,這個之前什麼也不懂的小智障,學習能力有點強,可自己明明沒教它這麼損啊。

所以問題出在了哪裡?

猴哥想著想著搖了搖頭,這肯定不是跟他學的,是這孩子,它本來就是個坑王啊。

對,就是這樣!

猴哥絕不承認,是自己教壞了小盆友!

一直覺得自己是正道的光的猴哥,不允許自己的人設,成了反面教材,這是他無法接受的人生黑點!

五行靈壞事乾的順利,很快,那條劍魚妖就顧不上一邊掙扎一邊大罵了,表情由憤怒變成了驚恐,開始還在運轉靈力努力打破禁固的它,很快發現,自己竟然很難調動體力的靈力。

猴哥發現了劍魚妖的異常,卧糟了一聲,表示驚嘆:「兩樣一起直接入口,效果竟然這樣好?」

那條蛇當時只是酒入腹,滯靈散卻是通過空氣接觸,所以還有點餘力掙扎,可這條魚,現在躺在那裡,幾乎是以慢鏡頭一般的速度在動,而且它的動作,也僅僅是擺擺魚尾而已。

猴哥嘀咕:「三妹妹也沒說,這酒和滯靈散同時口服,會有這麼好的效果啊!要早知道,剛才殺那海蛇就應該讓公玉靈這麼幹了,我揮了近千拳,也很費力的啊。」

猴哥怨念的看了一眼五行靈,這小人兒真不誠實!

五行靈被他看的莫名其妙,催道:「哥哥,快些打它呀。」

好吧,它蛇有七寸,但魚的軟肋在哪?

猴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上去就用拳頭狠砸魚頭,一邊打還一邊問五行靈:「現在你禁固這條魚,比禁固那條蛇更容易些吧?那麼著急幹什麼?」

五行靈看傻子一樣看它:「不是哥哥說等打死這條魚,我們就能搶東西,搶了東西就可以回家了嗎?回家才能用蛇皮做裙子,早點回家,我就可以早點穿上海蛇皮裙子啦,我還要用海蛇皮做床墊,鋪地毯!」

猴哥心道,說「回家」兩字,你說的比我還自然啊。

這次捶死劍魚妖的速度,比捶死海蛇妖要快些,不過數百拳,劍魚就成了死魚,甚至它的魚靈都未及逃出,便被猴哥捶散,猴哥滿意的收起魚屍,感概著:「靈靈,以後哥干架時,如果遇上修為太高的,咱就這麼配合!」

五行靈不關心他干架的事,只關心:「我們現在去哪搶東西?」

事情太順利,以至於時間十分充裕,猴哥覺得可以細細搜羅一翻,不過先得把見過自己的那幾個小妖給解決了。

至於那些妖軍,他倒沒什麼想法,兩個妖王都掛了,這些小妖可不會去攻打人類,要麼是被別的海妖王收編,要麼就是自己找個地方謀生去,反正沒有妖王指揮,它們也成不了什麼氣候。

他對幹掉所有的海妖也沒興趣,上輩子自己就跟著妖混,對妖,還是有些身份上的認同的,雖然他從來也沒覺得自己是個妖。

猴哥出了洞府,叫了那幾個見過自己的海妖進洞府,只說是大王有事要交待。

幾個海妖不疑有它,進了洞府後,猴哥讓五行靈禁固,然後直接殺了,其中甚至有兩隻六階大妖,讓猴哥特別滿意。

因為這兩隻六階大妖,一隻是章魚妖,一隻是龍蝦妖。

龍蝦有多美味自不必說,吃過的人都知道!六階啊,味道可比之前的三四階小妖要強的多。而章魚妖,猴哥美美的想,看過美食視頻后,他一直想試試鐵板章魚呢,據說相當好吃。而且這隻章魚,還是章魚中最美味的紅章魚。

這下子真有口福了。

猴哥滿意看著章魚屍和龍蝦屍,覺得來這一趟東海域,別的不說,至少食材庫存,是豐富了不少。

。 到銀行把熊健的四萬塊錢轉了過去,秦凡的最想的事情就是回到宿舍好好的洗一個澡,然後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一個覺。

「秦凡,回來啦?」

尹亞光正準備出門去教室上下午的英語課,看到秦凡一副憔悴不堪的面容笑著問道。

「回來了!」

秦凡打了個哈欠,拿著衣服準備去洗澡。

「下午還要去網吧嗎?」

尹亞光笑道。

「不去了,打算睡一覺,又累又困!」

秦凡滿臉倦意的說道。

「輔導員昨天晚上到宿舍問了你跟熊健的事,還有胖妞鄧恬也來過一次,找你的。」

尹亞光本來已經出門了,然後又折返回來補充了一句。

「好的知道了,謝謝兄弟。」

秦凡笑了笑,這些天一直忙著賺第一桶金,倒是把鄧恬這個未來的老婆給忘了。

至於輔導員那裡,秦凡其實並不擔心。大學生活跟高中不一樣,高中要是曠課這麼多天早就被通報批評叫家長了。大學裡面嘛,輔導員也不會管那麼多,只要人不出事就行。

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兩點多。秦凡不慌不忙的起床穿好衣服,直接出了校門坐公交車再次去了時代城。

不過這次不是去網吧,而是去手機專賣店買個手機。要做生意,沒個手機可不行。

轉了半天最終秦凡花了1100塊錢買了個諾基亞3310.

黃屏手機,內帶簡單遊戲。對比著前世2021年的那些智能手機,2002年這些暢銷手機簡直就像是石器時代的產品啊。

接著秦凡把手機號碼辦了,然後去傑克瓊斯花了三千多塊錢給自己置辦了兩條牛仔褲跟三件短袖休閑襯衣。

傑克瓊斯是前世秦凡剛成功的某段時間最喜歡的牌子,因為這個牌子價格合適,設計風格跟品牌定位也很好,不會太顯成熟,又不會顯得稚嫩。剛好調和了目前秦凡年紀跟氣質不匹配的問題。

最後然後買了一雙奧康的棕色的休閑皮鞋,488元。

人靠衣裝馬靠鞍,這一點秦凡深有體會。

看著鏡子里穿著一身新衣服的自己,跟之前幾乎判若兩人,精氣神一下子就出來了。

新衣服配上秦凡前世到來的成熟氣質,舉手投足之間也恢復了前世的幾分風采,走在大街上再不是那個看上去一副窮酸樣的鄉下小子了。

一下子花了四五千塊,秦凡的心裡一點都不心疼。一來是這個錢賺的太容易,二來嘛,秦凡深知對於自己的投資是絕對有必要的。

最後秦凡來到一家飛亞達的專賣店,挑了一款2000多的合金機械錶,直接戴在了右手手腕上。

買完了一身的行頭,秦凡又找了一家高檔的理髮店。

高端大氣的裝修,各種洗護用品的香味,帥氣騷包的托尼老師們!

秦凡笑了笑,是這種感覺!

秦凡把大包小包往前台一放,直接找了一張椅子舒服的躺了上去,美女前台端了一杯檸檬茶笑吟吟的走了過來,輕輕的把被子放在秦凡身邊的小桌子上,正要開口詢問什麼。

「你們總監幫我剪!」

秦凡直接說道。

「好咧!您稍等!」

美女前台開心的補充了一句:「我們總監的價格是168塊錢。」

168塊錢剪一個頭,在2002年算是高消費了,美女前台看著秦凡雖然拎著大包小包的,一副小大款的樣子,消費能力是不擔心的,但是先講清楚還是比較好。

「嗯。」

秦凡沒有說話,只是閉著眼睛輕微點頭示意沒問題。

不到三秒鐘,一個蓄著精緻鬍鬚的托尼老師邁著成熟穩重自信的步伐走了過來。

「帥哥,要剪個什麼樣的?」

秦凡睜眼看了看,放心多了,幸好不是文松那種類型的托尼老師。那種的話秦凡有點吃不消。

「你是專業的,你看著來就好。」

秦凡淡淡的說道。

「好的,我讓助理先給你洗個頭啊。」

穩重託尼說完轉頭對著裡面隔間叫道:「小妮,過來給這個帥哥洗個頭。」

整個過程是在一個輕鬆舒服的氛圍中進行的,秦凡只負責閉著眼睛慢慢享受就好了。

整完這一切,差不多四點半了。

秦凡對著鏡子滿意的摸了摸自己的新髮型,愉快的給了錢。

越是會賺錢的人,越是會花錢。反過來,越是會花錢的人,就越是會賺錢!

這是秦凡前世領悟出來的道理。

當然,這個道理很多人沒看明白,只會花錢,成了敗家子,那就是領悟歪了。

花錢是為賺錢服務的,享受需要花錢,但是享受的同時會讓你明白並珍惜現在有錢的日子。在得到了充分的休息之後,更好的投入到新的工作裡面去。